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43章 这次真是误会

林煜一惊,他没有进过杨欣妍的居所,根本不知道她房间的陈设,要死不死的,她的房间有些特殊,她的床竟然在阳台的窗口那边摆着。

  林煜从窗口翻进来,恰好落到了床上,他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跳到的地方是什么地方,他郁闷的发现自己闯祸了……

  下一秒……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声从杨欣妍的嘴里传了出来,随即这尖叫变得压抑,却是林煜及时的捂住了她的嘴。

  林煜苦笑不已,这误会算是彻底的闹大了,他正想着如何从窗口跳下去脱身时,床头的台灯亮了,杨欣妍吃惊愤怒的表情映在了灯光下。

  得了……这一次就算是跳到了黄河也洗不清了,林煜拼命的思索自己怎么解释,但貌似这真的没办法解释。

  你说你一个男人,半夜三更的潜入别人女孩家的闺房,然后翻身跑到人家的床上,你还解释什么?你还有必要解释吗?

  “我说……这一次又是一个误会,你相信吗?”林煜苦笑不堪,他对着目光几乎能杀人的杨欣妍苦笑道。

  杨欣妍一言不发,她只是睁着几乎能将人碎尸万断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林煜,那目光恨不得把林煜圈圈叉叉以后在大卸八块。

  “你……你怎么不说话啊,你不会真的把我当成色狼了吧,我说了,这是个误会。”林煜见她不说话,心里有些发毛,他现在有些六神无主,完全忽略了自己做的都是什么事情……大半夜的……你翻墙进来跑到人家床上,你说人家会怎么想?

  “松手……滚下去。”杨欣妍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林煜连忙松手,他一边道歉一边退下去,而且还下意识的把放在床头上的一把修花用的剪刀给顺走,为的就是防止这个女人突然暴起。

  可话说这个女人在床头放一把剪刀做什么用的?难道就是为了防自己的?

  退到门口,林煜转身打开她的门,一溜烟似的蹿到了客厅时去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狠狠的瞄了一眼她穿着淡粉丝质睡衣的玉体。

  在客厅里坐下,林煜惴惴不安的等着。

  好不容易杨欣妍从卧室里走了出去,已经穿上一件保守的睡衣,径直走到了林煜的房间里。

  林煜愣了,这女人干什么?难道刚才自己无意间让她喜欢上自己了?啊,那可怎么办,自己还有六浮绝脉呢,不能这样啊……可这怎么拒绝好呢?

  正在林煜胡思乱想的时候,杨欣妍走了出来,就在这片刻,她把林煜所有的东西都包在一张床单里,打成一个包裹,然后重重的丢到了客厅。

  之后她又回去扫荡,把林煜所有遗漏的东西全部甩了出来,冷冷的指着门口,吐出一个字“滚……”

  “我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解释呢?这一次完全是意外。”林煜有些尴尬的说,这女人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你还解释什么?要不我现在报警你去警察局里解释?”杨欣妍怒气冲冲的说。

  她简直没有见过这么无耻变态下流的人。半夜三更闯到人家的闺房去,竟然还口口声声的说是意外,那是不是我拿把剪刀把你咔嚓了,也能说成意外?

  “我今天下班的时间比较晚,回来的时候你把门给反锁了,我打不开门。”林煜说。

  “那你就不能打电话吗?”杨欣妍怒道。

  “你的手机关机了。”林煜说。

  杨欣妍愣了愣,貌似是有这回事,她休息的时候习惯把手机给关了。

  “那你就不能从别的地方进?为什么一定要从人的房间这里爬?”杨欣妍又怒道。

  “那是因为你们家的院墙上全是仙人掌。”林煜委屈的说,这能怪他吗?他原本一个见义勇为的五好青年,现在都成什么了?采花大盗?

  “那……你干嘛要跑到我床上动手动脚的?”杨欣妍涨红着脸问。

  “大姐……我没进过你的闺房,我怎么知道你的床在那里摆着呢?”林煜哭笑不得的说,这一切都是巧合,但要是说出去,别人肯定都不信,这也太巧了点吧。

  “我不管,总之你马上滚,自己找地方住去。”杨欣妍怒道。

  “我不走……我没钱。”林煜违心的说。

  他倒不是没钱,今天在江南会所古画得来的五百万现在还在他银行卡里存着呢,他现在是百万富翁了。

  但是从小过惯清贫日子的他还是没办法把自己的身份转变过来,因为喝惯了清粥的人突然去吃大鱼大肉会不习惯的。

  再说了,这地方环境好,地方大。而且还能免费住。更重要的是……还有美女同居,恩,尽管这女人对自己意见挺大的,但毕竟也是美女啊,看着多好多养眼。傻瓜才不在这里住呢。

  “你……你还是男人吗?”杨欣妍快被这货气晕了,他就一幅死皮赖脸的在这里不走,她还真的没有一点办法。

  “我当然是男人……你前天晚上看到过,今天晚上接触过。”林煜小心翼翼的说。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杨欣妍瞬间又暴怒了,她抄起地上一切能拿起的东西,就要找林煜去拼命。

  “喂……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是女人,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不要得寸进尺……”林煜一边躲一边大叫。

  半个小时以后,林煜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赔着笑。他面不红气不喘的,但是杨欣妍却累的香汗淋淋的。

  这货不是有病吗?他前天晚上不是半死不活的,爷爷还称这种病叫什么……六浮绝脉吗?可他的体质怎么能这么好,像头牛一样,折腾了这么久自己累成这样了,他还没有一点反应?他还是人吗?

  “真的对不起,但是今天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林煜赔笑道。

  就在杨欣妍想骂他个狗头淋血时,突然觉得自己小腹一阵剧痛,她脸色一变,然后捂着小腹,弯着腰缩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