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73章 陷害

“喂你干嘛无缘无故的打人。”一个黄毛拉住林煜问道。

  “他是小偷,他抢钱。”林煜指着地下的小偷说。

  “抢钱?你开玩笑吧,他抢谁的钱了,证据呢?你现在把人打成这样你负责吗?”另外一个路人也围了过来。

  “后面有人喊救命的。”林煜回头一看,心中不由得一沉,刚才气吁喘喘的追着小偷的那名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起来,纷纷指责林煜打人,而那名小偷身上也没有找到钱包。

  “报警,他把人都打残了。”有人喝道。

  “怎么回事,围在一起干什么的?散了散了。”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几名警察从车上走下来。

  “被阴了。”

  一个念头从林煜脑海里传了过来,今天的事怀绝对不是偶然的,刚才他打小偷那一拳并不重,甚至刚刚碰到小偷,但是小偷马上就配合的倒在林地上。

  然后那几个打报不平的路人肯定是一伙的,要死不死的是事情刚惹出来,几个警察就及时赶到现场。

  “打人了警官,你看人都打残了。”有人指着地上的小偷说。

  “怎么样,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有个警察装模做样的说。

  小偷只是在地上抽搐,一句话也不说。

  “叫救护车来,另外谁是肇事者,出来。”一名警察说。

  “他刚才偷别人钱包。”林煜解释道。

  “人呢?钱包呢?”有个小黄毛反问。

  “到警察局去说。”有个警察拿出手锗把林煜给锗上。

  “几位,这是我朋友,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一外穿着警服的警察走了过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煜第一次进所里时遇到的那位副所长刘启动,他刚才下班从这里经过,看到林煜又被铐上去了,不由得吃了一惊。

  “我们是附近的分局的,这人涉嫌殴打他人,致人重伤,现在要调回去调查。”有位警察眉头一皱道。

  “误会吧,几位……”刘启明想为林煜说几句好话,这几个警察是分局的刑警,他只是一个小副所,人家根本不甩他。

  “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调查清楚不就行了,忙你的去吧。”有个人不耐烦的说着,把车门打开,就要把林煜推进去。

  “你们事情都没调查清楚,怎么能抓人呢。”杨欣妍道:“我是目击者,刚才这人是抢钱包。”

  “我们现在不正在调查吗?你看见了?那行,你也一起到局里说说吧。”一个警察眉头一皱。

  “欣妍,回去,不用管我,交待清楚就行了,没事。”林煜情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杨欣妍去了也白搭,所以就安慰道。

  “林,林医生,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刘启明道。

  “谢谢刘所了。”林煜点点头,然后跟着几辆警车一起离开。

  “爷爷,林煜被抓,怎么办呢……事情是这样的。”杨欣妍有些六神无主的拔通了杨开济的电话。

  刘启明犹豫了一下,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他做了十几年的警察了,刚才那几个是不是禀公执法的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因为如果是正常的案件,他穿着这身衣服来说情,对方总会卖他一个面子的,但是现在他话没说完对方就不耐烦了,所以他料定没那么简单。

  他的心里在进行着一番天人交战,林煜这个忙,到底帮还是不帮。

  因为上一次的事情,他知道林煜和连书记的关系不错,但是现在他清楚是有人在整林煜。能驱使得动分局的人来演这场戏,对方一定不简单,一不小心,他可是会得罪人的。

  但是想想自己还有求于林煜,在加上自己的为人处事方式,如果放由不管肯定于良心不安,不管怎么说,拼了。

  他咬咬牙,拿出了手机,拔通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市委一秘杨秘书的电话。

  来江南没多久,这是第二次进局子了,上一次是派出所,这一次则是分局,一次的级别比一次高啊,林煜感叹道,自己的待遇真好。

  “坐下吧,姓名。”两名警察对林煜进行一番公式化的审问。

  陈家大院一间别墅中,陈筠竹正在低头看书,这时候门一开,一位职业白领打扮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女人的身材极好,上身着白色衬衣,短裙下的修长双腿上包裹着一双灰色的丝袜,尤其她三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丰韵十足。

  “小姐,评估出来了。”

