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56章 出诊

上次的医院的事情顾正业一直耿耿于怀,今天逮到了个机会,还不好好羞辱林煜一顿?

  林煜眉头一皱,登时不悦了,顾正业很小性子啊,他这话是发泄上次医院事情的不满呢,这种人小性子的人,根本不配称为一个老中医。

  “顾老开的药,我猜的已经**不离十了。九叔的症状,是肝气郁结,是心病。顾老的药恐怕疗效不那么明显。”林煜淡淡的说。

  “你说什么?”顾正业脸色变了变,他见识过林煜的医术,一时间不由得停了手,没开完的方子再也写不下去了。

  “林煜,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有点小聪明,就可以不尊敬长辈了?”顾正业随即怒气冲冲的喝道。

  他之前在林煜手里栽了一个跟头,事后越想越丢面子,正在想着什么时候找回这个场子的时候,林煜却又来了,这让他如何不怒?

  “顾老,我只是就事论事。”林煜淡淡的说。

  “就事论事?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也敢到我顾正业眼前指指点点头?你是有点小手段,但我不相信,你的年纪能让你的经验比我还足。”顾正业冷笑道。

  “别的不敢说,单行医经验来说,你确实没我足。”林煜淡淡的说。

  他倒不是想让顾正业下不来台,只是这家伙有时候太喜欢倚老卖老了。林煜说的没错,顾正业的那点水平,在他眼里还真的不够他看。

  “年轻人,说话语气不小啊。”九叔颇感兴趣的看着林煜,他曾是江南地界地下的大佬,尽管现在老了,早已经金盆洗手了,但多年来养成的杀伐之气让他身上有股无形的杀气。

  这小子竟然不怯场,这让他颇感几分意外。

  “实话实说而已,顾老,你开的药方无非就是柴胡、当归白芍等药,功在疏肝解郁,健脾和营。我说的没错吧。”林煜淡淡的说。

  顾正业满腔怒气登时化为乌有,他有些无力的看着自己的方子,本想气势汹汹和林煜理论一番的脾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微微的叹息一声,把自己的药方扯成碎片丢到了垃圾桶,然后拱手道:“九叔……你的病,恕我无能为力,先告辞了。”

  他又不傻,林煜能把他的用药猜的一分不差,那说明林煜已经看透了九叔的这个病,他的药多半是没用了,在纠缠下去也是自取其辱。

  “有劳顾老了,送顾老出去。”九叔微微一愣,他不自由主的瞥了林煜一眼,对这个年轻人更加好奇了。

  “顾老,请。”江奇客客气气的把顾正业请了出去。

  顾正业离开以后,九叔站起身来,他一手把玩着那两颗玉珠,一边淡淡的说:“年轻人,你果然有几分真水平,不知道我这个病,到底是什么病。”

  “刚才顾老诊断出来的没错,九叔的病就是肝气郁结导致的。如果没错的话,九叔现在整晚睡不着,就算服用了安眠药强行入睡,也是梦境连篇,所以现在九叔的精神极不好,长此下去,身体会垮掉的。”

  “你说的不错,病因是什么呢?”九叔一边说一边转着手中的两颗珠子。

  “是心病。”林煜说。

  “是什么心病,因何而起?”九叔盯着林煜,有些咄咄逼人的问道。

  “九叔梦境中所梦到的,便是起因。”林煜毫不示弱的盯了回去。

  九爷手中的玉珠一停,他的双眼中骤然现出杀机。

  一边的李相和心里咯噔一下,心中暗暗叫苦。林煜还是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九叔的表情有些不一样,恐怕心里已经生气了。

  “年轻人,你知道的似乎有些太多了。”九叔眯着眼睛道。

  “我是医生,知道的多一些又有何妨?倒是九叔的病,用药石恐怕无法治疗。”林煜说。

  九叔盯着林煜看了一会,目光才缓和了下来,他淡淡的说:“既然是病,用药无法治,那该如何去治?”

  “心病还需心药医。”林煜迎上他的目光道:“九叔该去祭拜祭拜这些年死在道上的兄弟了。”

  “混账……”九叔突然勃然大怒,他双手玉珠紧紧握在手中,瞪着双眼道:“我九叔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年轻人在这里指手划脚了?”

