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68章 出乎意料

“啊……”王启航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都说了别动了,又打偏了。”夏清雪无奈的说着,好像是有些丧气的把枪丢到了一边,“不打了,总打不准。”

  王启航疼的满头大汗,他的两条大腿上各有一个大血洞,在向外冒着血水。而且这两枪极其刁钻,如果说在偏半寸,后果不堪设想。

  直到现在,他才算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被人叫做黑寡妇。也明白这个女人之所以能在圈子里混的开,不是因为她巴结迎逢,而是她的手段让他这个以前混道的都感觉到发抖。

  “那你还入不入股了?”夏清雪笑吟吟的说。

  “不……不入股了,我不入股了。”王启航拼命的摇头。

  “记住,我跟你不是一个玩法,我这里不允许出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想吞并我的江南会所,你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现在,带着你的人,马上滚。”

  夏清雪向门口一指,只见门口开了,有三名身着旗袍或者职业装的女人一人擒着一个黑衣保镖丢了进来。

  这几名保镖人高马大,看起来身手不弱,但是在这几个身形看起来有些娇小的女人手里却像是小鸡一样。他们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挂林些彩,难以想象,他们是栽到了这几个女人手里。

  “清姐,怎么处置?”有个身着旗袍,身形高桃的女人笑了笑。

  “让他们滚吧。”夏清雪挥挥手。

  “听到没有,清姐让你们滚。”职业装女人向地下的王启航踹了一脚。

  “我滚……我马上滚。”王启航冷汗淋淋,他两腿受伤,现在根本无法走路,只得向外面爬。他的三名保镖连忙吃力的扶起他,一行人屁滚尿流般的走了。

  林煜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然后他苦笑道:“清姐……你瞒得我好苦啊。”

  “我瞒你了?我瞒你什么了?”夏清雪笑吟吟的说。

  “我原以为,你是个需要保护的弱女子,但现在看来不是了。”林煜道。

  “每一个女人都需要保护,我也一样,只是我没有遇到能保护我的男人罢了,所以我得多一些自保的手段,否则的话,我还有江南会所,早就被人吞的渣都不剩了。”夏清雪淡淡的说。

  林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听得出夏清雪语气中的无奈,他突然对这个女人感到好奇了起来。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刚才那三个女人身手很好,她是怎么收罗这么一批势力的?

  “刚才三个女人,穿旗袍那位是冷翠、白领是楚楚、另外一位是文文。除了她们三个,另外还有四个女人是我的姐妹,她们都是身世凄惨的可怜人。”

  “她们每个人,都有一段凄惨不为人知的过去,我也一样。当年我连续死了三任丈夫,心灰意冷,偶尔认识了几个相同遭遇的人,我们本来约好一起去自杀,但是我们可能是命不该绝吧,遇到了一个女人,是她救了我们,然后教我们很多东西。”

  “她对我们说,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能绝望,因为这个世界上有比你们更绝望的人。你们与其去死,倒不如好好活下去。所以就有了江南会所,就有了黑寡妇。”

  夏清雪淡淡的叙述着自己的过去,好像说着一件与自己丝毫没有关系的事情一样。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林煜说。

  “不知道,可能是这些东西藏在心里太久了,我需要宣泄。也可能你与别的男人不一样,看着你……我有种安全感。”夏清雪定定的看着林煜说。

  七年了,生平第一次,她向一个男人说出这样柔弱的话。而且对方还是比她小六岁的小男人,她感觉,自己冰封已久的心,渐渐的开始融化了。

  摇摇头,她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抛之脑后,她这种人,是不配有男人,不配有爱情的。

  “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太帅了。”林煜笑了笑道:“走吧,看看你受伤的小姐妹。”

  “你怎么知道有人受伤?”夏清雪愣了了愣。

  “你之前让我做你的医疗顾问,不就是为了你小姐妹的伤吗?只是你暂时还没有想到怎么跟我讲。”林煜微微一笑道。

  “小男人,你太聪明了,来,姐姐亲一个。”夏清雪娇笑。

  “我是正常男人……麻烦不要这样对我,我受不了。”林煜哭丧着脸说。

  “好啦,不开玩笑了,走,带你见识见识我的那帮姐妹们。”夏清雪道。

  夏清雪开着车,和林煜一起离开了江南会所,来到了一个别墅小区内。

  这里的别墅区是江南有名的小区,里面住的人非富即富。

  到了她的别墅处,打开了门,一个身穿西装,二十四五岁的女人探出头惊喜的说“清姐回来了。”

