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60章 再见陈筠竹

“其实九叔这也是心病导致,九叔放不开那帮兄弟。”林煜道。

  “是啊,最早的人已经死了几十年了,这些兄弟们倒下了,我却活了下来。如果能重新再来一次,我不会带他们走这条路。”九叔感叹道。

  “九叔现在已经做的很好了,您现在是慈善家,每年的捐款不是那些只会做秀和炒作的企业家可比的。单凭这一点,我就可以认定,九叔是个好人。”林煜说。

  “其实以前的我,算不上什么好人。出来混的有几个善心的?”九叔笑了笑,然后他举起一只手道:“但是有一点,我陈某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当年我闯出名头以后,曾经立下规矩,不准走私毒品、不准逼良为娼、不准欺负老弱伤残者,这也是直到现在,江南治安比别的地方好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林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其实大善和大恶也只是一念之差。像九叔这种人,他算不上好人,但他不伪善,他的功过是非根本无法定论,他混黑,但他创造了一个秩序良好的地下世界。

  和林煜聊了一阵,九叔便即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江奇留下了自己的名片。

  直到目送九叔离开,猫哥吊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他不自由主的多看了林煜几眼,要将这个年轻人给记住,看得出来九叔对他非常看重。

  回去的路上,一直沉默的九叔突然道:“江奇,你感觉林煜这个人如何?”

  “不错,敢做敢当,杀伐果断。颇有义父当年几分影子。”江奇道。

  “这是次要,我感觉他不是普通人。”九叔摇摇头。

  “不是普通人?”江奇一怔。

  “普通人,能够面对上百的混混面不改色?普通人能够一个人对上几十号人不吃一点亏?”九叔道。

  “的确,普通人不能做到这一点。”江奇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这个人以后搞好关系,我感觉他没有那么简单。”九叔说。

  “是,义父。”江奇一点头。

  一夜无话。

  第二天林煜还需要去上课,本来想着经过昨天的事情,他和杨欣妍的关系肯定会进一步,这女人肯定会让自己坐她的车去上学。

  不料第二天一大早,杨欣妍又留给林煜一汽车的尾气。

  林煜无奈之下只得又去挤公交车,好在今天是周末,车上的人仍然不算太多。

  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陈筠竹又准时的出现在公交车上。

  “早啊,这么巧。”陈筠竹看到林煜,眼前微微的一亮。

  “早。”林煜冲着她点点头。这个女孩今天扎着马尾辨,一幅清新的形象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留个电话呗。”陈筠竹微微一笑。

  “电话?”林煜愣了愣。

  “我说过,如果能再遇到,就是缘分,我请你吃饭,同时感谢你上一次对我的救命之恩。”陈筠竹微微一笑道。

  “真的不用那么客气。”林煜讪讪的一笑,还是留下了自己的电话。

  “你学易学?”林煜一眼瞥见她手中抱着一本厚厚的《周易》

  “我只是兴趣所在,我喜欢读书,对于感兴趣的都忍不住要去研究一番。今天下午有位易学大师在学校讲课。”陈筠竹道。

  “原来如此。”林煜点点头,这个女孩给他的感觉不一般,她一幅淡淡然然的样子给人一种天下大势了解于胸的感觉。

  很快,车又到站了,两人又一前一后的下了车。

  今天上课的时候田飞没有来,估计昨天晚上被人收拾的不轻。

  那个满脸青春痘,外号叫骚良的学生一见林煜进来,就跑到林煜的跟前点头哈腰的说:“煜哥好。”

  林煜感觉到有些纳闷,这小子好像很怕自己,一看他满脸的痘痘都要挤到一起去了。一幅小心翼翼讨好的模样,那样子看起来要多有恶心就有多恶心。

  “有事?”林煜问。

  “没……没事,飞哥……啊不,田飞今天住院了,被道上的人打的了。他托我向煜哥道歉,希望煜哥不追究他的事情。”骚良恭恭敬敬的说。

  “我没那么多的闲功夫追究他的事情,以后好好读书,去吧。”林煜挥挥手道。

  “好的,谢谢煜哥。”骚良松了一口气,田飞被人打的住院了,打他的人竟然是他平时称兄道弟的那些道上朋友们。

  问清原因,才知道林煜有另外一重身份,跟某某大佬相识。

  没了田飞带头,上课的时候安静的多了。一上午很快的过去了。

  中等的时候,林煜一个人走到学校的大门,就在他即将走出学校的时候。一辆车呼啸而来,然后在他身边一个刹车停了下来。

  “要回去不?”车窗缓缓摇下,杨欣妍带着一幅顺便捎上你的表情问道。

  想起这女人早上不让自己坐车,还留自己一堆车灰,林煜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不屑的说:“今天不回了。”

