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49章 你这是在践踏自己的尊严

“你这样,不仅仅是在践踏你自己的尊严,你是在践踏你父母的尊严。你的家庭现在是比较苦,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没有过不去的坎,你清楚吗?”

  余妍流着泪点点头,她突然很后悔,她后悔自己走上了这条路。如果今天不是林煜,她可能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明白就好。”林煜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的钱是他上一次在江南会所看的那幅真迹上赚来的,他感觉自己花不了那么多,就存了四百多万,这张银行卡里只有十几万留做零花。

  “你要做什么?”余妍神色一滞。

  “这张银行卡里应该还有十五万,你拿着吧,应该能缓解你的困境。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我不要求你什么,我只希望你以后堂堂正正的做人,用自己的实力往上爬。”

  “你为什么要帮我?”余妍冷冷的说。

  “因为我对你的印象很好,我觉得你是位纯真的女孩,我希望你能保持这份纯真。而且我觉得医生这行业是很神圣的职业,在医院里面不应该有阴谋,不应该有这种肮脏的交易。”林煜淡淡的说。

  余妍怔住了,当林煜拿出银行卡的时候,她认为这同样是一场交易,她甚至认为林煜是个伪君子。

  满口的仁义道德,而自己却是一个禽兽,但是林煜的话让她惊呆了。

  “你有什么条件……可以说。”余妍依然不敢相信林煜这样没有一点目的。

  “唯一的条件,就是你以后要做一个有良知的医生。你要为自己的患者负责,你为患者开的每一种药都是患者真正能用得到的。”林煜道。

  “就这些?”余妍问道。

  “就这些……”林煜淡淡的说“我要钱没有什么用,所以这钱你也不用还我。这是给你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你好自为之。”

  林煜说完便转身离开,留下一脸发呆的余妍。

  “林煜……谢谢你。”余妍缓缓的蹲了下去,她捂着脸失声痛哭。

  或许林煜不知道,他这一次举动却成就了一位名医。在十几年后,余妍凭借自己的努力在医学界闯出一番名堂,当有人问她为什么这么努力的时候,她只是笑着告诉别人“因为我走过弯路,而我遇到了一位好人,他给了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些都是后话,与本书无关。

  走出办公室门以后,林煜心绪重重,他莫名其妙的烦闷,今天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对医院这个地方失望透顶了。

  他身具鬼谷医术传承,接受的也是华夏古代传统思想。

  他师父教导他,做为医者,应该一心一意为他人付出,不能有计较之心。这样才能成就大德医者。

  在他的意识里,所有的医生都应该是这样的,医院也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这里的一切让他很失望。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可这里面却充斥着铜臭,充满了勾心斗角和不择手段。这些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站在医院的正中心处,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医生护士,林煜拿出自己的实习医生工作证,直接丢进了垃圾桶,这里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

  看了一眼市中心医院金光闪闪的招牌,林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是时候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八诊堂

  林煜回去的时候是午后,八诊堂里只有杨开济一个人,伙计们都午休还没有来。

  看到林煜回来,杨开济颇感意外的问:“小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今天不用上班吗?”

  “不去了,以后我在这里跟杨老一起坐诊如何?”林煜微微一笑。

  “真的?”杨开济又惊又喜,他知道林煜医术不凡,如果他能留在这里最好,恩……最好再用自己的孙女拴住他。那样的话就不怕自己的八诊堂后继无人了。

  想到这里杨开济忍不住暗自窃喜。这真是老天开眼啊。

  看杨开济的表情有些异样,林煜感觉有些奇怪……怎么这表情越看越有些—猥琐呢?

  “当然是真的,不要工资,三餐管饱,晚上让我有地方住就行了。”林煜微微一笑,然后叹气道:“医院的条条框框太多了,而且那里让我感觉很失望。”

  “怎么失望了?”杨老笑道。

  “我师父说过,医生应该怀着一颗济世为怀的心,应该一心一意为病人。不应该有计较得失之心。但这些天我在医院遇到的种种让我很失望。”

  “说的好,医者不应该有计较得失之心。”杨开济点点头道:“我们中医讲究传统,我们应该一心一意的行医,但现在的医院呢?里面充满了权谋、勾心斗角。你我这种人,都不适合呆在里面。”

  杨老顿了一顿道:“小林,我开的这家八诊堂已经在江南立足几十年了,但我现在并不像其他的诊堂那样赚的盆满钵满。原因是什么你知道吗?”

  “原因就是杨老没有计较得失之心,杨老收费,恐怕是整个江南市最低的,每次的药费只赚一点。”林煜微微一笑道:“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甘心留在八诊堂的原因。”

  “哈哈,你果然是个明白人,你说的不错,我每个病人来收的费,只是勉强能保本。不过你要想进八诊堂,得通过我的考核才行。”

  杨开济只见识过林煜自救,并没有见到过他真正的医术到底是什么水平,所以他打算考考林煜。

  “那个是当然,我还有很多地方要跟杨老学习。”林煜微微一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他径自坐到诊桌前说:“医生,帮我看看吧,我这几天快被折磨死了。”

  “说说怎么回事吧。”杨开济一边说一边伸手为男人把脉。

  “我咳喘已经有十多天了,每天午后发热。在医院拍胸透诊断是‘渗出性胸膜炎’现在胸穿两次了,依然不见好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病人讲述完,杨开济也把完了脉,他心中已经有数,他一边开药方一边说:“小林,你也看看吧。”

  “好。”林煜点点头,他走上前去为病人号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