  “念给我听听。”陈筠竹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道。

  “全优,但是经调查,他身上有种怪病,二十二岁是一道坎,如果过去,就一飞冲天,过不去,就会死。”女人说。

  “原来这样。”陈筠竹若有所思的说。

  “小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调查这个不相关的人,我觉得,你还是遵守夫人的遗言,掌控陈家,为你父亲争光才对。”女人说。

  “李玲……”陈筠竹神色有些复杂的说:“我知道我母亲临终的遗愿,也清楚自己需要做什么,我只是对他好奇。”

  李玲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刚得到消息,他进警局了。”

  “怎么回事?”陈筠竹微微一怔道。

  “有人陷害,据可靠消息,至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李玲道。

  “动用我爷爷的关系,保释他,有可能的话查明真相。”陈筠竹道。

  “小姐……老爷限制你用他的人脉,次数有限,这些是不是等过些天你掌控陈家以后再说?”李玲吃了一惊。

  “如果我要靠他的关系,我就不是陈筠竹,他下决心把这家公司交给我,也真的看错人了。”陈筠竹同微一笑,她的笑意里透着一丝自信。

  “好的。”李玲点点头。

  半个小时以后,该交待的终于交待完了。

  一名警察把笔一放道:“知道犯了什么事不?”

  “不知道。”林煜道。

  “你还嘴硬?你无缘无故殴打路人,现在已经导致别人二级伤残,你还不知道犯了什么事?”一名警察大怒道。

  “现在对方顶多刚到医院,伤情鉴定这么快就出来了,呵呵,医院的办事效率还真高啊。另外今天对方刚倒,你们就赶到现场,我为你们的出警速度赞一个。”林煜冷笑道。

  “少废话,现在你的情况就是致人伤残,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的处十年以下有期徒型。”

  “刚才对方的伤残程度是二级,属于完全丧失劳动力的那种,你自己算算能叛多少年吧。”有位警察说。

  “打了一拳,能致人二级伤残,呵呵,现在的人还真的是脆弱。”林煜摇摇头道:“是不是我不招的话,会在你们这里喝水死,呼吸死?”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行,你可以嘴硬,但人证物证俱在,现在外面有一大堆目击者,这一次不是你嘴硬就能逃脱的了的。”

  两人审问了半天,林煜就是在那里一言不发,两名警察无语了,于是走了出去,来到一间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有位三十多岁的警察,正坐在那里看报纸。

  “李队长,那小子嘴硬啊,不认账。”有个警察说。

  “没事,只要他在局里就行了,外面的目击者不是都安排好了吗?现在是讲究证据的。”那名李对长淡淡的说:“你们下去吧。”

  “好的李对长。”两人点头下去了。

  等两人下去以后,这名李队长拔通了电话恭敬的说:“许先生,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办好了。”

  “辛苦李队长了,接下来你知道该怎么办吧,往重里判。”话筒里传出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知道。”李队长的脸几乎都要笑成菊花了。

  他挂了电话以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警服,然后走到了审讯室里面。

  “你就是林煜。”李队长把室内的监控以及录音设备全部关了,这才坐到林煜的跟前道。

  “是我。”林煜一点头。

  “知道怎么犯了什么事吗?”李队长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李长安,这里的刑警队长。”

  “犯了小人。”林煜淡淡的一笑道。

  “呵呵,你倒是个明白人啊,许家的人都要设这种套整你,看来你把许家的人得罪的不轻啊。”李长安直话直说了。

  “许褚?”林煜问。

  “是啊,你心里倒很清楚嘛,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得罪了许家的人,让许家大少这么惦记你,哦,他快到了。”李长安道。

  “因为我把他从二楼丢了下去,两次。”林煜淡淡的一笑。

  “你把他从二楼丢了下去?还丢了两次?”李长安傻眼了,他伸出大拇指道:“牛,一个小医生,竟然敢跟许家的大少这样杠上,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人。”

  他总算是明白了,难怪许褚联系上了他,一幅恨的像是夺妻之恨的模样。

  “都是两个肩膀抗着一个脑袋,有什么不敢的。”林煜笑了笑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

  “这个要等许家大少来了再说,我做不了主。江南地界,你敢得罪许家,你牛,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人。”李长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