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36章 亏大了

“这个当然没问题,画本来就是从你那里买来的。”林煜微微一笑。

  “那好,我现在给你五百万,买下这幅画。”中年人这话说的有些沮丧,他感觉到蛋疼的很,就在几分钟前,他把这幅画十几万卖给林煜,可一眨眼,现在自己又要用五百万的价格从林煜的手里回购。

  “厉害,一眨眼就是五百万进账,比我炒股赚的快多了。”连锋苦笑道:“我是天生不适合玩古董这一行的,十买九坑。”

  “或许你就适合炒股做生意。”林煜淡淡的一笑道。

  “是吧,改天我去我姑妈那里帮她做事算了。”连锋似乎是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定位。

  林煜对古玩一类的不算赶兴趣,感觉在这里索然无味。好不容易熬到品鉴会结束,一名身穿旗袍的女服务员准时出现在林煜的跟前。

  “林先生你好,我们夏总有请。”服务员学着宫廷的礼仪微微的一屈膝道。

  “好,前面带路吧。”林煜点点头,转身对连锋说:“我去夏总那里一趟,不用等我了。”

  “厉害啊,不过你可小心了,这夏总可是有名的黑寡妇,你可千万别被她给榨干了。”连锋不怀好意的嘿嘿一笑,转身自己离开。

  林煜随着那名服务员一起走到了江南会所的八楼。

  江南会所集娱乐、餐饮、休闲于一体,在江南属于顶级会所,夏清雪的办公室设在八楼。

  办公室装修的十分奢华,里面的陈设极其考究,在足足有三百平米的办公室里,还设有一间休息室。

  “夏总,林先生来了。”服务员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请进吧。”办公室里传出来夏清雪的声音,她的声音稍微的显得有些疲惫。

  “林先生,请。”服务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林煜点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休息室的面积有一百多平,夏清雪平时在这里休息,有时候晚上干脆就住在这里,所以里面的家什应有尽有。

  第一次进入女人的闺房,这让林煜微微的显得有些不自在。

  “来了。”夏清雪躺在床上,小腹上盖着一张毯子,她光滑圆润的小腿露在外面。让人有种忍不住伸手去抚摸的冲动。

  再加上夏清雪原本就天生媚骨,一举一动虽然看似无意,却无不透露出让人无法移视的风情。这让从未破过身的林煜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

  “夏总感觉怎么样?”林煜定了定神,切入正题。

  “不好,小腿抽筋,不管是冬夏,都要抽上一阵子,很疼。”夏清雪秀眉微皱。

  林煜走上前,手搭在她的脉上,片刻以后换了另外一只手。

  把完脉之后,林煜说:“夏总的腿被冻伤过,寒气入侵经络。这是那次冻伤留下的病根。”

  其实林煜明显的看出来,她的腿不是冻伤,倒像是一种极寒的内家真气所伤留下的后遗症,只不过他不想点明罢了。

  “我小时候有过一次意外,小腿容易抽筋……一直没有好过。”夏清雪的神色有些异样,似乎是想起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一样。

  “能对我说说吗?”

  看她的神色,林煜突然涌出一股冲动,他突然想了解这个女人的内心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她变成今天名动江南的黑寡妇?她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小弟弟,你想泡我吗?”夏清雪突然咯咯一笑。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林煜脸一红,有些尴尬的说。

  “想泡我很容易,只要你治好我的腿,让我以后不用动不动就抽筋,姐姐就从了你。”黑寡妇言笑盈盈,但是紧接着,她的声音渐渐的变冷:“但前提是……你不被我克死。”

  夏清雪交过三个男友,但全部夭折,陪她走的最久的也仅仅是婚后不足一月,她感觉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悲剧。所有的男人都对她敬而远之。

  “对不起……我先帮你治腿吧。”林煜感觉到她情绪上的变化,但也只是取出随身携带的针袋。

  林煜的针袋是冰蚕丝特制的,水火不侵,里面存放着他的鹤尾金针,这针袋和金针都是出自古代一位高人之手。

  即使是林煜,也没有弄清楚这个小小的针袋里为什么能放下一百多根金针。

  “能治好吗?”夏清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没问题,可能会有些异样,你要忍耐一下。”林煜说。

  “咯咯,这么久没男人我都忍了,我还有什么忍耐不了的?”夏清雪突然笑道。

  “呃……”林煜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女人一言一行都能让人想入非非,她是故意的。

  拿出金针之后,林定定了定神,开始行针。

  他下针的速度极快,还没有等夏清雪回过神来,她的双腿上已经刺上了不下十根金针。

  林煜右手的手指一掐,拇指和中指相对,余下三根手指微屈,呈火焰腾飞状。

  只见他中指连动,在十几根鹤尾金针的尾部轻轻的一弹。

  一抹灸热的气息顺着金针流入夏清雪的小腿上,她只感觉双腿上一阵阵热流顺着腿上的经络传遍全身,那种麻麻的感觉顺着小腿流向大腿,然后……在流向自己的小腹。

  林煜自小修行道门太玄心经,早已经做到了能以气御针。而且他的游龙八绝针法有配套的火针和冰针之分。

  刚才他右手呈火焰腾飞状,这是火针,旨在温身去寒。

  那种麻麻的感觉让夏清雪身子一阵发软,情不自禁的轻呼了一声。

  天生媚骨的她这一声轻呼,让林煜差点一头栽到地上。这女人这一声轻呼太有杀伤力了,让人有些受不了。

  过了十几分钟,那种热泪渐渐的消失,夏清雪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那种感觉很怪异……让她的身体有很大的反应。

  林煜取下针的时候,她已经是香汗淋淋了。

  “感觉怎么样?”林煜收好金针。

  “好多了……小腿感觉好多了,但是感觉双腿有些沉。”夏清雪说。

  “你腿上的经络之前淤结,现在刚刚被打通,这是血液循环时的正常表现,休息半天就好了。或者说我帮你按按,一会儿就恢复正常了。”林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