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82章 这就是车费

“多少钱?”林煜转过身问。

  “一百八十五,五块钱就算了。”司机说。

  “刚才不是给你两百了?剩下的钱不用找了。”林煜说着转身就和孙筠竹走进了这处别墅庄园里。

  “我艹……”司机大怒,耍老子呢,他本来想下来找这对狗男女理论理论,但是看看这处别墅庄园的气势以及门口站着的保安和警卫他还是脑袋一缩,咬牙切齿的开车离开。

  “二小姐,你回来了。”迎面走上来一位老人,这位老人林煜在火车上见过,就是那位林伯。

  “林伯,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爷爷的身体不一向都很好吗?”陈筠竹眉头微皱,她一边急急的向里面走一边问。

  “现在还不清楚,初步诊断是急性阑尾炎,但是又不像,专家们正在商量着方案。”林伯说。

  “林煜……拜托了。”陈筠竹突然停住脚步,认真的看着林煜,她有种直觉,眼前的林煜一定有办法治好爷爷的病。

  “我尽力。”林煜点点头。

  “是你?”林伯微微诧异的看关林煜。

  “是我。”林烛微微一笑。

  陈筠竹带着林煜,绕过一片花园,顺着长长的走廊,峰回路转的走了半天,这才来到一间独立的别墅前。

  走进别墅,来到了客厅,只见一群披着白大褂,白发苍苍的专家们正在讨论着什么。

  而在一间极大的卧室里面,有几名男男女女在焦虑的商议着什么,这些都是陈家的嫡系。

  而躺在床上那名老人,就是陈筠竹的爷爷陈林,陈氏家族掌舵人,也是一手缔造了江南商业神话的那位老人。

  “爷爷怎么样了。”陈筠竹径直走到了陈林跟前。

  “筠竹,你回来了。”陈林的脸色腊黄,勉强笑了笑,只说了一句话,他脑门上的汗珠就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他捂住腹部,紧紧的闭着双眼也不说话了。

  “爸,爷爷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陈筠竹转身向一个中的人问道,这就是陈筠竹的父亲陈平。

  “这……”

  陈平还没有说话,一边一名美妇柔柔的说:“你爷爷可能是操劳过度了,筠竹,你可得努力了,以后挑起重担,为你爷爷减减压。”

  “多谢阿姨提醒,我会的。”陈筠竹不冷不热的说。

  这美妇就是陈平现任妻子严代荷,陈筠竹说的没错,她这个后娘,很虚伪。

  单是从她的眼神里,林煜就感觉到了千变万化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她至少动了数个念头,而且林煜明显的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异样。

  说不出这丝异样是仇视还是厌恶,总之这眼神不怀好意。

  这种人很可怕,明明是一副蛇蝎心肠,但表面里却能装出一幅温柔谦谦的样子骗过大家,让人觉得她是一个温文娴淑的人。

  “林煜,拜托了。”陈筠竹诚恳的说。

  林煜点点头,他举步上前,为陈林把了把脉,片刻之后换了另外一只手,他的眉头一皱,脱口而出:“刚才诊断的是阑尾炎吗?”

  “是的。”林伯点点头。

  “用药了没有?”叶皓轩沉吟道。

  “用过了,但是不管用,大家现在正在商量如何切除阑尾,毕竟这是个小手术。”林伯道。

  “阑尾炎是有的,但这不是主要问题,关键问题是在胰腺上,林老的身体现在不适合手术,他现在因为胰腺的问题引发高血糖症,血糖偏高,不能手术。”林煜松开了手道。

  “你是谁?”一名中年男子沉声问道,这位是陈筠竹的大伯陈祥。

  “这是林煜,是名中医。”陈筠竹道。

  “胡闹。”陈祥的脸一沉道:“哪有这么年轻的中医,门外的那些专家们正在商量方案,等会儿会给你爷爷做手术,不相干的人,请出去吧。”

  “大伯,我信得过林煜的医术。”陈筠竹道。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筠竹,别任性,听你大伯的,这可是关系到你爷爷的健康。”陈平也走上前道。

  陈筠竹对自己这个父亲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了,她摇摇头道:“从小大到,你相信过我一次吗?”

  “那是因为你还小。”陈平淡淡的说:“林伯,把人请出去吧,这么年轻的中医你感觉靠谱吗?”