  女人请两人进去,林煜才发现在大厅里还有两个只穿了睡衣的女人,这些女人或坐或躺,只是她们没有意识到会有男人进来,所以衣着极其随便。

  入眼白花花的一团。林煜感觉自己鼻孔里有一股热流淌出来了。

  “清姐……啊……怎么会有男人,男人。”

  室内的两位穿的睡衣跟没穿差不多,她们一见到林煜,一个个尖叫着跑开了。

  “介绍一下,开门的是莲莲。那位E罩杯的是凌叶,那位光着屁股的是刘茜。”夏清雪指着林煜说“我找来的男人,林煜。”

  “清姐,不带你这样的,一声不响的带男人回家。”两个女人一边说一边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活该,谁让你们平时在家里都恨不得裸了。”莲莲不怀好意的说。

  “不科学啊清姐,你不是对男人死心了吗?”套好了衣服的刘茜走过来,在林煜身上摸来摸去:“是人,不是高仿的充气娃娃。”

  “当然是真的,正经点,于红怎么样了?”夏清雪问。

  “不太好,貌似她中的刀伤有毒。”莲莲叹了一口气道。

  “有把握没?”夏清雪问林煜。

  “你总得让我看看人吧。”林煜苦笑。

  在一间卧室里面,林煜见到了受伤的那位于红,她的脸色显得有些灰败,这显然是中了毒导致的。林煜为她把了把脉后说:“问题不大,江湖上常见的毒,怎么受的伤?”

  “帝都有个阔少,不懂我们江南会所的规矩,来了对一个服务员动手动脚。红红上前去制止,和他的保镖起了冲突,结果打架的时候小腿中了一刀,原本以为小伤,可没想到严重了。”凌叶说。

  “下三滥,让我见到了往死里打他。”林煜摇摇头,取出了金针开始为于红治疗。

  “他也没占便宜,估计下半辈子要做太监了。”夏清雪道。

  林煜吓了一跳,虽然踢的不是自己,但是他还是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下体一凉,同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问题不大吧。”莲莲问。

  “小意思。”林煜为于红施完了针,起针以后于红脸色变得红润了起来,只是十根手指有些发黑发紫,林煜让她们找来一个盆子,里面盛满了清水,然后他抓起于红的手指挨个刺破,挤出一滴黑血。

  十根手指挤完以后,那盆子里的清水已经变成了乌黑色的。为金针消了毒以后,床上的于红便悠悠转醒,这个女孩双眼睁开以后给人的感觉就是高冷,让人不敢逼视。

  看到家里竟然有男人来,于红的双目一紧,乎的坐了起来:“什么人?”

  “红红,别紧张,这是清姐找的男人,来伺候我们姐妹的。”凌叶连忙安慰。

  于红紧绷的表情这才松了下来,她看着自己十指的破损处和林煜收起的金针,诧异的说:“你救的我?”

  “他是一名中医,具体以后我再跟你们说,反正以后他就是我们姐妹们御用的男人。”夏清雪咯咯笑道。

  “御用?真的吗清姐,你确定他这小身板能经得直我们蹂躏?”

  “咯咯,清姐的眼光你还不知道,颜正、活好、巨根,放心吧。”

  林煜满脸通红,他才发现如果一群女人住的时间久的话都会变得很饥渴,这群女人简直没有一个正形的。

  “我得回去了,不然我今天晚上没地方睡了。”林煜讪讪的笑了笑道:“你的伤不碍事,这种毒西医没有太好的办法,用中医一治一个准,休息几天,伤口别碰水就行了。”

  “谢谢。”于红点点头。

  “没地方睡?开玩笑,我们这里这么大的地方。你想睡哪个嘛。”凌叶说话一向放荡。

  在一群女人哄笑中,林煜落荒而逃。

  夏清雪开着车送林煜回八诊堂,她看了林煜一眼道:“你今天出手,已经惹下麻烦了。”

  “我来江南以后,麻烦似乎就没有断过。”林煜微微一笑道。

  “你不怕?王家在江南,势力不小。”夏清雪道。

  “我怕了,怎么保护你?”林煜微微一笑。

  “小屁孩一个。”夏清雪脸一红,她竟然被这个小男人反过来调戏了。

  “王启航的产业也很多,他为什么会找上你?”林煜问。

  “因为江南会所,是江南最大的一家会所,如果他拥有了,将会有很强的人脉和关系。王家最近在发展,所以他才会挑上我这里。”夏清雪道。

  “他不仅仅是入股这么简单吧,入股后下一步就是吞并?”林煜问。

  “对,吞并,不过他太看得起他那点能力了。”夏清雪微微一笑道:“他玩不过我,因为他王家家大业大,而我只有这一家江南会所。”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林煜问道。

  “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夏清雪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