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58章 你也算衙内?

他今天来也就是来请连锋吃饭搞关系的。看到连锋,他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哭丧着脸叫道:“连哥,你可来了,今天兄弟栽这里了,你可要给兄弟我找回这个场子。”

  “得了吧,你成天玩鹰的,今天怎么反被啄了眼了?告诉我怎么回事,我替你做主。”连锋大大咧咧的往椅子上一坐。

  “就是这小子不给面子,你看刚才拿酒瓶给我开瓢了。连哥,今天一定要给兄弟出口恶气。”梁子安恶狠狠的盯了林煜一眼。

  连锋不经意的向里面扫一眼,却意外的看到了林煜,他吃了一惊,连忙站了起来。

  林煜则是微微一笑,从容的坐了下来。

  “连哥,我在怎么说也是圈子里的人,这小子打我就是不给咱们圈子里人的面子,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梁子安像是找到了靠山一样。

  “是吗,你想怎么样?”连锋语气有些变化。

  只是梁子安并没有感觉到林煜语气里的变化,他指着林煜恶狠狠的喝道:“下跪道歉,然后断两条手臂,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你确定?”连锋冷冷的说。

  “我……我确定。”梁子安回答完毕,猛然感觉到连锋的声音不对,他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然后看到连锋冷笑的神色,他吓了一跳,他开始意识到事情不对头了,他战战兢兢的说:“连……连哥,怎么回事?”

  “这是我爷爷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爷爷最近认的干孙子,是我哥,你说怎么回事?”连锋冷笑笑道。

  梁子安耸了……他双腿不停的打颤,他没有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

  这货竟然是连老的干孙子,连老是谁?市委书记的父亲,老红军,他的干孙子也是自己能招惹的起的?

  “连,连哥,连少,您饶了我这一次吧,我真不知道这你哥,不然借我两百个胆子也不敢找他麻烦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震惊片刻以后,包厢内传出梁子安的惨叫声。

  “煜哥,你说,怎么处置这货。”连锋在梁子安的腿上踹了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上。

  “这货当着我的面挖我的墙角,太可恶了。”林煜扫了一眼梁子安。

  “煜哥,我错了,我不敢了,我刚才的话都是放屁,您就当我是一个屁放了吧,我自抽耳光……”梁子安一边说一边真的自抽耳光了起来。

  “没意思,我真以为他是圈子里的衙内呢,滚吧。”林煜挥挥手。

  梁子安大喜,他谢过林煜,然后屁滚尿流的转身跑了。

  “他也算衙内?一个教书的罢了。”连锋摇摇头,他看到了一边的杨欣妍,他马上笑嘻嘻的说:“嫂子好。”

  “我不是你嫂子。”杨欣妍的脸一红,然后恨恨的盯了林煜一眼,这混蛋刚才强吻自己,还没有找他算账呢。

  “咳,连锋,爷爷怎么样了?”林煜讪讪的笑了笑,岔开了话题。

  “好多了,现在每天早上起来打太极拳呢。不过他报怨每天的酒定的量有些少,不够喝。”连锋笑道。

  连老以前是个酒鬼,但自从胃切除以后就在没喝过酒。林煜把他的胃刚调养过来,他便迫不及待的找人要酒去了。

  不过林煜吩咐过每天定量一二两,这对资深酒鬼来说这点量根本就是塞牙缝。

  “二两最多,不能在多了。不过他要是想喝的话我这里有些酒,倒是可以多喝点,是我师父自酿的,改天我给他老人家送过去。”林煜说。

  “那好,哈哈,煜哥今天有空不?陪我去去江南会所里逛逛?”连锋说。

  “呃……这个嘛,改天吧,我陪你嫂子呢。”林煜放低了声音。

  “啊,那好,今天晚上就不打扰了,改天我再找你。”连锋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

  尽管林煜压低了声音,但是杨欣妍还是听到了他的话,一时间又气又急,甚至忘记去反驳他。

  “吃饱了没有?饱了的话就走了。”等连锋离开,林煜微微笑道。

  “林煜……你这个混蛋,你刚才怎么能这样。”杨欣妍终于逮到了机会爆发了。

  “这是你默认的啊,我是按照你的意思来的。”林煜一幅无辜的样子。

  “我只是让你装装样子就算了,你来真的,我的初吻,你赔我。”杨欣妍怒气冲冲的说。

  “怎么赔?我也是初吻啊,咱们扯平了。”林煜一幅无赖的样子。

  正在杨欣妍不依不挠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杨老打来的,接过电话以后,她的神色微微一变。挂断了电话以后她急切的说:“诊所出事了,我们得回去看看。”

  “谁这么大胆,敢来八诊堂闹事,看我回去削了他。”林煜跟着她一起匆匆的离开。

  现在的八诊堂里面一片狼籍,药柜被翻过来,中药洒了一地。尤其是门口还被人泼上了狗血,所幸的是八诊堂的牌子因为挂的高还没有遭殃。

  一个光着膀子的汉子坐在八诊堂的正前方,他身上纹满了纹身,嘴里叼着一根劣质的得烟。这人正是白天才被林煜教训的跟孙子一样的王大力,他来这里是找上午失去的那个场子的。

  刚刚出去一会儿,回来诊堂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杨老直气得混身都在哆嗦,他指着王大力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砸我的场子?”

