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38章 你来干什么?

“许褚,你来干什么?”许岚岚冷冷的说。

  “我来看看你,毕竟我是你堂哥嘛。”许褚笑了笑,他坐到了诊桌前。

  林煜有些奇怪,这是许岚岚的堂哥?关系应该挺近的吧,但看许岚岚的表情,似乎是非常厌恶这个人。

  “你什么时候安过好心?”许岚岚冷冷的说。

  “岚岚,我爸和你父亲是亲兄弟,在许家,我们算是最亲的吧。”许褚也并不生气,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在许家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我和母亲现在已经搬出去住了,你们许家的事情我们也不想掺合,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在来找我。”许岚岚冷冷的说。

  “三叔过世,大家谁都难过,但你们母女搬出许家,这件事情做的也太偏激了。没有人要赶你们出去,你们还是许家的人。”许褚说。

  许岚岚的头偏到一边一言不发。

  林煜微微一愣,他不太了解许岚岚的家庭,没有想到她是单亲家庭。看眼前的这个名叫许褚的衣着不凡,由此可见她以前的家庭不是小门小户。

  沉默了片刻,许岚岚冷冷的说:“有屁就放,如果我和我妈不搬出去,我们早就被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人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好,我就直说了吧。”许褚站起来道:“我爸和大伯之间在争夺许氏集团控股权,三叔离世时候留给你们母女的股份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所以我需要这些股份。你放心,我会按照规矩来的,该给你们母女的一分钱也不会少。”

  许氏集团?林煜愣住了,江南四大世家的排名依次是‘陈、许、李、张’许家的许氏集团是排行第二,仅次于陈家的陈氏。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许岚岚竟然是许家的人,那么问题来了,她是许家的人,而且还是嫡系。许家拥资亿万,她为什么要来医院做一名普通的医生?

  “休想。”许岚岚想都没想就吐出了这两个字。

  “岚岚,我爸对你还有你妈怎么样,你心里清楚,三叔不在世,我们才是最亲的,你难道希望大伯他们一家控股许氏?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许褚站起来道。

  “你们和大伯家的股份相当,他们想绝对控股也没那么容易。你来找我,无非就是觊觎我爸留给我在许氏的股份,但我可以告诉你,这是我爸留给我的,谁也别想夺走。”许岚岚斩钉截铁的说。

  “你还是太偏激了点,岚岚,股份虽然在你手里,但这些年来那些人明里欺负你们母女,你这些年虽然有股份,但是你拿到什么钱了吗?”许褚苦口婆心的说“与其那样,你不如卖给我,然后你们母女拿着这笔钱,一辈子吃喝不愁。”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拿许家一分钱,所以你们许家这些年来私吞股份分红我都没有计较,但这些股份是我爸的,谁也休想拿走。我爸临终前交待过,这是他的心血,所以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许岚岚冷冷的说。

  “何必呢岚岚?你做医生,一个月能有多少钱?三婶的病你不管了吗?你看你们现在住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啊,破破烂烂的。大伯他们现在是在许家势力最大,明里欺负你们母女,你就这样甘心?你没有必要跟钱过不去。”许褚说。

  “一丘之貉,大伯家不仁,你们父子难道就厚道了?别忘了,当初我爸离世时,是二伯,也就是你父亲第一个跳出来抢夺股份的,别给我打亲情牌,因为你不配。”许岚岚冷冷的说。

  “岚岚,你不要逼我用上手段。”许褚的脸渐渐的沉了下来。

  “有什么手段用上来吧。”许岚岚寒声道。

  “你妈现在是肺部病变,已经晚期了。你现在要让她去住院,里面的一颗药都是天价,我想现在你应该承受不起吧。”许褚冷笑了一声。

  “你想干什么?”许岚岚猛的站了起来。

  “你现在给你妈用的,是从印地走私过来的药品,和国内医院的药效果是一样,但价格却便宜了近万元,如果说……我断了你买药的途径,会发生什么事情?”许褚冷冷的说。

  “你敢,许褚。”许岚岚厉声道“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为难我妈,股份在我手里,跟她没关系。”

  “可是你不配合啊,不妨告诉你,负责你那种药走私的人已经被我买通了,以后他不会卖药给你的,你妈在等药吧。你看这批次的药他还卖给你不?”许褚点上一根烟,淡然的说。

  许岚岚的脸色变了变,急急忙忙的拿出手机,拔通了一个号码,然后镇定下来问道:“李叔,我妈的药到了没?上一次我买的药已经快用完了。”

  “岚岚啊,实在是不好意思,现在边境那里卡的紧,这种药不好弄进来。这一次恐怕不好办了,我手里也没有了。”对方答道。

  “李叔,我求你帮帮忙吧,我妈的药不能断的。”许岚岚心中一沉。

  “这个我也没有办法啊,回头我在想想办法吧。”对方说完就直接掐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另外一边的盲音,许岚岚失神的放下了手机,她清楚这一定是许褚动的手脚。

  母亲肺部癌变,现在一直用那种药控制着,国内这种药每一盒都要上万,一盒连三天都支持不了。所以她只有另觅途径,从印地进口这种仿制的抗癌药。

  这种仿制的药效果差不多,但一盒只有几百元。她和母亲搬出来以后生活一直拮据,如果走私的药用不了……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怎么样?确定了吗?”许褚站起来悠然的说:“你不妨考虑考虑我的话,如果说卖了你的股份,我出钱给三婶治病,而且会给你们一笔钱。如果你不配合,那不好意思,三婶只好断药了。”

  “你也不要想着另找途径去买,许家的势力你清楚,一有风吹草动,我马上会得到消息。在三婶的命和一些没用的股份之间,你选择一个吧。”

  许岚岚的脸色苍白,手中的手机无力的掉落在地,自己跌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良久才说:“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