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51章 为什么走了?

一下午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林煜吃饭的时候,刘向明电话才急吼吼的打来了。

  “小煜,你在哪里呢?”刘向明着急的说。

  “刘叔,我正打算一会儿过去跟你说呢,我不想呆在医院了。”林煜说。

  “不想呆在这里了?这里不好吗?院长很看好你,过段时间打算给你转正,你怎么说走就走了,是不是有其他的原因?”刘向明不解的说。

  “没有其他的原因,就是觉得我不太适合那里,刘叔,谢谢你这些天对我的照顾,但是我真的不合适呆在医院了。”林煜淡淡的说。

  “你不去医院去哪里?你只会看病啊,你的医术很好,只要能熬些年,成就一定不会差的。”刘向明有些无语的说。

  “谢谢刘叔了,可是我真的不适合那里,回头我去拜访师兄。”林煜说。

  劝了林煜一阵,看他的态度比较坚决,刘向明只得叹气道:“那好,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我也不勉强你。如果以后想回来随时对我说。”

  “谢谢刘叔了,我如果要回去,一定会去找你的。”林煜心头一热,刘向明对他还是不错的,可能是因为刘鸿远的缘故吧。不过医院那地方自己是不会再去了,太让人失望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林煜一大早起来,摆下同样一个姿势,吸取天地初生那一瞬间的灵气,杨开济也习惯早起打打太极拳,五禽戏一类的东西。

  “爷爷,吃早餐了。”两人都收起姿势的时候,杨欣妍准时出现。

  “哦,好好。”杨开济点点头道。

  早餐是杨欣妍做的,本来杨开济是世代中医传承的世家,世代学医。只是到了儿子这一代却断了传承了,杨欣妍的父亲和母亲一直在外地做生意,常年不回家,所以她很早就会做饭。

  早餐是牛奶、面包和煎蛋,杨欣妍一向不吃早餐,但是今天她却破天荒的坐到了餐桌前。

  这让杨开济感觉到很意外,自己的孙女什么时候转性子了?要知道他以前每天都要对她不吃早餐的危害的,但貌似没有一次成功过,这次是怎么了?

  “多吃煎个蛋吧。”林煜笑嘻嘻的说。

  “不吃,吃多了消化不良。”杨欣妍撇撇嘴说。

  “胡扯……按照西医的说发那是什么都不能吃的,每样东西都有危害,那人岂不是要饿死了。”林煜不屑的说,对于西医的营养学,他一向是不屑的。那些东西就是伪科学,哪有中医养生方法实在?

  “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杨欣妍瞪了林煜一眼。

  林煜讪讪的不说话了,他埋头灌了下一杯牛奶,然后一抹嘴道:“杨老,江南大学在什么地方?”

  “你去江南大学做什么?”杨欣妍有些意外的问道。

  “读书。”林煜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读书?你在开什么玩笑,你不是医专毕业了吗?”杨欣妍问。

  “我报了成人本科,今天是礼拜天,每逢周二三五下午和这礼拜天全天,我都要去那里进修。”林煜一本正经的说。

  “你确定你不是去那里泡妹子的?江南大学,可是出了名的妹子多。”杨欣妍不屑的说。

  “我是个正经人。”林煜苦笑道。

  “除非母猪都会上树。”杨欣妍不屑的说了一句,然后咬着一块面包,拎起自己的包包就离开了。

  “妍妍,小林刚好和你顺路,他不知道地方你开着车呢。”杨开济叫了一声。

  但是杨欣妍已经走远了,杨开济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孙女从小被他惯坏了,有时候就是这么清高。他只得拿出一张江南的地图,告诉林煜江南大学怎么走。

  林煜跑去挤上了公交车,尽管现在算是有钱人了,银行里有几百万存款,但他貌似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换了别人,肯定跑去打的了。

  所幸今天是礼拜天,一大早公交车上并没有平时人山人海的样子,林煜坐在靠窗的坐位上,一边欣赏江南的美景,一边向江南大学赶去。

  江南自古富庶,所以有旅游天堂之称,只是林煜还没有机会去四处看一看,恩,等自己的身体好了,就四处旅游旅游,不仅仅是江南。偏远的藏地,以及内蒙大草原都是没有去过的。

  八诊堂所在的地方距离江南大学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正在林煜看着窗外的景物时,只觉得入鼻一阵幽香。

  这香味有些熟悉,林煜的目光马上被吸引了过来。

  由于修行太玄心经的缘故,所以他的鼻子比一般人要灵敏,记性也好。这股幽香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有些特殊体质的人自身带来的幽香,香味很淡,但很扑鼻。

