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39章 这就是一个坑

“这才对嘛,这是合同,我已经弄好了,签上你的名字,以后你们就彻底的和许家没有关系了,以后生活逍遥快乐,多好。”许褚微微一笑,这是他早就已经预料到的结局。

  他从手提包里抽出两份合同,摆到了许岚岚的跟前。

  许岚岚现在有些心力交瘁,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也不看那合同一眼,拿起手中的笔就要签下自己的名字。

  “岚姐,你做事太马虎了,这合同你怎么能不看看呢?”

  就在这个时候,林煜站起来抽走她手中的笔,然后拿走了她手中的合同。

  “你是什么人?”许褚正在欣喜,只要这名字一签,以后那笔不算小的股份就是他的了,拿这股份可以和家族的竞争势力抗衡了。

  可没有想到半路里杀出一个程咬金来。

  林煜没有说话,他拿过合同翻了几下,然后斜着眼睛说:“这就是你的诚意?”

  “岚姐是甲方,你是乙方?合同上标注,你现在以每股一百万收购岚姐手中许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现在许氏的股份就值这个价?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怎么,一百万一股还少吗?你不要多管闲事。”许褚眉毛一挑。

  “行啊,你的股份卖了吧,许氏集团的,我给你两百万一股。”林煜冷笑了一声,现在许氏集团的估价极高,每一股至少是这个数的三倍,这货真的是狮子大开口啊。

  “林煜……算了吧,我妈的病……”许岚岚欲言又止。

  她母亲的病不能耽搁,不管怎么说,有了这笔钱,以后自己就不会那么辛苦,母亲也会得救……只是父亲临终前的遗愿,她要辜负了。

  “岚姐,你没看吗?合同上另外标注。相关款项将会在半月内汇到甲方指定账户,但若有地震、火山喷发、海啸等不可抗力因素,将会无限期推迟拔款。”林煜指着合同上其中一条道。

  “所有的合同上都有这一条好吗?你不要没事找事。”许褚喝道。

  “对,这一条只是象征性的,但是下一条呢?”林煜指着另外一条念道:“综二十六条所述,地球任何一个地方发生地震、火山喷发、海啸等自然灾害,都将一视同仁。”

  许岚岚一怔,她连忙拿起另外一份合同翻了几下,翻几页以后她的神色不由得大变。

  正如林煜刚才念的一样,这合同就是一个坑,过去几个月里,全世界地震有中止过吗?如果刚才签了这合同,真的是诉苦都没有地方诉。

  “混蛋……”许岚岚扯着手中的合同撕成碎片,重重的甩到了许褚的脸上,她怒道:“许褚,马上滚。”

  她早该对许褚父子有防备的,这对父子向来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他们就是想一点代价也不付出就把股份要走。

  “许岚岚,你真的不顾你妈的死活了吗?”见计谋被识破,许褚索性也撕破了脸,他冷笑道:“你是医生,你妈停药的后果你也清楚,这样,我可以给你五百万,你把股份给我……”

  “我就算是穷死,苦死,也不会再和你打一点交道,许褚,你和你爸还要脸吗?”许岚岚冷冷的说。

  “你不要不识抬举,你特妈的以为你爸还活着,你以为还有人男人罩着你?弄不来钱,你去卖吧……”许褚大怒,他指着许岚岚骂道。

  可就在这时候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轻轻的一拉一扯。

  咔嚓一声,许褚右手的手腕被人折断,他一声惨叫,后跌了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手腕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大声惨叫了起来。

  却是林煜在也看不惯这货,含怒出手了。

  林煜淡淡的说:“不好意思,我看你不爽了。谁说岚姐没男人罩?我不是男人吗?”

  “你是谁,你特妈的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许褚脑门上冷汗淋淋,手腕钻心的疼痛让他痛不欲生。

  “你是人渣。”林煜笑了笑。

  “许岚岚,你特妈的太不识抬举了,你真的以为这个杂种能对我怎么样?老子现在就找人来弄死他,然后卖你坐台去。”许褚脸色狰狞的吼道,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你很欠抽啊。”林煜冷笑一声,他一把提起许褚,径直走到了窗口,“现在向岚姐道歉,不然的话我把你丢下去。”

  “你敢,特妈的一个被挤出家门的贱人,也配我给她道歉?有种你就把我丢下去。”许褚吼道,他觉得林煜是在虚张声势,他是谁?许家的人,一个小破医生也敢跟他叫板?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啊。”林煜想都不想,右手一松……许褚一百五十斤的身躯就从窗口惨叫着跌落了下去。

  片刻以后……楼下传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林煜,这是我的事,你干嘛要给自己惹麻烦?”许岚岚眼眶微红,虽然刚才很解气,但林煜的做法太偏激了。

  “诊室是在二楼,就算是丢下去也不会出人命的。在说,这家伙竟然敢说岚姐没男人罩,以后我就做你男人,我看谁敢欺负你。”林煜微微一笑,然后说“下去看看吧。”

  许岚岚看着林煜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以后我就做你男人,看谁敢欺负你?”这句话让她的心在这一瞬间融化了,她突然觉得这个比她小几岁的男人现在成了她的主心骨,她有种直觉,他真的会为自己遮风档雨,让自己不受欺负。

  林煜走到楼下的时候,下面已经围了一群人。

  刚才谁也没有看清楚许褚是怎么掉下来的,现在的许褚脸色铁青,唇部发白,躺在地上不时的抽搐着。

  二楼虽然不致命,但是也足以能摔得他七荤八素的,他感觉自己身上的骨头全断了。

  正当许褚抽搐着左手想求救时,林煜匆匆的赶了下来。他分开人了人群匆匆的赶上前来。

  “不好意思,我们是精神科的。这病人有抑郁症,我们正在对他进行心理干预,可一不留神他就跳下来了。是我们的错,是我失职。”林煜一边道歉一边跑过来,一把扯住许褚的领子,头也不回的把他扯到二楼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