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46章 有问题,我负责

“赵医生……如果有问题,我负一切责任。”李叔咬咬牙,下定了决心。

  林煜取出金针走到了床边,他把那特制的针袋在床边铺开。鹤尾金针独特的工艺让许岚岚感觉十分新奇,她没接触过中医,但是她也知道针灸的针是什么样的,林煜针袋里的针不论长短,针尾都有一个振翅欲飞的灵鹤,这针是她第一次见到。

  林煜摒弃一切杂念,双手执针,快速的在病人身上刺下金针。

  他的动作极快,让人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如果不是林煜下针极准极稳,甚至都有人认为他是在拿着针在病人的身上乱扎乱刺。

  就好像是熟悉打字的人一样,下手敲击键盘的速度极快,这在一个电脑小白看来他就是在乱敲乱打。

  游龙八绝针法刚柔并济阴阳调和,病人现在的情况林煜了如指掌,并不是白血病又犯了,而是心脏方面出现的问题导致的。

  听李叔说,病人已经连续一星期高烧,而且伴有咯血,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

  身上淋巴的病变是高烧的原因,现在病人的身体微微显得有些臃肿,这就是淋巴肿大的缘故。

  十五分钟过后,林煜针袋里的金针全部用完,他刺下的针或深或浅,针尾摇摆不定,微微颤抖的针尾让室内的医生护士屏住呼吸,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

  “笑话,病重成这样,就算是大国手来了也不一定有好办法,如果真的扎几针就能把病治好,那还要西医什么用?”赵子阳冷笑道。

  林煜不语,他专注的样子让人非常着迷,病房里的几个小护士忍不住对他多看了几眼,那眼神看着有些眼热。

  终于,半个小时过去了。林煜开始收针,病人身上一百多根金针尽数收起。

  随着最后一根金针收起,病床上的病人手指一动,竟然真的清醒了过来。

  赵子阳傻了……一屋子的医生护士也傻了,李婶昨天晚上刚到医院的时候的情况他们很清楚,一条命几乎去了半条命了。不要说能醒过来,先说能不能吊着她的命让她不死就行了。

  可是林煜短短半个小时,在不用任何检查和化验的情况下。也没有用任何的进口药物和抗生素,竟然只凭几根小小的银针就能让病人醒来了。

  一时间,整个病房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林煜,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就连许岚岚也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之前只知道林煜医术高,但是她没有想到林煜的医术竟然高到这种地步。

  李婶的病她清楚,之前是白血病,移植骨髓后貌似不怎么成功。李叔一直在东奔西走的为她求医,这一次似乎是严重了。

  且不说她之前落下的病根,单是这一次得病,李婶的一条命去了大半条。她原本以为就算是治好了,以后也多半得在床上躺着过日子,可一眨眼,她竟然醒了。

  “老婆,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李叔激动的走上前,握着妻子的手。

  “啊,又进医院了?”李婶渐渐的清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熟悉的洁白,她闭上双眼,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都怪我……是我拖累了你,你不要管我了,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她清楚自己的病,这些年一直在跟医院打交道,丈夫的压力很大,她真想一死了之,可是想想女儿,想想坚持了这么久的丈夫,她又狠不下这个心。

  “李婶,站起来试试吧。”林煜上前说。

  “坐起来?你疯了吗?”赵子阳忍不住诽谤。

  这病人来的时候半死不活,身体极其虚弱,就算是治好,也得在医院休养大半年才有可能站起来,你只用一会儿功夫就能让人站起来?

  “这是?”李婶疑惑的看着林煜。

  “这是林煜,就是他把你救醒的,起来试试吧。”李步激动的说。

  “好,我试试。”李婶说着吃力的把双腿挪下床,李叔在一边扶着她。

  李婶尝试性的站了一下,但是感觉到双腿一软,她差点倒在地上,李叔连忙扶着她坐到床上。

  “不行,双腿感觉到无力。”李婶摇摇头道。

  一直提心吊胆的赵子阳松了一口气,他昨天对家属说过情况,说病人就算是好。恐怕也没办法站起来了,以后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而且他是这科室的主任,他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一干医生,如果这病人真的站起来,那简直就是**裸的打脸。

  松了一口气之后,他又有些鄙夷的说:“病人醒过来完全是巧合,你以为自己真的是神医,几针把病人扎活过来,还能让她下床走路?”

  “你了解情况不?她的淋巴病变,已经影响到双腿的神经,如果能站起来才怪了。”

  林煜扫了他一眼道:“你好像挺盼着病人站不起来,我能这样理解吗?”

  “你胡说。”赵子阳被说中了心事,他的脸涨的通红。

  “小煜啊,你婶她是怎么回事,赵医生昨天说她以后恐怕站不起来了,是这样吗?”李叔紧张的说。

  “不是,还有一点小问题。”林煜说着又取出了金针,在李婶的头部刺下了几处穴位,然后又取出一根长针,刺入她的百会穴。

  “站不起来是因为昨天她发高热冲到了脑部,所以她现在的情况是双腿跟不上大脑发出的指令,并不是双腿神经的问题。”林煜一边说一边刺下了针。

  “一派胡言。”赵子阳冷笑一声,他就不相信了,这病人真的能让他几根针刺几下就能站起来。

  但是他的嘴巴张开,就再也合不上了,随着林煜拔下针,李婶在床上稍稍活动了一下,踢了踢双腿,然后惊喜的说:“我感觉双腿有力气了。”

  “试试吧。”林煜微微一笑。

  李婶点点头,她缓缓的挪下了床,然后在李叔的搀扶下走出了第一步,第二步。紧接着李叔渐渐的松开了手。

  她一个人刚开始走路有些蹒跚,但随即她的脚步开始迈大,紧接着走路流利多了,尽管依然没法跟正常人比,但是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了,要知道在半个小时前,这病人还阉阉一息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