  “是啊筠竹,这年轻人或许懂点医术,但我觉得中医并不算管用,再说了,我们陈家老爷子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贵,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年轻人就能来帮他看身体的吧,这太儿戏了。”严代荷也瞟了林煜一眼。

  林煜明显的从她的目光中看出了一丝不好的神色来,可能这跟自己今天拐走陈筠竹有关,她对自己有敌意。

  “陈夫人这话我不太赞同,人不分贫富贵贱,生病了看医生,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林煜淡淡的说。

  “人生病了是要看医生,但是我们家老爷子身份尊贵,你没有资格为他看病。再说了,你一个小年轻,难不成你比外面那群专家还要厉害?”严代荷冷笑了一声。

  “只要是病,我就能看。”林煜淡淡的说。

  “林伯,请出去,以后闲杂人等,一律不能放进来。”陈平有些不耐烦的说。

  “小子,口气不小啊,只要是病,你都能看?滚出去,我家老爷子的病,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看的。”陈祥冷笑一声。

  “林煜,走吧。”陈筠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林煜已经在桌子上写好了一张药方,他淡淡的说:“陈老为人,一向是我景仰的,几年前某地大地震,陈氏集团捐的款是整个江南所有捐款的五分之一,这张药方能延缓陈老的病情,信不信由你。”

  林煜把药方放到了桌子上,他转身便和陈筠竹一起离开。

  “向门口的交待一下,筠竹以后不管带谁过来,都不准进门。”严代荷喝道。

  “林煜,对不起了。”走出门以后,陈筠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得出来,她的心情相当的糟糕,这就是她的家,这就是江南陈家的现状。

  “没事。”林煜笑了笑道:“其实我的年纪对外人说是中医,十有**会不相信的,我都习惯了。”

  “我爷爷的病到底怎么样?”陈筠竹问。

  “如果用我的药方,暂时只能延缓病情,但是想治好,必须要用针灸了,我可以保证,让我治,我马上可以让你爷爷的痛苦减轻。”林煜说。

  “谢谢你,我尽力的去说服他们。”陈筠竹送林煜到门口。

  “不谢,回去吧,多陪陪他老人家。”林煜笑了笑,转身离开。

  “小姐……夫人让你回房休息,老爷子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一名保镖小心翼翼的说。

  陈筠竹的脸色变了变,在这个家里,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犯人一样,她冷冷的应了一声,转身回房去了。

  “怎么样,商量好了没有?”

  看那群专家们已经开始写病历了,陈祥和陈平一起走出来问。

  “商量好了,陈老这个情况,我们一致认为要手术切除阑尾,这手术只是一个小手术,没有什么风险。而且阑尾在人的体内作用也不大。”专家回答。

  “那就马上安排手术吧。”陈祥说。

  就在这个时候中心医院的院长杨文赶到了。

  陈林在江南的身份举足轻重,而本身也是人大代表,他做为中心医院的院长,过来表示表示慰问也是应该的。

  “陈老的病情怎么样了?”杨文问。

  “现在专家们已经商量出一个方案了,建议手手术,麻烦杨院长亲自跑一趟。”陈祥上前和杨文握了一下手。

  “陈老为江南的经济发展做出的贡献不小,我来看看也是应该的,如果有需要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杨文笑道。

  “谢谢杨院长了,麻烦您了。”陈平和杨文一起走到了室内。

  “陈老,现在感觉好点了没有?”杨文带着笑意走上前道。

  “哦,杨院长啊,我老头子的病可没少折腾,麻烦你了。”病床上的陈老强忍着腹中的疼痛勉强挤出一点笑意来。

  “陈老您客气了,我来看看您是应该的,等你身体好起来,还要带领江南的经济上升到一个高度呢,连书记已经特意打过来电话让我多关照您了。”杨文笑道。

  “陈老您不要着急,养好身体为主,听说你这个病需要做些小手术,我现在马上为你安排病房去。”杨文说。

  “谢谢杨院长了。”陈祥和陈平走上来。

  “不客气,应该的。”杨文正要离开,他一眼瞥见那张放在红木桌上的处方。

  上面的字迹很熟悉,他吃了一惊,这不是林煜的笔迹吗?

  “这药方是谁开的?”杨文拿起桌子上的处方问道。

  “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陈祥回答:“他愣要说我家老爷子不是阑尾炎,是胰腺的问题,还出口狂妄的说只要是病他就能治,现在的人真是吹牛皮都不打草稿的。”

  “陈先生,如果他叫林煜的话,那我只能说你们错过了一个高人。”陈祥拿起那张处方细细的看了看,他确认这是林煜的笔迹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