  九叔曾是一方大佬,这一怒,一身杀气毫不掩饰,门口呼拉拉的闯进来了一群保镖,这些保镖手里拿着枪,指向两个人。

  尽管早已经洗白,九叔名下有着不少的公司,但他那身杀气还是让他显得霸气外露。

  “义父,你一句话,我马上让他沉到海里去。”江奇死死的盯着林煜。

  “九叔,林煜太年轻了,他不懂事,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大不了我带他走就是了。”李相和战战兢兢的说,他怎么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九叔这些年已经洗白了,打打杀杀的事情已经是过去了。您这些年建的希望小学和孤儿院的捐款是一个天文数字。我个人觉得,你在赎罪,如果你把我沉海了,你这么多年维持的慈善家形象,可就荡然无存了。”林煜丝毫不感觉到害怕。

  九叔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异然,他凌厉的目光渐渐的变得缓和了下来,良久,他方才挥挥手道:“罢了,让他走吧。”

  “两位,请吧。”江奇神色不善的走上前。

  “一味想解脱,却不去赎罪,试问,又如何解脱的了?”林煜有意无意的说出这句话,转身就走。

  “站住。”刚刚坐下的九叔突然又站了起来。

  江奇上前拦住两人,李相和苦笑不已。他真后悔今天带林煜来这里了,这年轻人真的是不知者无畏啊。

  九叔的神色复杂,良久,他才一拱手道:“还请小兄弟,赐下良方。”

  “良方我已经说了,九叔曾经是一方大佬,但这个位置,是怎么来的九叔最清楚不过。祭拜一下死去的兄弟吧,让他们早日安息。”林煜淡淡的说。

  “多谢指点。”九叔一拱手道:“江奇,付重金为诊费,如果我的病有起色,另会重谢。”

  走出别墅的时候,李相和已经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心有余悸的说:“林先生,你刚才做法太欠妥当了,你知道那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我了解过江南的一切,这位九叔原先是道上的人,但近年来漂白了。不仅漂白,而且还得了一个慈善家的名声。”林煜说。

  李相抹抹脑门上的汗,有些无奈的说:“那他的病?”

  “完全是心病,按照我的说法去做,一定有效。”林煜说。

  两人殊不知走了之后,九叔便来到了山顶上,在这里有一坐祠堂。

  这坐祠堂早就存在了,上面供的都是这些随他打天下不幸夭折的兄弟们,自从这坐祠堂建起以后,他从来没有到过这里看一眼。

  九叔点上香,然后对着祠堂供奉的这百十号人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响头。

  他的神色有些萧索:“你们都走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你们的去世成就了我陈九,但若能重新在来一次,我绝对不会带着兄弟们走这一条路,因为这条路是条不归路。”

  江奇在一边默默的站着,听着义父絮絮叨叨的和自己的兄弟们叙述着这些年事发生的事情们,他才发现,原来杀伐果断的父亲,内心竟然是这么的痛苦。

  他的这些兄弟们死后,他甚至不敢来看一眼,林煜说中了他的心事。他今天的位置,是以踩着无数兄弟的尸体爬上来的。

  但是年纪越大,他就越感觉愧对那些兄弟们久而久之竟然生成了心病。

  在这里诉了半天的苦,九叔只感觉混身轻松,站起来缓缓的走出去。

  江奇见他刚才情绪有异常,连忙跟了出去,却发现他已经坐在祠堂外的一张躺椅上,闭上了双眼。

  江奇走近一看,却见他已经打起了细微的鼾声,就在这片刻的功夫,他竟然已经入着了。

  要知道从他得了失眠症开始,就从来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一天,平时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现在大白天的竟然说睡就睡,看来他的病,真的是好了。

  惊心于林煜医术的同时,江奇找人为九叔盖上毯子。

  李相和送林煜回到八诊堂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的有些擦黑了。

  一般来说晚上几乎没人看病,所以店里的伙计和护士们都早早的下班了,看到林煜回来。杨开济热心的招呼道:“林煜,吃饭了没有呢。”

  “没呢,刚从郊外回来。”林煜笑道。

  “那行啊,妍妍,今天别自己做饭了,我去老朋友那里看看,你和林煜四处走走,然后吃吃饭,看看电影在回来,放松放松,别成天呆在家里。”杨开济说。

  林煜愣了愣,杨老这是嘛意思,吃吃饭,看看电影?这不是小情侣之间的事情嘛?自己和杨欣妍关系有到这一层吗?你干嘛不说看完电影后在开开房呢。

  “跟他?爷爷,你省了吧。”杨欣妍夸张的翻着白眼道“我怕我到时候吃饭都没胃口了。”

  “那行,今天隔壁的黄嫂给你介绍了个男的,你今天晚上相亲去吧。”

  杨开济一句话让杨欣妍彻底的暴走了,她怒气冲冲的说:“坚决不去,我现在还没到嫁人的年龄。”

  “眼看都快二十五的人了,你还说你没到嫁人的年龄?”杨开济不悦的说“你爸妈平时工作忙,没时间管你,所以我的话就是你爸妈的话,要么你跟林煜一起去吃饭,要么你去相亲,二选一。”

  尽管杨欣妍气乎乎的,但是杨老的话她还是不得不尊从,就算是感觉林煜在讨厌,也总比应付相亲那场合要轻松的多,相亲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