都市鬼谷医仙

第83章 他好像是姓林

“他好像……是姓林。(品#书……网)!”陈祥微微一惊。

  “那就对了,之前连书记的父亲连老住院,折腾的我们医院所有的专家都束手无策,又是拍片,又是做胃镜,药也用了,病因也查了,但没有一点效果,林煜出手,十分钟不到治好了病,而且还把连老的老胃病给治好了。”

  “你们是不知道,现在连老一顿饭能比以前多吃四分之三,而且每天二两小酒,过的很滋润,这要是放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杨文边说边感叹,林煜是个人才,可惜医院没能把他留住。

  “不会吧,就那年轻人?”严代荷有不相信的说。

  “就是他,这笔迹我认得,这是位真正高人。”杨文边说边招呼几名专家问道:“你们检查出来什么结果?”

  “是阑尾炎,手术就行了。”为首的专家道。

  “林煜是怎么说的,能具体说说吗?”杨文转身问。

  “他说老爷子是胰腺问题,而且现在因为胰腺引发高血糖症,不能手术。”林伯答道。

  “马上查血糖,在检查胰腺。”杨文神色凝重的说。

  “杨院长,这个没有必要了吧,我们已经排查过了,陈老最严重的病情就在阑尾上,现在已经导致穿孔,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为陈老手术。”一名专家疑惑的说。

  “按照我说的去做,如果说陈老真的是因为胰腺炎导致的高血糖,血糖居高不下,这种情况下做手术伤口根本没法及时愈合,出了问题,你负责?”杨文严肃的说。

  “是,我们马上排查。”

  这位专家也是权威人物了,现在杨文这样说等于说是质疑他的医术,尽管心中极度不爽,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按照杨文的话去做,为什么?人家是院长啊,官大一级压死人。

  尽管他心里诽谤杨文根本不懂什么医术,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按照杨文的话去排查。

  首先查的是血糖,当一名医生拿着出现了数据的小型血糖仪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教授,陈老的血糖很高,有二十八点。”那医生有些惊恐的说。

  正常人的血糖空腹五至六点,就算是餐后,正常也不能超过八点,现在陈老的血糖竟然达到将近三十点,这已经是爆表了。

  “什么?有这么高?马上查胰腺问题。”负责的老专家吃了一惊,脑门上的冷汗瞬间淌了下来。

  刚才绝对是误诊了,如果只是普通的阑尾炎,绝对不会让血糖升高这么快的,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一时间室内的一众医生手忙脚乱的忙碌了起来,误诊是时常发生的事情,但问题是跟前这个老人身份非同一般。

  陈老是什么人?一个陈老,可以说撑起江南的半边天的经济,且不论他人大代表的身份,就冲着他陈氏集团现任掌舵人的身份,他要是倒下了,江南的经济几乎要塌下半边天。

  这种身份的人,也允许他们误诊?这群专家团队一个个冷汗淋淋,一时间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灰暗的前程。

  “结果出来了没有,到底怎么样?”陈家的上上下下比谁都着急,老爷子是整个陈家的支柱,他绝对不能有事,否则的话没有丝毫准备的陈氏集团肯定是其他家族眼里的一块肥肉,谁都能上来咬一口。

  “查清楚了……结果是急性胰腺炎。”一个医生拿着结果战战兢兢的说。

  要知道,这种急性胰腺炎的死亡率是极高的,一时间整个专家团队有些束手无策。

  “怎么治疗。”陈祥吼道。

  “这个……我们建议,马上派专机赶往京城,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一名老专家说。

  “一线生机?意思就是说我们家老爷子现在的病情已经到了危急的关头了?”陈平大怒,他恨不得把这一群老专家掐死。

  来的时候一个个比谁都会装逼,什么什么专家,什么什么权威。断定自家老爷子的病是阑尾炎,不严重。

  治来治去非但没有治好,现在又弄成急性胰腺炎了,而且已经到了危急关头,现在他们让转向帝都治疗,来得及?

  “先转到医院,马上请江南疗养院的专家到医院共同会诊。”杨文也急了,他知道刚才那名专家的话是推委的话。

  平时遇到重病患者,医院肯定会建议转院或者到上级医院去看,现在中心医院的专家对这病是束手无策了,所以这专家习惯性的推诿,可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容你治不好病?也能容你把病人推来推去?

