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71章 名声在外

他们是出来混的,不可能不知道九叔是谁。早些年九叔在江南建立了一个别样的地下世界,直到现在,江南地界的治安都要好于全省其他几个地方。

  “林老师,你太厉害了,你简直是我的偶象。”

  当那群混混走了以后,这群学生对林煜的崇拜到了一个无法释怀的地步。武功高、长得帅,试问要是真的有这样一个老师的话那多酷啊。

  “昨天下午我只是暂代王大师讲了一节课,所以我不是你们的老师。”林煜讪讪的笑道。

  “不,你就是我们的老师,我回去后就会发动同学们向学校申请,让学校给我们开一门养生课。以后你就教我们养生,教我们武功,这多帅啊。”有人高声道。

  “是啊是啊,我们会联明向学校申请的。”江南大学所有的学生们都连连附合。

  “这以后再说吧,时间不早了,来,我们大家继续。”林煜笑了笑,继续开始教他的养生功。

  学生们和这群老人家又依次站好队,按照林煜的方法缓缓的练习,呼吸吐纳,感受天地初升时那冥冥中的一缕灵气。

  直到八点多,这群人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该上学的上学,该去买菜的买菜。

  这里的老人家都是附近的,林煜救那名小男孩的时候好多老人家都在场。所以对他的印象特别深,有人就问:“小林医生,明天早上还来吗?”

  “来,只要天气好一定来。”林煜笑道。

  “那我得给我老伴说说,她在另外一个地方跳什么广场舞。不过我觉得还是你的养生功比较好,我练习了一天,感觉神清气爽的,头脑清醒的很。”一位老人家说。

  “是啊,我也叫上我孙子一起来,这可是养生功啊。”

  “小煜,今天早上这是怎么回事?这群学生是哪里来的?”

  一回到诊所,杨开济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是这样的,昨天我在江南大学上了一节易学课,王大师让我代他讲一段,我讲到了养生,所以这群学生们今天早上是随我来学养生的。”林煜笑了笑道。

  “原来是这样,哈哈,没有想到你也为人师表了。”杨开济笑道。

  “哪有,我也只是代一节课罢了。”林煜笑道。

  “你的那门养生功好像很不错,改天我也试试。”杨开济道。

  两人说着,杨欣妍拎着自己的包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刚才林煜的话她都听在耳朵里。

  原来这混蛋昨天是去讲课了,自己还以为他真的和妹子约会去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里杨欣妍就感觉到自己心里一阵轻松,好像是一块大石头放到了地上一般。

  “要不要一起,我开车。”

  生平第一次,杨欣妍破开荒的没有把林煜一个人丢下来。

  “呃……我今天没课啊,明天吧,明天一定要等我。”林煜微微一怔道。

  “那我走了。”杨欣妍一怔,她这才想起林煜只有周二、四、六日几天有课的。

  “慢走。”林煜点点头,惊异于这个女人的变化。

  而杨老满意的看着自己孙女对林煜态度的改变,连连暗自点头连称不错。

  林煜的医术已经不需要验证了,从他昨天那神出鬼没能起死回生的医术就能看得出来,他的医术绝对比杨老还要高上一个档次,所以他现在有独立一个诊桌。

  看着林煜现在和自己享受同等的待遇,李响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里憋着一股子气,他时不时的斜着眼睛看一眼林煜,越发越感觉这个人不顺眼了。

  诊所一直是八点半到九点之间开门,今天开门比较早,八点半就开门了。

  但是一开门,一大堆的人就涌了进来,然后迫不及待的问哪个是小林医生?

  林煜被吓了一跳,跟前一群人乱哄哄的要找小林医生,把他弄的有点不知所措。

  好不容易才让这群大妈大叔们安静下来,他向下压压双手道:“大家静一静,我姓林,我叫林煜,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找的小林医生。”

  “没错,就是你,昨天你的起死回生医术我都看在眼里呢,小林医生,帮我看看吧。”

  “还有我还有我……”

  林煜昨天把咽气的小男孩治好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尤其是这种事情,以讹传讹。越是传的远,这件事情越是被传的神乎其技了,现在林煜的名声在这一带已经传开了,他简直就是这些人眼里的神医。

