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67章 所谓名流

任何一个男人对她这句话都没有抗拒力,林煜几乎要不加思索的答应了,但是想想自己的六浮绝脉,他还是感觉一盆冷水从脑袋上浇下来一样。

  “清姐,我……我不是那种人。”林煜几乎快要哭了,他该是昧了多大的良心才说出的这句话啊。这女人不知道她的话对一个从来破过身的纯情小处男来说具有多大的杀伤力吗?

  “我很好奇,以你闷骚的本性,是怎么下这么大决心拒绝我的。”夏清雪有些讶然,随即她咯咯笑道:“可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让你做我的私人医疗顾问,我花钱请你,这等于说是包养你,你可别想歪了啊。”

  “呃……我没想歪。”林煜哭笑不得,这个女人又一次成功的耍了他。

  “那就这样说了哦,你以后做我的私人医疗顾问,我身体有问题就去找你啦,如果你想做贴身的,我也不介意的哦。”夏清雪又妩媚的一笑。

  林煜感觉自己快吐血了,明知这个女人能把任何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偏偏自己每次都要上当。有种女人就是这样,她喜欢把男人挑拨的心急火燎的,然后再一盆冷水泼下来,那种从天上掉到地下的感觉让人如同经历了冰火两重天一样。

  林煜定了定神道:“清姐以后身体不舒服的话尽管叫我来就是了,我随叫随到。”

  “那,姐姐给你开个什么价位比较合适呢。”夏清雪转着眼珠说。

  “不用……医者仁心。”林煜咬牙切齿的说,他想快点离开这里,因为在跟这个女人纠缠下去,自己会真的吐血的。而且在晚的话杨欣妍肯定会把门锁死,自己难要在一次翻墙?

  “咯咯,好一个医者仁心。”夏清雪笑的花枝乱颤。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急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王总,你不能进去,夏总现在有事。”

  砰……门被人从外面直接推开,夏清雪那位身穿大红开衩旗袍的助手被人一把推开。同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

  “文怡,你退下吧。”看到这个男人,夏清雪的神色微微有些变化。

  “是,夏总。”文怡点点头,她的神色有些担忧的看了那男人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王总这么急的闯进来,是不是有什么紧急事情?”夏清雪笑吟吟的站了起来。

  这个男人坐到一边的沙发上,顺手点了一根烟,惬意的吐了一个烟圈道:“夏总,你这里有客人啊,不好意思,没打扰你们吧。”

  “没打扰,不过王总今天好像是有些不太礼貌哦。”夏清雪的语气里听不出喜怒。

  “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夏总的规矩,夏总这里立下的规矩是非请勿进。但是在江南,还有我王启航到不了的地方吗?”男人一边吐着烟圈,一边颇为自信的说。

  林煜心中一动,王启航,江南三大名流世家王家掌舵人,相传王家以前是道上出身。不过顺应时代,早早的就漂白了,靠着以前的人脉翻身一变,反倒成了江南三大名流世家。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早年打黑的时候,他们王家早就被一网打尽了。

  “王总今天来,为的还是那件事?”夏清雪淡淡的问。

  “当然,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入股江南会所的事情,不知道夏总考虑清楚了没有。”王启航道。

  “我只是个做小生意的。”夏清雪涩涩的笑了笑道“江南会所跟别的地方不一样,这里只做正当生意,王总的金碧辉煌会所营业理念和我不同,所以我们合作,恐怕会走不到一块去。”

  夏清雪说的不错,虽然她这里是高档会所,但是里面只做些正当生意,鉴宝古玩、珠宝交易,再不济就是一些没有特殊性质服务的按摩桑拿。

  而王启航则不一样,他的会所里面基本上是什么变态玩什么。

  “我不想废话。”王启航摇摇头道:“夏总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我们王家以前是干什么的。为了代表诚意,所以价格方面,我在原有的基础上在加三成,等于说是市场双倍价格收购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看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夏清雪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王启航的话语里面已经带着隐约的威胁意味,既然对方撕破了脸,她也没必要笑给那些人看。

  “夏总,你不要以为,你在圈子里混得一个黑寡妇的名头,圈子里的人都要卖你面子了?”王启航把手中没有抽完的香烟揉成一团,然后丢到了地上。

  “我只是个做小本生意的,江南会所之所以做大,是圈子里的人照顾我生意,看我一个寡妇家做生意不容易。但王总不会真的认为,我的江南会所是靠卖笑卖出来的吧。”