  “杨院长,我父亲的病……”陈氏兄弟走上前问。

  “陈总……陈老的病情,我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这种急性腺胰炎死亡率极高,所以……”杨文的话说不下去了。

  陈祥和陈平一个震惊,这话从杨文的嘴里说出来,那就代表父亲的病情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他们不由得傻眼了。

  “或许,林煜会有办法。”杨文看着手中的药方,眼前不由得一亮。

  “可他年纪轻轻的,靠谱吗?”陈平问。

  “现在连老已经认他做干孙子了,如果真是一般人,连老会如此看重他?”杨文说。

  “连老认他做干孙子了?”陈祥吃了一惊,连老的身份不须多说,如果真是那样,他们今天真的错过高人了。

  “那杨院长,麻烦您跑一趟,帮我们陈家请请他吧。”严代荷说。

  “这个……恐怕不行啊。”杨文苦笑道:“那年轻人是高人,当初我想设法留他在医院都没留住,如果你们刚才的态度有些不好的话,恐怕我出面是不行的,我觉得,你们应该亲自出面去八诊堂一趟……”

  八诊堂。

  林煜若无其事的在那里坐诊,下午的病人原本是不多的,但是林煜一回来,诊堂里的病人马上多了起来,不过这些街坊们大多数是慕名而来,非林煜不看。

  虽然李响难得落了个清闲,但是他感觉自己慢慢的被边缘化了,这里以前本来是以自己为中心的。

  可自从林煜来了以后,那些平时没事喜欢找他侃大山的甜美小护士全部腻歪到了林煜的身边,现在他这边更是无人问津。

  看着林煜那张帅气的脸,李响真的想拿起一把刀给他毁容了。

  林煜看病的速度很快,眼前的这些老街坊大多数是

  是一些顽疾,虽然不严重,但是却很难缠。

  “小林医生啊,我这老风湿你帮看看吧,都好多年了,只要我的腿一疼,马上就下雨,比天气预报都准。”一个老太太坐到了林煜的跟前道。

  “老人家,你这不是风湿。”林煜在她的手腕上一搭,便明白了情况。

  “不是风湿?那是什么啊,我以前都是用治风湿的方法治的,有些药也管用啊。”老太太吃了一惊。

  “你这腿是坐月子时候落下的病根,你好好想想,年轻的时候坐月子,有没有让这条腿接触过冷水什么的?”林煜问道。

  “这个……有过吧,我记得生大儿子的时候还是生产队,那时候全民搞大跃进,风气很好,每个人都干劲十足,我不出月子就跟孩子他爸去水田里干活了。”老太太回忆道。

  “那就是了,月子病,你的病情应该没有马上显示出来,那是因为你那时候身体好,所以没当回事。但是病根已经落下了,老了问题就出来了。”

  林煜一边说一边拿起出金针,让老太太的把裤腿挽了起来,然后一边为老太太针灸一边说:“你吃的药是治风湿腿病的,其实大多数药打的是这种治病的旗号,事实上它本身就是一种止痛药。”

  “你吃的时候感觉腿不痛了,但是你一停药就犯了就是这个原因。”林煜一边说一边行针,行完针以后取下了针。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一吃药就轻,停药了就疼,原来这就是止疼药啊,那**商,太王八蛋了。”老太太恍然大悟。

  “好了,感觉怎么样了?”林煜看着外面下着的小雨道:“以后你这个天气预报员,恐怕不准了。”

  “不疼了,感觉真的不疼了。”老太太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然后惊喜的说:“真的不疼了,小林医生,真有你的,厉害。”

  “开几副药,吃几次以后就没事了。”林煜写下了药方交给了老太太。

  “小林医生连几十年前的月子病都能诊断出来,厉害啊,不愧是神医,以后我身体再不舒服就认你了。”老太太敬佩的拿起药方,利索的跑到一边去抓药了。

  “老伯,你不用把脉了,你这是百口咳,中医说法是风寒阻络症,咳嗽的天数不少了吧。”

  第二位病人伸出手腕时林煜笑了笑道。

  “是啊,我咳嗽了半个月了,一直不见效,厉害,不用把脉都看出来。你师父杨老恐怕也做不到吧,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第二位病人佩服的说。

  “咳嗽倒是次要的,但是你的关节炎得看看了,最近是不是下脚清冷,腿不可屈伸?”林煜一边写药方一边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