  “大家不要急,慢慢的,一个一个的来。”林煜哭笑不得,他怎么也没有料到会有这种情形。

  以前在道观的时候,他也经常在道观里帮人看病,师父不在的时候都是他坐诊。可是他也没有料到会有这种场面发生。

  可能是青山观所在的地方比较偏僻吧,所以尽管林煜的名声在那一带很响,他也没有感觉到有这么多人来求医。这简直太疯狂了。

  好在这些人的素质还算比较好,老老实实的排队来看病,林煜这才坐到自己的诊桌前给这些慕名而来的人看起病来了。

  第一个人是一个不到四十的男人,他伸出手腕道:“医生,我感觉最近腰疼,而且耳鸣的很,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每天还昏昏欲睡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林煜已经拿出纸和笔开方子了,他用的是传统中医开药时用的狼毫,大笔一挥,洋洋洒洒的几行字就写了下来。

  林煜从小接受的就是传统的中医文化,所以书法是必修课,他的字体苍劲挺拔,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气势。

  “呃……我还没说完,你就开完方子了?”男人愣了一愣。

  “你房事该节省了,还有,你工作是在办公室吧,经常对着电脑?”林煜问道。

  “对对的。”男人答道。

  “耳鸣一部分是肾阳虚引起的,一部分是因为长期坐在那里不活动引起的,以后每坐一个小时,站起来走走,扭扭脖子,否则的话你的颈椎会很严重。”林煜一边说一边递上方子。

  “还有,你的坐姿要纠正一下,以后基本就不会再犯了。”林煜说。

  “哦,好好,谢谢医生。”男人点点头,跑到一边去抓药去了。

  “医生,我胃痛了好几天了,越吃药反而有越严重的倾向,怎么破?”接下来的病人捂着胃部苦着脸说。

  “脾胃虚寒,在加上西药伤胃,所以非但不会有好的效果,反而会越来越严重。”林煜随意的在病人手腕上一搭就明白了病情的原因。

  “那怎么办?我请了几天假了,再请假的话我老板会炒了我的。”病人哭丧着脸说。

  “没事,几分钟就好。”林煜取出桌子上放的银针,在病人的几处穴位上刺去。

  行针渡气,五分钟不到便完成了治疗。林煜收下针笑道:“怎么样,现在还感觉疼不疼了?”

  “咦,不疼了,真的不疼了。”病人放下了捂着胃部的手,细细的感受了一下,之前他只感觉胃部返酸,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经林煜这么一扎,短短几分钟时间就把他的病给治好了。而且他感觉到胃里暖暖的,很舒服。这比去医院打针吃药舒服的多了,他又惊又喜的说:“不痛了,就这么好了吗?”

  “开几贴中药,回去煎了,以后就不会犯了,还有。你喜欢吃生冷辛辣的东西,以后这些东西要少吃。”林煜一边说一边写下药方。

  林煜看病速度堪称一绝,现在排在这里的病人有上百号,都是冲着他神医的名头来的。所以尽管李响这边闲的很,却是无人问津。

  整整一上午,这里的病人就没有少过,林煜不慌不忙,每个病人都耐心对待,到中午时候,这里的病人才渐渐的少了一些。

  “小煜,休息一下去吧,呵呵,人怕出名猪怕壮啊。”杨开济笑道。

  “是啊,人怕出名猪怕壮。”林煜苦笑,他今天看的病人比过去他看一星期的病人都要多。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径直坐到林煜的跟前笑道:“小林,你让我找的好苦啊,昨天放学以后,我本想找你聊聊的,可没有想到你提前离开了。”

  林煜抬头一看,来人却是王楷泽,昨天那位易学大师。

  “王大师,你怎么来了。”林煜笑道。

  “呵呵,在你跟前,我可不敢称做大师。你昨天讲的课,把易学和道家养生学相结合,讲的那叫一个生动,别说那些学生。我听了都要拍案叫绝,我是来向你学习的。”王楷泽笑道。

  “不敢,不敢。我懂些奇门学说是因为我主攻中医,那些是必修课,跟您老比起来可差远了。”林煜连忙摇头道。

  “谦虚了,杨老,这是你从哪里挖来的宝啊。”王楷泽向一边的杨开济问道。

  “嘿嘿,是我福气好。”杨开济嘿嘿一笑,他越来越喜欢林煜了,同时暗暗焦急自己的孙女怎么还没有动静,这么好的一个男人,要是被人抢走了怎么办?

  “对了林煜,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易学协会?”王楷泽问道:“以你的能力,进入这个协会完全没有问题的,有我的推荐,那边很快就能通过申请的。”

  “这个……王老,我主攻的是医术,对这方面了解的层面仅仅只是在认识的层面。”林煜笑了笑。

  其实以林煜的水平加入易学协会完全没有问题,只是他不愿意涉足这里面。因为易学牵扯到奇门玄学之类,这些东西能不沾染就不沾染,因为天机命数都是冥冥中早就注定的,枉改之就是逆缘而动。

  所谓五弊三缺,就是逆天的惩罚,所以林煜觉得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学医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