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74章 你就傻逼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门一开,手臂上吊着绷带的许褚走了进来。

  “许少,你来了。”李长安连忙站起来,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脸上笑的像是狗尾巴花一样。

  “辛苦李队长了,这里交给我就行了,锁上门,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开门,回头重谢。”许褚阴沉着脸道。

  “好的,任许少处置。”李长安一边点头哈腰一边退了出去。

  “又见面了。”许褚冷笑着走到了审讯室的桌前,冷笑道。

  “是啊,我也感觉到意外。”林煜淡淡的一笑。

  “当初揍我的时候,你就应该会想到有今天。”许褚把手上缠着的绷带解了下来,经过这些天的恢复,他的手臂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没想到有今天,如果我会想到有今天,我会把你第五条腿打断的。”林煜淡淡的说。

  “哈哈,可惜你想不到今天,今天先让老子出一口胸中的恶气,好好的教训一顿你。”

  他一边说一边拿起一根警棍,神色不善的走到了林煜的跟前。

  就在这个时候,李长安敲敲门,声音有些紧张的说:“许少……我们局长打来电话问这件事情了,他说有人要保释这小子。”

  “有人保释?”许褚愣了愣然后道:“让我跟你们局长说话。”

  “好。”李长安打开门,把手机递了进来。

  “李局,好久不见了啊,有时间吃个饭。”许褚笑道。

  “许少啊,你今天弄的那小子是不是有后台,我现在接到电话有人保释他,是陈家的人,他跟陈家有关系?”对方说。

  “陈家?”许褚哈哈大笑道:“江局,你放心吧,这小子我清楚的很,他就是一穷逼,外地来的,绝对跟陈家没关系。”

  “真的吗?那我就放心了,不过你要小心点,别玩大了。”江局长叮嘱道。

  “放心吧。”许褚挂断了电话。然后把手机扔出去,让李长安锁好了门。

  “呵呵,咱们接着聊。”许褚转过身来,神色不善的盯着林煜。

  “你这种人渣,还真是我生平仅见”林煜摇摇头道。

  “骂吧,尽情的骂吧,反正老子也不会少块肉,我今天要报那天的一剑之仇。”许褚咬牙切齿的说着,然后举起手中的警棍就向林煜身上砸来。

  林煜突然站了起来,他手腕上的手铐不知道为什么打开了,他冷冷的一笑,突然一脚向许褚踹来。

  砰……

  许褚庞大的身躯仰后倒去,然后重重的砸到了审讯桌上,在他发出惨叫之前,林煜猛的向前一蹿,然后一拳砸在他肚子上。

  这一拳丝毫不客气,许褚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这一拳砸的扭结在了一起,他捂着肚子扭曲着身子从桌子上滚落了下来,然后在地上扭曲了起来。

  半天,一声惨叫才从他嘴里传出来,这声音跟杀猪没有区别。

  “我觉得,你是我见过的人当中,智商最低的一个人。”林煜走上前有些无语的说:“如果我是你,上一次被教训了之后,我就离对方远远的,呵呵,你倒好,让人把门反锁,而且交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开门。”

  林煜抓着他的衣领道:“其实我很佩服你,佩服你的勇气。”

  他冷笑一声,抓着许褚的脑袋就向墙上重重的砸去……

  就在林煜在审讯室里痛揍许褚的时候,江南已经翻天了。

  “义父,林煜好象遇到了点麻烦。”郊外别墅,江奇匆匆的走了进来。九叔的神色一寒,把手中的茶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道:“我去看看……”

  在一所重症监护室里,那扮演小偷的家伙身上插满了仪器,虽然仪器上所有的项目都显示正常,但是这小子就是哼哼着不肯爬起来。

  医生知道这是一群痞子,指不定又是要碰瓷,就随便问了几个问题,就退了下去。

  “耗子,别特妈装了,医生走了。”

  医生一走,这几名所谓的目击者马上变了一幅模样,把病床上的那家伙摇了起来。

  “走了吗?”耗子一骨碌爬起来,他哼哼着说:“特妈的那小子下手挺黑啊,这一会儿我还觉得身上疼呢,下次这样的活你们演,我不干了。”

