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30章 你可以住下

“爷爷……你说什么?”杨欣妍目瞪口呆,她不明白为何一向保守的爷爷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咳咳……你们年轻人思想前卫嘛。小煜,你家住在哪里呢,我让欣妍送你回去?”杨开济道。

  “想都别想…刚才英雄救美的环节装出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谁知道骨子里竟然是个小人。”杨欣妍恨恨的说道。

  “我暂时还没去处。”林煜苦笑。

  他本来想乘人之美,多给梁伟还有他女朋友一些空间,本来想出来找间房子住的,但是没想到梁伟那小子拉着他去酒吧,结果把找房子的事情也耽搁了。

  他这次出来身上的钱并不多,师父说入世修行就该自己想办法赚钱,这么晚了,让他去哪里找住处?只能暂时先找家旅馆将就下了。

  “啊,你没去处啊?”杨开济一愣,他后问道“你家是哪里的?”

  “我家是中原凌阳县的,我从小在道观里长大,现在刚到江南,在中心医院实习。”

  “咳,原来是这样啊。”

  杨开济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女,他越发越感觉这个年轻人是老天爷送给自己的孙女婿。

  自己的孙女长的是漂亮,但是今年二十三了,竟然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

  他就这么一个孙女,他们杨家的中医又是世代传承,只是杨欣妍不学医,到她这一代,杨家的医术算是断了传承了。

  他想找个徒弟传授自己这一身医术,可惜没有遇到合适的。林煜这种长相俊秀,一身医术,又正义感爆棚的年轻人,不正是老天赐给他的孙女婿吗?

  尽管知道刚认识就报有这样的想法太荒谬,但杨开济却是看林煜越看越喜欢。

  他一拍大腿道:“那你干脆就住下吧,平时这里只有我和妍妍两个人住,房子空的多,我干脆租你一间得了?我听妍妍说你刚才救了她,而且你是学中医的,我相信你的医德和人品。”

  “啊……”林煜傻眼了。

  “什么,爷爷,你有没有老糊涂啊,你这是把我送到虎口里去,我不同意。”杨欣妍的反应比谁都大。

  “我说过要你同意了吗?”杨开济眼睛一瞪道。

  “呃……我出不起房租。”林煜讪讪的说。

  他心中激动不已,眼前的这老头真是好人那,和位美女合租,是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啊。

  “不用,你的医术不错,以后抽时间在我八诊堂坐坐诊,就当是你的租金吧,我就当招聘你来当伙计的,管吃住。”杨开济大大咧咧的说。

  可我没有行医资格证啊。”林煜踌躇志满的说。

  “这不是问题,在这里呆一段时间我送你去考。”杨开济索性大包大揽了下来,他看林煜是越看越喜欢,要想尽一切办法都留下他。

  “那就谢谢杨老了。”林煜做出一幅诚恳感激的模样。

  他这幅模样直看得杨欣妍一阵牙痒痒,她知道自己爷爷的决定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的。她已经把林煜认定为色狼一流,虽然心中不岔,但也没有办法。

  八诊堂一般晚上十点就闭店了,杨开济在江南界的名声也很响,是杏林高手中排得上号的人。

  房子一层是杨开济的房间加客厅,二楼是三室一厅,有一间是杂物间,有一间是杨欣妍的房间,空出的一间恰好让林煜住,他就稀里湖涂的在这里住下了。

  刚把屋子收拾利索铺好被子,门外便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打开房门一看,却是杨欣妍脸色不善的站在门口。

  “啊,是你啊,这么晚了有事吗?”林煜惊喜的说,这女人穿着一身睡衣,虽然比刚才的浴袍保守,但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还是让人有些相入非非的。

  “过来,我跟你约法三章。”杨欣妍拿出几张打印出来的A4纸,径直走到了客厅的桌子前。

  “把这些约定给看一下,签上你的大名,敢违反一条……”杨欣妍说着拿出一把剪刀在手里把玩着,后面的话已经不用她多说了。

  林煜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不自由主的双腿一夹,刚见这女人的时候她在台上忘情的唱歌,那种忧郁让他感觉到这个女人一定是位温柔大方的女孩。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暴力。

  看到林煜的反应,杨欣妍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毕竟是跟男人同居,就算是再正派的男人,也保不定哪天他会突然变成狼了,况且这林煜怎么看也不像是正人君子,哼,刚才帮自己出头时的正派形象完全是装出来的。要先拿把剪刀镇住场子在说。

  “我说,你用得着这样吗?都说了刚才是误会了。”林煜哭笑不得。

  “我不管,你马上把上面的条款看清楚,总共一十六条,背熟了,以后不准违反一条。”杨欣妍说。

  “不用看了,无非就是在家不准赤上身,不准酗酒,不准偷窥你,不准拿着你的内衣猥亵……”林煜看都不看一眼。

  “你怎么知道?”杨欣妍有些傻眼的说。

  “小说上的合租男女不都要签这个吗?”林煜无所谓的说。

  “那就快签上你的大名。”杨欣妍怒道。

  “好好,我签。”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林煜不得不屈服在她的淫威下,拿起笔在这几页纸上签下自己的大名。

  “合同生效,以后你敢对我不轨,后果自负。”杨欣妍这才得意的收起合约,然后带着一幅胜利的表情离开。

  林煜苦笑,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一夜无话。

  尽管刚刚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但林煜还是睡的很香。

  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起床,对着东方的朝阳汲取太阳初升那一瞬间衍发的天地灵气。他修行的道门太玄心经源法自然,一动一静混然天成。

  杨开济起的比林煜晚了半个小时,当他起来的时候,林煜正在院子的正中央摆着一个怪异的姿势,他的呼吸很缓,但是他身上的气息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稳若河岳的感觉。

  “杨老,起来了。”林煜见杨开济出来,收起了自己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