  “不回去?你下午没课啊,你不回去干什么?”杨欣妍诧异的问。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轻柔的声音传了过来:“林煜……”

  林煜回头一看,只见陈筠竹一边向学校大门口走一边向他招手。

  “有人约我吃饭。”林煜得意的一笑,然后向杨欣妍挥挥手,转身离开。

  “你……混蛋,还吃饭,你去吃车尾灰吧。”杨欣妍心中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酸味,她猛的一踩刹车,留下一汽车的尾灰。

  “你一个人?”林煜看到陈筠竹只是一个人,身后并没有同伴,他感觉到有些诧异。这年纪的女孩,一般都是喜欢三五成群的在一起逛街的,她为什么会一个人?难道她不合群,这不科学。

  “是我一个人,走,你想吃什么?”陈筠竹微微一笑道。

  “客随主便。”林煜点点头。

  “那行,学校附近有家不错的西餐厅。”陈筠竹说。

  片刻以后,林煜和她一起坐到了一家西餐厅靠窗的位置,点完了菜之后,陈筠竹摊开了手中的一本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她这一次看的书是一本《经济管理学》

  林煜不由得对她好奇了起来,这个女孩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怎么什么样的书她都能读得津津有味?

  “很奇怪我什么书都看吗?”陈筠竹突然抬起头问。

  林煜微微的点点头道:“我除了中医的书籍之外,别的书怎么也读不进去。”

  “中医书籍?黄帝内经、神农百草图一类的东西?”陈筠竹笑道。

  “是,我平时就读这些东西。”林煜点点头。

  “这些一般都是古文吧,要想读得懂,必须要有很好的文化底蕴才行。那是不是你的文化底子很深?”陈筠竹笑道。

  “也一般般,我读的书其实不多,大部分的时候我是跟着师父采药、或者是辨认人体穴位或者是研究汤头歌。”林煜笑了笑。

  “你的医术是你师父教的?”陈筠竹问。

  “是的,所有的医术都是他教的。”林煜点点头。

  “你师父一定是位高人,也只有高人,才能教出像你医术这么高的徒弟来。”陈筠竹微微一笑道“我还没有问你上次给我吃的药是什么药,好神奇的样子?”

  “那是中药浓缩丸,等于说把一碗汤药以中医手法炼成药丸的样子,一颗药就等于说是一碗汤药。”林煜答应道:“这样也是为了出行方便携带。”

  “我只知道中药是熬的,没有想到竟然还能这样。”陈筠竹好奇的问。

  “筠竹,你在这里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和林煜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径直坐到了陈筠竹的身边。

  这个年轻人给林煜一种熟悉的感觉,他盯着这个年轻人的眉宇间看了片刻,不由得恍然大悟。这货不是和前几天教训过的许褚长得很象吗?难道他是许家的人?

  “许文光,我在哪里你都能找得到,我只想说,您费心了。”陈筠竹的语气很淡,但语气里的不悦却丝毫不加掩饰。

  林煜释然,难怪和许褚长得象,这是许岚岚大伯的小儿子许文光,许家的人。许岚岚曾经对他说过。

  “我只是关心你,毕竟我们有婚约的。”许文光笑了笑。

  “这是交易,不是婚约,而且在我点头之前,一切都是空话。”陈筠竹冷冷的说。

  “呵呵,迟早的事情。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接受我的。”许文光淡淡一笑,然后转身瞥向一边的林煜道:“你朋友?”

  林煜明显的感到许文光看向自己的目光里有一丝敌意,因为许文光了解陈筠竹,她的朋友很少,而且大多数都是女性朋友。能和她坐在一起吃饭的异性很少。

  “跟你有关系?”林煜反问,因为许岚岚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他对许家的人有些反感。

  “筠竹是我的未婚妻,我关心一点这不是很正常吗?”许文光诧异林煜的敌意,同时他也警惕了起来。

  “现在还不是。”林煜好心的提醒了一句,然后又说:“筠竹说了,在她点头之前,一切都是空谈,所以请你不要以她未婚夫的身份自居,因为现在你还不够这个资格。”

  “我不够这个资格,难道你够?”许文光笑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林煜,很普通嘛。

  一身几十块钱淘来的地摊货,举止谈吐跟优雅的西餐厅格格不入,这货是哪里来的土包子,妄图想追陈筠竹想一步登天的家伙吧。

  “那可说不定。”林煜微微一笑。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许文光脸色微微一沉,他感觉林煜在这里太碍眼了。

  “许文光,我要吃饭了,现在请你离开。”陈筠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