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72章 养生课

“小林,你先听我说完,我们这个易学协会不是民办的,而是官方的组织,也是江南整个地界唯一官方承认的奇门玄术的协会,进去了对你有好处的。”王楷泽笑道。

  “王大师,这个我倒是知道。但是我主攻的是医学方面,对这方面真的不太了解,虽然中医源自道家,和奇门之学不分家,但事实已经算道家的一个分支,我师父曾言,术业有专攻,我现在是学医的,要真的进入易学协会,反而有些捞过界了。”

  “更何况,我还年轻,我可承受不了五弊三缺的天衍果报,所以让您老失望了。”林煜苦笑道。

  “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王楷泽有些不死心的说。

  “不用考虑了,我是医生。”林煜毫不犹豫的摇摇头道。

  “哎,可惜了,以你的资质如果进入易学协会,将来的成就一定非凡。”王楷泽摇头道。

  “哈哈,老五,就知道你老小子没安好心,你今天来就是特意挖我墙角的吧,我告诉你,我的墙角可是没那么好挖的。”杨开济大笑道。

  “你还真别说,我今天来就是挖你墙角的,可惜功力还是浅了一些,呵呵,不要紧,中医也好,易学也好,都是华夏传统文化,在哪都一样,不过小林,如果你哪天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王楷泽道。

  “谢谢王大师,如果哪天想去,一定去找您老人家。”林煜笑了笑。

  “那好,另外我今天来帮江南大学的校长当说客的。”王老拿出一张名片道:“这是江南大学校长梁思德的名片,你讲的养生课引起的反响不小,很多学生甚至联名上笔要求学校开展养生课程,经过江南大学校董的会议考虑,均觉得养生课有很深远的意义,所以王校长想请你过去一趟,商量一下聘请你当养生教授的事情。”

  “你这老东西,自己挖不了还帮别人挖。”杨开济怒道。

  “哈哈,老杨你放心,养生课一个星期只有两节,小林还是你的人。”王棍泽笑道。

  “这还差不多。”杨开济道。

  “王老,这恐怕不行,我现在还在读成人本科,还是学生,恐怕这课教不了。”林煜苦笑道。

  “你放心,课可以照常上,学也可以照常教,不收你学费。而且你将成为学校特聘的养生教授,你的养生讲的真的很好,比一些老家专们强多了,这是华夏的传统文化,你难道就不想让它发扬光大?”王楷泽道。

  “这……”林煜犹豫了一下,终于点点头道:“那好吧,我可以试试,后天我去找梁校长。”

  正事谈完王楷泽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忙了整整一天,总算是熬到晚上了,诊所里的病人渐渐的少了起来。

  “林煜,去休息吧,你忙了一天了,这里交给李响就行了。”杨开济走过来道。

  林煜从今天到诊所里开始几乎就没有闲过,虽然身具道家养生功的他并不感觉到累,但看多了病人,也感觉到不厌其烦。

  “好的,谢谢杨老了。”林煜站起来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混蛋……”看着林煜连下班都比自己早,李响不由得大怒,对林煜的恨意越发越显得多了,因为他感觉林煜剥夺了自己的光环。

  林煜回到屋子里的时候看到杨欣妍已经下班了,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做晚餐。

  “要不要帮忙?”林煜笑嘻嘻的走上来道。

  “你来了也只会帮倒忙,不用了。”杨欣妍不屑的说:“你一个男人家,难道还会做饭不成?”

  “那万一我会呢?”林煜笑嘻嘻的说。

  “那就更不像话了,做饭是女人的专利,你一个大男人家在厨房里系着围裙忙活,你不觉得这场面很诡异吗?”杨欣妍翻了翻白眼。

  “呃,我怎么觉得自己是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了呢?”林煜无语的说,说着转身走到客厅里坐着休息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厨房一声尖叫,然后紧接着是一阵砰砰的声音传来,好象是什么东西被打落在地上了。

  林煜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跑到厨房里,只见厨房里面青烟四起。炒锅里冒着两尺多高的火苗,杨欣妍正在一边不知所措的站着。

  林煜连忙拿起锅盖把火苗给盖灭,然后把液化气给关了。

  “你没事吧。”林煜转身关切的问。

  “没……没事。”杨欣妍话没说话,突然感觉到右手上一阵灼热的疼痛,只见手上一大块通红的地方,应该是刚才炒锅冒火时烧到的。

  “还说没事,手都成这样了,死鸭子嘴硬。”林煜一把拉着她的手来到了客厅,然后让她坐下,自己跑到房间去了。

  杨欣妍这时只感觉到手上灸热的刺痛,疼的她直抽冷气,差点没流下泪来。

  片刻以后林煜已经赶了出来,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瓷瓶,把瓷瓶打开之后只觉一阵清香迎面扑来。