  抬头看时,他不由得怔住了,只见一张熟悉的面容正向他走来。

  这张脸微显苍白,但却掩饰不了她自身的那种清丽脱俗,她就好像是画中走出的人一样,这女孩赫然是自己在火车贵宾包厢里遇到的那个生病的女孩。

  林煜不知道她叫什么,但自从当天第一次见面,这张脸庞就深深的印在他的心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在次见到她。

  女孩正是他在火车上见过的陈筠竹,她手里抱着几本书,坐到了林煜前面的那排坐位上。

  林煜愣了,这女孩走路极其文静,而且脸上天然带着笑意。每一个举止都透露出良好的素养,在加上当天在火车上她有自己的包厢,有自己的保镖。应该是个有钱人,可为什么她也会来挤公交车?

  感受着这女孩身上的气息,林煜不由得暗自点头,她的身体很好。当天自己给的药效果应该不错。

  就在这个时候,女孩突然转身问道:“你认识我?”

  林煜不由得愣住了,他下意识的一点头,但随即又摇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我感觉得到,你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陈筠竹秀眉微皱,她的声音很柔,她给人的感觉是很淡然出尘,这份淡然不属于她这个年纪。

  “我们在火车上见过,那时候你生病昏迷。所以我认识你,但你不认识我。”林煜说。

  “也就是说,当天施药救我的人,是你?”陈筠竹微微讶然。

  “药是我的,但救你的人应该是你的管家。”林煜笑了笑。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陈筠竹点点头,她淡然一笑,伸出右手道“我叫陈筠竹。”

  “林煜。”林煜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触摸到她的小手时,林煜眉头微微一皱,陈筠竹的手微微有些冰凉。这可能是她体质的缘故,也许跟她的隐疾有关。

  “你的表情不对,双眼瞳孔微大,然后面部表情迟疑,我的手有什么问题吗?”陈筠竹问。

  “呃……”林煜大眼一睁,自己瞬间的心理变化都逃不出这个女孩的眼睛,她的第六感难道真的强到这种地步?

  “我最近在选修心理学。”陈筠竹微微一笑。

  “难怪。”林煜摇摇头道:“没什么,你很好。”但是他随即又问道:“看你的举止,不应该像是常年挤公交车的人。”

  “我现在还是学生,做学生就该有做学生的样子。”陈筠竹说。

  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的时候,车终于到站了,林煜和陈筠竹一前一后的走下了车。

  “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吗?”陈筠竹惊讶的问。

  林煜点点头,但随即他又连忙摇摇头。

  “你老是这样回答,让我有些捉摸不透啊。”陈筠竹不解的问。

  “我不是学生,我来这里是读成人本科的,不是每天都有课的。”林煜笑道。

  “原来这样,我来这里也是选修,我们算是同学。如果有缘份再见到的话,我请你吃饭。”陈筠竹微微一笑,她转身离开。

  看着她娓娓离开的背景,林煜一时间看呆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女孩有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

  江南大学是江南全省最好的一家大学,这所大学的名次仅次于帝都那几所顶级大学。

  第一次来到这种档次的学府,看着这里沉稳大气的建筑,林煜竟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容的走入了学校门口。

  这里的成人本科不比其他地方的成人本科,这里的毕业证直接由江南大学颁布,等于说和这里的学生一样的待遇,当然这不是所有人都能读得了的。如果不是之前医院的安排,林煜恐怕也难踏足到这个学校读书。因为这里的成人本科数量有限,仅仅只有一个班,它等同于一个年级。

  领了教科书,找到了成人本科专用的班级,林煜走了进去。

  他来的比较早,教室里稀稀落落的只有几个人。林煜随意找到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他刚刚坐下,旁边有一个二十出头的人连忙说“同学,你新来的吧。”

  “对,我是新来的,以后多多指教。”林煜笑道。

  “呵呵,我来了一个礼拜了,我叫杨博,你呢?”这人是一个自来熟的人,很快能和生人打成一片。

  “我叫林煜。”

  “在哪里高就呢?”杨博问道。

  “我是医生。”林煜道。

  “医学?医专毕业的吧,因为来这里读成人本科的,都是急着要学历的。”杨博笑嘻嘻的问,这话虽然有点让人不自在,但是说的倒是实话。

  “是啊,混学历的。”林煜微微一笑。

  在和杨博的聊天中,林煜了解到他们这个成人本科班是管理学的专业。只是成人本科就读时间短,这里是把很多课程都缩减到了一年。到时候能不能考过,就要看你的关系硬不硬了,谁也不是天才,不可能一年把好几年的课都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