  夏清雪的声音一寒,办公室的温度陡然下降了好几度,林煜微微一怔,原来女人也是可以发出这么强大的气场的。

  看来黑寡妇这个名号,不是空穴来风凭空出现的。

  “一个寡妇,一个死了三个男人的寡妇。平时看你可怜,给你点面子,但你不会真的可笑到认为自己在江南这个圈子里很有面子很有能量了吧。”王启航冷笑了一声,他站起来道“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婊子。”

  夏清雪脸上尽管依然带着笑,但是她双眼中的寒意越来越浓,伸手就要向办公桌上红色的按钮按去。

  “你再动一下,我保证你的脑袋就会开花。”王启航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了把银亮的手枪。

  王家以前道上出身,尽管现在已经是江南名流世家,但是为人行事还是带着一股浓浓的匪气。

  “王启航,你这样做是犯了圈子里的大忌。”夏清雪脸色微微一变。

  “狗屁的圈子,一群披着虚伪外衣的人渣罢了。”王启航冷笑一声道:“老子就是流氓,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知道你之所以混的这么风生水起,是因为你有自己的势力,但你最大的错误就是太托大了,你应该让你的人随时跟在你身边的。”王启航狞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他右手一痛,手腕处一点酸麻瞬间放大,右手再也握不住那把手枪,手中的手枪啪一声掉落在地上。

  他吃了一惊,连忙抬起右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金针,这枚金针以鹤做尾,在他手腕处微微颤抖。

  “你……”他下意识的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林煜。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一个酒瓶在他眼前瞬间放大,这酒瓶丝毫不客气的砸在他的脑袋上。

  哗啦一声,酒液四溅。猩红的酒液以及王启航脑袋上猩红的鲜血顺着他的脑门上淌了下来。王启航只感觉到脑袋一阵发懵,他踉跄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一时间眼冒金星。

  夏清雪微微的一怔,她伸在抽屉里的右手收回,只见抽屉里静静地躺着一把手枪,她不动声色的合上了抽屉。

  “我来江南不到半个月,江南号称有四大世家,三大名流。看清一个许家,今天又看清一个王家,我算是长见识了。”

  林煜摇摇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又是这个手法,你们这些名家,除了会用强迫的手段强买强卖之外,还会些什么?”

  “你是什么人……”王启航已经回过神来。

  “我是一名医生,一位中医。”提到自己的职业时,林煜对自己肃然起敬,多么神圣的职业啊。

  “你这个野种,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王启航愤怒的吼道,做为江南王家的掌舵人,他出行向来是前呼后拥的,还从来没有人这样敢拿酒瓶敲他的脑袋。

  “我知道,我在制止你犯法,你动枪了。”林煜道。

  “犯你麻痹的法……”王启航怒了,这孙子是在故意消遣他吧,在这种地方,拿把枪玩玩也算犯法?

  “女士面前,不准吐脏话。”林煜直接甩了他一耳光,让他一边脸瞬间肿了起来。

  “你特妈的……”

  “还有,女士面前,要保持风度,你刚才抽烟了。”林煜又一巴掌把他的话抽了回去。

  “小弟弟,姐姐谢谢你挺身而出,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姐姐就好了。”夏清雪走过来笑吟吟的说。

  “夏清雪,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刚才被林煜的两巴掌抽的嘴有些漏风,王启航说话有些含糊不清的。他看到笑颜如花的夏清雪,好似是看到什么可怖的事情一样。

  “用这么小一把枪,你不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吗?是男人,就应该用把大点的,小的肯定不是男人用的。”夏清雪笑吟吟拿起掉落在地上的那把银亮的手枪。

  “你……你想干什么?”虽然没有和黑寡妇正式交锋过,但是想想圈子里关于黑寡妇手段的种种传闻,王启航不自由主的打了个冷战。

  “你说呢。”夏清雪微微一笑,拿起手枪熟练的上膛,然后指向王启航的双腿,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板机。

  砰……

  这一枪打在王启航的大腿根处。

  “不好意思,打偏了,我本想打你那地方的,这么小,我想也没什么用处。”夏清雪连连道歉,然后再次瞄准。

  “夏清雪……夏总,姑奶奶,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以后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王启航像是杀猪一样的惨叫了起来,他拼命的向后挪动着身体。满脸都是惊恐,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玩枪,而且说开枪就开枪,这让他有种想死的心情。

  砰……

  另外一枪又响了……这一枪准确的打中他另外一条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