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37章 你就帮我按按嘛

“那你就帮我按按嘛。”夏清雪瞟了林煜一眼,把自己身上的毯子掀开,她穿了一条短裙,毯子一掀开,两条修长、白嫩、纤细的双腿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林煜的眼前。

  林煜感觉胸口一抽,呼吸马上有些困难了。

  这双腿……太完美了,纤细、洁白,白嫩的肌肤让人感觉她的骨头一定是软的。

  “我……真的可以吗?”这一刻,林煜闷骚的本性暴露无遗。

  “咯咯,当然可以喽,小弟弟害羞了?”夏清雪大笑,她是第一次见到林煜这样看着很清纯,但实质上很闷骚的小男人。

  林煜吞了吞口水,收好金针,定了定神走上前去,一屁股坐到柔软的床上。

  这情景让人有些想入非非,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单独一张床上的两个人……**的处男和饥渴的少妇,仿佛一场激动正在悄悄上演。

  “你可不许不老实哦。”夏清雪一笑。

  “我是医生,医者父母心,在医生的眼里是没有男女性别之分的,你现在是我的病人。”林煜做出一幅正襟危坐的样子,说着把双手按在夏清雪雪白的小腿上。

  入手光滑,让二十年来因为六浮绝脉仍然保留着处男之身的林煜心中一阵激动,身上某种原始的兽性瞬间又涌了上来。

  “你好像不太不老实啊。”夏清雪盯着林煜。

  “哪有,我是医生,医生是不会对病人起坏心思的。”林煜仿佛象是受到了侮辱一般。

  “是吗?那你怎么不开始,手在乱摸什么?”夏清雪娇笑不已。

  “我……我是在找感觉。”林煜脸不红气不喘的扯了一句谎。开玩笑,堂堂鬼谷医门传人一尘道人的关门弟子,在中医造诣上已经是炉火纯清的他按个摩还要找感觉?让他师父一尘道人知道了,肯定会打死他的。

  “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站在我跟前的是色狼还是禽兽,我一眼就看出来。不过你貌似只是有点小闷骚,跟禽兽还搭不上边。”夏清雪咯咯一笑道:“但是我喜欢……开始吧,完事后想摸的话姐姐让你摸个够。”

  林煜面红耳赤,他现在才发现夏清雪是七窍之心,这种人天生心思透彻,能读懂人的心思。这就是现代人说的第六感很强的人,自己的小心思,是逃不过她那颗心的。

  他定了定神,摒弃了一切杂念,双手十指跳动,或按或敲,或捏或揉。

  “喔……好舒服。”夏清雪一声轻吟,她原本困乏的双腿在林煜的手下感觉非常舒服,一声声夺人心魄的吟声让林煜满头大汗……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她不知道自己的叫声对男人有多致命的杀伤力吗?

  好不容易,按摩完毕,林煜这才依依不舍的把自己的手从她的小腿上抽了回来。

  “夏总……可以了,你感觉还好吧?”

  “感觉……好爽。”夏清雪觉得自己的双腿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她返身走下床,来来回回的走了几步,只觉得走路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非常轻松。

  “那就好,刚才我针灸的时候已经祛除了扭结在你双腿经络中的寒气,以后你的腿再也不会抽筋了。”林煜笑道。

  “哈哈,这腿疾困扰我好多年了,谢谢你啦小弟弟。你真是我的恩人,你要我怎么报答你呢?”夏清雪一只手搭在林煜的肩膀上,“要不……姐姐以身相许吧。”

  林煜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诱惑,几乎要开口答应了。只是想想自己的六浮绝脉,林煜感觉到无比的蛋疼,不能破身……他现在不能破身啊……

  看林煜满脸通红,夏清雪咯咯一笑,然后松开了手道:“不逗你了小弟弟,非常感谢你治好我的顽疾。以后江南会所向你敞开大门,你随时过来,姐姐我就可以随时伺候你哦。”

  “空头支票一张。”林煜心里咬牙切齿的想到,这女人就不能来点实际的吗?说好了按摩腿后可以随便摸摸的嘛,现在装做忘记了,女人就会骗人。

  下午,林煜回到了中心医院继续实习。

  现在他经医院特殊授权,直接跳过实习期,有独立开处方的能力。他跟许岚岚一起实习也只是熟悉医院的各个环节。下午是他和许岚岚一起坐诊。

  “林煜,你不是去连书记家了吗?”许岚岚闻到林煜身上一股淡淡幽香,她不由得诧异的问,出于女人的直视,她清楚这种幽香是属于女人身上的,而且是那种高档香水。

  “是去那里了啊。”林煜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确定你不是去那种地方找女人了?”许岚岚有些恼怒的说。

  “哪种地方啊?”林煜更加感觉到莫名其妙。

  “就是……”许岚岚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紧**煜找女人,不过那种地方她是说不出口的。看林煜那一幅莫名其妙无辜的表情样子,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恼怒的说“那你说你身上的香味是哪里来的?”

  林煜这才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一股淡淡幽香,这可能是上午给夏清雪治疗的时候接触太近沾上的。敢情是许岚岚误会了,他有些尴尬的说:“上午遇到一个女性患者,我给她针灸沾上的吧。”

  “啊,原来这样啊。”许岚岚这才恍然大悟,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太气势汹汹了,她的脸微微一红,便不在说话了。

  林煜感觉到莫名其妙,他感觉许岚岚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她这么紧张自己找没找女人干嘛?还有她干嘛会脸红?

  正在许岚岚脸红的时候,诊室外面走进来了一个人。

  下午各科室都不算太忙,因为病人一般都是上午来看病,看到有人进来,许岚岚坐直身子,然后拿出处方单,打算询问病人的情况。

  “岚岚,好久不见了。”来人淡淡的说。

  许岚岚抬头一看,一张俏脸上登时布满了怒容。

  来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他的打扮来看,他是属于有钱人的那一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