  “这是什么?我这里有家传的烫伤膏。”杨欣妍道。

  “你们家传的那个烫伤,只有开水等非明火的东西烫到了才有用,像这种明火烫伤作用不大,试试这个吧,我师父亲自配的,对你的伤有奇效。”

  林煜说着拿出一根棉签,挑出一点瓷瓶里的白色药膏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涂在了杨欣妍的右手上面,轻轻的涂均匀。然后轻轻的吹林一口气。

  随着药膏的涂上,杨欣妍只觉得灸痛的右手突然间也不是那么的痛的,而且林煜那一口气就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让自己的手瞬间变得清凉无比。

  “还疼吗?”林煜抓住她的手问道。

  “不那么疼了,凉凉的。”杨欣妍惊讶的说。

  “那就好。”林煜抓着她的手,却并没有松手的意思。

  “弄好了没有?”杨欣妍脸一红,第一次被异性这样面对面拉着手,让她有种异样的感觉。

  “稍等。”林煜一边说一边吹气,加速药膏的凝固。

  片刻以后,药膏便已经凝固了,林煜打一来盆清水,洗下了她手上伤处的药膏,只见杨欣妍刚刚烫伤的地方洁白如初,刚才红肿的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神奇,竟然这么快就好了。”杨欣妍惊讶的说,她清楚刚才自己烫伤有多严重,她甚至都会认为要留下疤痕了,可一眨眼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她手上的伤竟然好了。

  “小意思。”林煜笑了笑,开玩笑,一尘道人亲自制的烫伤药,如果连这点小伤都治不好,那还能在当地声名远扬吗?

  “以后锅里起明火,千万不要用水浇,用盖子闷灭就行了,这点常识就不懂,亏你还是大学讲师呢。”林煜又来了一句。

  “你……我只是不小心罢了。”杨欣妍生气的说,刚刚对这混蛋升起的一点好感登时荡然无存。

  “死鸭子嘴硬。”林煜又丢下了一句。

  “你才是死鸭子。”杨欣妍有些抓狂的说。

  晚饭之后,杨欣妍又在爷爷的威逼利诱来不情不愿的和林煜一起踩大街去了,她甚至有些生气的想这老头子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过气归气,现在她对林煜的感观没有以前那么差了。尤其是昨天救了那名小孩,更是让杨欣妍对他的医术还有医德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你有什么理想吗?”杨欣妍突然问,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和眼前这个男人吐露一下心里的想法。

  “理想?”林煜笑了笑,他摇摇头道:“没有,如果硬要说有,那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就这么简单?”杨欣妍感觉到有些诧异。

  “不然呢?”林煜淡淡的说:“我从小身具六浮绝脉,如果不是师父的话,我绝对活不过六岁,事实上到了现在,我的六道绝脉中还有一道生死劫未过,如果到二十二岁,也就是一年半以后,我再寻不到一线生机的话,就有可能会死。”

  “你……你病的这么厉害吗?”杨欣妍悚然一惊,心中隐隐作痛了起来。

  “这不是病,这是劫。”林煜笑了笑。

  “你的医术这么高,难道也没有办法吗?”杨欣妍问道。

  “没有,即使是我的师父,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让我度过那场生死劫,师傅让我来这里入世历练,一方面修心,一方面就是在冥冥之中寻找一线生机。”林煜道。

  “你一定会没事的。”杨欣妍心中一痛,不知道为什么骤然听到眼前这个男人还有生死劫未过,她心里会像针扎一样的痛。

  “借你吉言,我肯定会没事的。”林煜微微一笑。

  两人就这样一边心平气和的聊天,一边向前走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条人影突然冲着林煜身边擦身而过,快速的向前跑去。同时从后面传来一个女人尖叫道:“抢劫啊小偷啊,快来人啊,那是我的救命钱,我的孩子还在医院里等着看病呢。”

  前面的男人跑的极快,后面那名女子根本追不上。

  林煜双眼中寒光一闪,对于这种偷别人救命钱的,他一向是深痛恶绝的,只见他猛的向前冲了几步,快速的掠到了这名小偷的正前方,然后一拳对着他砸了过去。

  “打人了……打死人了。”这名小偷突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抽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