  “你得了吧,这一次是听说是江南许家的人出手的,事成以后好处少不了你的。”一个混混说。

  “现在那货在哪里呢?办成了事情没有?”装小偷的耗子问。

  “哪有那么快,听说许家的许少对这小子恨之入骨,要亲手教训他一顿然后关在牢里十年八年在说。”另一人说。

  “那小子也命苦啊,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许少,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谁说不是,嘿嘿,管他呢,这一次我们可是赚大发了。”几个人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砰一声巨响,病房的人被人直接从外面踹开。

  耗子吃了一惊,连忙躺下来。

  “特妈的谁啊,不想活了。”有个黄毛大叫。

  但是紧接着就傻眼了,只见来人是一位衣着文质彬彬的男人,但他的脸上那道刀疤却又十分显眼。

  这是江奇,虽然他早就随九叔金盆洗手了,但九叔的威望注意让他在道上的名声很响。

  “江……江哥。”黄毛双腿一颤,感觉膀胱里面一阵强烈的尿意涌了上来,江南在界上,这道刀疤就是一个象征,他一个小混混敢这样吼大名鼎鼎的江奇,他活的不耐烦了吧。

  几名保镖把这里控制了起来,随即一个老人走了进来。

  这老人一走进来,这几个小混混的双腿马上有节奏的颤抖了起来,他们一个个面色惨白,看着眼前这个身着长袍的老人。

  江南九叔,一个不朽的传奇,他一手缔造了一个别人仰望的高度,尽管他已经退隐,但是他一跺脚,整个江南地下世界都要抖几抖。

  “九……九爷……”

  “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饶你们不死。”九叔杀气腾腾的说。

  “九爷……我们的人被人打了,所以……”

  “剁手。”九叔淡淡的说。

  两名保镖马上走过来,抓着那名小混混的手按在了桌子上。

  “九爷,不管我们的事情,是有人指

  使我们这么做的,我们只是混口饭吃,饶命,饶命啊。”

  那个说话的小混混凄惨的叫了起来,他裤裆里一阵温热,一股澄黄的液体顺着他的裤裆流了下来。

  “九爷,饶命啊,饶命……”

  病床上装死的耗子在也装不下去了,他们本想着配合对方演一场戏,顺便赚点外快,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九爷竟然亲自出马过问了。

  “说。”九叔淡淡的一句话,他不想多说什么。

  “是……是这样的,分局的李长安李队长找到我们,说要我们做点事,事情办成,好处少不了我们。”耗子战战兢兢的说:“我们只是配合他们演一场戏。”

  “谁指使的。”江奇道。

  “听……听说是许家的许褚,他和那人有仇。”耗子瑟瑟发抖的说。

  “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写下来,然后按手指印,错一个字,后果自负。”九叔的语气虽然很淡,但是在这一众小混混听来却是杀气腾腾,他们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一个个发抖着写下事情的经过。

  等这些人按了手印,江奇拿过来看看道:“九爷,可以了。”

  “找人带到警局去,找到李长安,要他放人。”九爷淡淡的说。

  “好。”江奇点点头。

  分局的李局长得知对方是许家的人,稍稍放了点心,他婉言拒绝了要保释林煜的那个人,喝了杯酒,正打算上床睡觉。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急吼吼的打了过来,却是李相和的电话。

  “李总,今天怎么有空了,呵呵,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李副局长笑道。

  “李局,闲话不多说,我听说警局里面抓了一个叫林煜的年轻人?”李相和没有开玩笑的心思,他开门见山的说。

  “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李总,你跟这位年轻人认识?”李副局长诧异的问,刚才要求保释林煜的人大有来头,要不是对方是许褚,他很有可能就把人给放了。

  “是的,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他本人也是位高人,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我能保释他。”李相和说。

  “这个……恐怕暂时还不行,不瞒您说李总,这个林煜的犯罪性质非常恶劣,这样吧,等我明天把事情调查清楚再说吧。”

  “也好,但我希望李局能善待他一点,因为他的身份有些特殊。”

  李相和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以后,李副局开始有些疑惑了,如果说那个没照过面的林煜真的是一般人,那么为什么有这么多大人物接二连三的过来为他说情?

  带着疑惑的心情,他在次躺到了床上。

  可是刚刚没躺下,他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李副局长不由得大怒,大半夜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过来,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拿出手机,一腔怒火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见电话是江南市总局的一把手打过来的,他的大老板。

  他连忙接通了电话,恭敬的说:“赵局,这么晚了还没休息?”

  “李清河,你特妈的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对方传出他大老板愤怒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