  “为什么要砸你的场子?这就要问问你的徒弟和你的孙女了。”王大力丢掉手中的香烟,用力的踩了几下,他站起来喝道:“如果五分钟之内,他们不回来,我拆了你八诊堂。”

  “你们……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我现在就报警。”杨老拿出手机就要拔打电话。

  “省省吧老头子,报警?我爸就是局里的。你试试有人出警不。”田飞不屑的哼了一声。

  “你爸是局里的,你就可以这样胡作非为?看来上一次我给你的教训太轻了啊。”随着冷冷的声音传来,林煜和杨欣妍走了过来。

  “爷爷,你没事吧。”杨欣妍着急的说。

  “没事,可这群混蛋把我的八诊堂弄成这样了,这口气不出,我咽不下去,我报警,我现在就报警。”杨开济怒道。

  “你这小子,终于敢出来了?妈的,我打听了这么久,才发现原来你们这对狗男女就是在老子罩的地盘上。今天也是冤家路窄。”王大力狞笑道。

  “你今天穿内裤了没有?”林煜突然问。

  “你……”王大力气得满脸通红,之前被林煜揍得在学校里脱光,只穿了内裤跑圈,可谓丢人不小,林煜再一次提起这件事情,让他几乎有暴走的冲动。

  “其实穿没穿都无所谓了,我保证,这一次绝对让你们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裸奔。”林煜冷笑道。

  “是吗?口气不小。我承认你能打,但双拳难敌四手,你是不是以为,我王大力的兄弟就这么点?”王大力冷笑一声,他拿出手机吼了一声:“兄弟们,出来亮亮相,让这小子看看我们有多少人。”

  随着他一声吼,又是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传来,又是黑压压的一群小混混们三三两两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架势看起来像是打群架,附近的行人大部分都远远的走开,就算是这里的商户也把门给闭上了。

  “怎么样?比人多,你比得我过们吗?小子,过来老老实实让我揍一顿,然后废掉你一条手一条腿,这件事情就算揭过,不然的话,那女人还有那老头也会跟着遭殃,我放火烧了这里。”王大力狞笑道。

  “你这个人,真的没意思的很。”林煜摇摇头道:“人再多又怎么样?草包还是草包,乌合之众还是乌合之众。”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来人,先废了这小子,还有,把这里一把火烧了。”王大力向前一指,一群小混混马上向前围来。

  林煜突然快速的向前掠行,然后以鬼魅一样的出现在王大力的跟前,右腿一脚踢出,王大力一声闷哼,跪倒在了地上。林煜顺势把他的双手别在身后,然后用一只手紧紧的把他制住。

  “你不是笨,你是傻逼一个,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还对我这么大意,你老师没教过你擒贼先擒王吗?”林煜淡淡的说。

  “大哥,你没事吧。”那群小混混见老大瞬间被擒,一时间有些傻眼了。

  “别管我,马上弄死这小子。”王大力喝道。

  “死鸭子嘴硬。”林煜冷哼了一扭,他抓着王大力的左手一扭,然后呈360度一个大旋转。

  王大力一声惨叫,他的左臂无力的捶了下来,同时左臂上一阵让人难以忍受的疼痛传了过来。

  这还不算完,林煜耐心的扯着他的右臂,把肘关节,手腕,甚至五根手指全部一一的卸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林煜微微一笑道:“人体共有七十八处关节,我的手法可以把你全身的关节全部扭脱落,然后再给你接上,反复几次以后你的关节就极容易脱落,以后你不要说砍人,就算是任何部位动一下就会脱臼。”

  “你放屁。”王大力尽管痛得混身直冒冷汗,但是他认为林煜在虚张声势,他大吼道:“还他妈的愣着干什么?给我砍死这丫的。”

  “上啊,救老大。”一名小头目挥动着手里的砍刀大吼道,一群人大呼小叫的冲了上来。

  林煜回头对杨欣妍两人喊道:“回屋躲着,这里交给我。”

  他说着一把提起王大力,双手一举就把他举了起来,把他当做档箭牌档在自己的前面,同时双手快速的舞动着,就象一个打杂耍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