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31章 还习惯不?

“起来了,小林啊,昨天晚上在这里习惯不?”杨开济笑道。

  “还不错,这里种的盆景和竹林摆的方位不错,应该是按照道门五行学说摆放的,能让人的心清净自然,就算是重度失眠的人,到这里晚上也会睡的很香。”林煜微微一笑。

  “你能看出这里的布局?”杨开济像见鬼一样的看着林煜。

  “是啊,你看这片竹林,正对无妄方位,和这些盆景和花形成五行方位。难道这不是杨老您摆的吗?”林煜问道。

  “咳……惭愧,这院落是我曾祖父时建下的,虽然几经翻修,但是院子里的陈设却是一点也没动过,我只知道这里面有玄机,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经你一提,我才恍然大悟。”杨开济感叹道。

  他对林煜越发越显的好奇了起来,一个年轻人,怎么能懂这么多?他说的是以前古代中医必修的东西,只是在中医没落的近代,这些东西早没几个人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呵呵,杨老的曾祖一定是位奇人。”林煜笑道。

  “不知道啊,你说的这些东西应该都属于古代中医的必修,可惜到了近代,这些东西都失传了,只留下些皮毛。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杨开济问道。

  “我师父教的啊,在中原有个地方叫凌阳县,那里有座三贤山,山上有一个道观,原名是鬼谷医门,现在改名为青山观了。我师父是鬼谷医道的传人,相传鬼谷子晚年在那里建的道观,把他的医术和一些奇门玄学传了下来。”林煜笑道。

  “难怪,你是鬼谷医道的传人,能看出这些东西就不足为奇了,你师父一定是位世外高人。”杨开济感叹道。

  “是啊,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听说我被他从山脚下捡来的时候只剩下一口气了,是他硬生生的把我从鬼门关里拉出来。”林煜笑道。

  “难怪,如果是别人,身具六浮绝脉,是绝对活不了你这么大的。”杨开济道。

  “我师父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以后我能活多久,要看自己的造化喽。”林煜淡淡一笑。

  就在这个时候,杨欣妍从楼上走了下来,她梳洗完毕,看样子是要去上班了。

  “爷爷,我不吃早餐了。”杨欣妍一边向外走一边说。

  “又不吃早餐?你的胃本来就不好,这怎么行啊。”杨开济习惯性的说了一句,不过孙女不吃早餐已经是习惯了,对此他也有些无可奈何。

  “没胃口。”杨欣妍看了林煜一眼,撇了一下嘴。

  “我保证你走不出大门。”林煜笑了笑,这女人对他的意见蛮大的嘛,不就是摸一下你的内衣嘛,而且貌似还没的碰到。

  “为什么?”杨开济诧异的问。

  “她月事要来了,而且她肯定没戴姨妈巾。”林煜一指,然后转身走回客厅。

  “你……混蛋……”杨欣妍大怒,她今天哪里会来的嘛,明明还有两天才到的。

  可是她还没有骂出来,只觉得小腹一阵疼痛,然后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竟然真的来了?杨欣妍吃惊不已,她急急忙忙的跑了回去。

  杨开济吃惊的看着这一切,林煜的医术真的高到这种程度了吗?说什么什么就来?

  片刻以后,杨欣妍已清爽的走了出来,她恨恨的盯了一眼大大咧咧坐在餐桌上吃着她刚做出来早餐的林煜,这家伙正在用筷子夹着一个煎蛋啃。

  “吃点东西吧,你的月事应该是提前了。如果不吃点东西,当心痛经。”林煜提醒了一句。

  “不用你管。”杨欣妍瞪了林煜一眼,然后迈着步子走了出去,她从来没有痛经过,这小子一定是在胡扯。

  八诊堂早上九点才开门,林煜八点就要去医院,他吃过早餐,辞别了杨开济,坐上公交车就向医院赶去。

  “林煜,昨天我去宿舍找你,你怎么不在,去哪里了?”一上班许岚岚就赶过来问。

  “我搬出去住了。”林煜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在哪里住着呢?”许岚岚道。

  “江边那里。”林煜含糊的说一句。

  “主任跟我说了,以后你跟我实习。”许岚岚笑道。

  “是吗?那太好了,岚姐,我是不是得把你伺候好一点?”林煜调笑道。

  “那当然,不然我不给你全优。”许岚岚得意的说。

  “啊,别啊,岚姐,我会伺候好你的,你需要潜规则我的话随时都行。”林煜做出一幅惊慌的样子。

  “你说什么呢。”许岚岚脸微微的一红,在林煜的手臂上掐了一把。

  跟着许岚岚巡完了房,一个和林煜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找跑到了内科诊室,这年轻人表面带着一丝不羁,但人还算和善。

  他伸出头到:“林煜在不,谁是林煜?”

  “我就是,有事吗?”林煜从一堆病历中抬起头来。

  “我是连锋,我爸让我来接你给我爷爷看病的。”年轻人道。

  “小煜,你去吧,病历给别人做就是了。”许岚岚招呼道。

  “好的岚姐。”林煜站起来走到了门口,这个连锋和连为民长得有几分相象,想必就是他儿子。那就是说这人是江南第一衙内。

  “这么年轻,竟然是中医,行,哥们儿有几下子。”连锋没有林煜想象中的难打交道,说话很随和。

  “这叫术业有专攻。我也只是懂一点皮毛罢了。”林煜笑了笑。

  “谦虚了吧,我爷爷这一次住院时间不短了,那些所谓的专家毛线的用处都没有,还是你厉害啊,几个哄小孩子的山楂丸就把他治好了。”连锋笑道。

  “只是对症罢了。”林煜笑了笑。

  “本来要我爷爷去江南疗养院呢,可是他老人家硬要回家,他可真的要认你当干孙子啊,你多大了?”连锋问道。

  “二十一,虚岁。”林煜说。

  “刚好啊,我也二十一,你几月?”连锋说。

  “应该是正月。”林煜笑了笑。

  “呃,以后我要叫你哥了。”连锋笑了笑,专注的开起了车来。

  连为民的家在市委家属院一间二层建筑里面,林煜赶到的时候连老正在一张躺椅上躺着,连雪萍带着她的儿子言良良在一边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