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29章 这是误会

看着林煜娴熟的针法,杨开济不由得目瞪口呆。他的针法已经算不错了,但是能挥洒如意的给自己针灸,他是做不到的。

  而林煜做到了,不但做到了还非常轻松,看得出来林煜绝对是一个医道高手。

  更让杨开济吃惊的是林煜刚才施展的针法极其精妙,一针一穴混然天成,他只隐约觉得这是一门极其高明的针法,但一时间却叫不上这种针法的名字。只能屏住呼吸,默默的站在一边看着林煜自己给自己施救。

  这种脉象属于绝脉,是不治之症,即使是精通医道的林煜,也只能用从小修行的道门太玄心经与之抵抗。

  过了十几分钟,林煜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他体内的寒症已经消除,现在唯有身上的热症还没有办法除去,这个需要降温才行。

  “有洗手间吗?我需要冷水。”林煜睁开眼睛道。

  “有的,随我来吧。”杨开济点点头,领着林煜走到诊堂的后院。

  这是一间并不算小的院落,八诊堂是三间门面,后落是一个别致的院落。院子里种满花卉盆景,还有一片竹林,竹林的后面是一间别墅式的两层房子。

  虽然比不上北上广深那些地方,但江南的房价绝对不是一般小康家庭能承受得起的。能在这里有这么一套房子,只能说非常难得。

  引着林煜走进了屋子,上了二楼,杨开济指着一边说:“在那里,你有什么需要吗?”

  “我现在需要冷水降温,但因为我体质的原因,我极容易生病,所以冷水降温之后需要用这个药做为辅佐。”林煜说着取过客厅里一只笔,写下了一个方子。

  “好的,我去抓药。”杨开济看着那个方子,不由得暗暗赞叹,这个方子集温补、猛料于一体,刚柔并济,正适合林煜现在的情况。

  林煜谢过杨开济,然后便推开洗手间的门走了进去。

  现在他体内的寒气虽除,但是体表的温度却是没有办法用真气降下来的,所以他只有用冷水降温,刚才一番折腾,他感觉到混身酸软无力。

  走进浴室,把自己的衣服一甩,然后打开冷水淋浴,站在淋浴的喷头下冲起了冷水澡来。

  尽管现在已经是五月的天气了,但是林煜还是被这冷水浇的一个激灵,他张开双手,让冷水最大程度的浇在自己的身上。

  随着淋浴中的冷水喷下来,他体表的温度缓缓的降了下来,大半个小时以后,他的身体恢复了正常

  关了淋浴之后,林煜精神一振,抹了一把面孔上的水珠,然后就要去穿衣服。

  但是他刚刚睁开眼,不由得愣住了,只见在他正前方一根钢丝绳上,正挂着几件粉色的内衣,这内衣蕾丝做边,有白色和淡粉色几种颜色,精妙的设计甚至让林煜想象到它穿到女人身上的样子。

  不知道是谁发明了女性内衣这种东西,简单的线条勾勒,能让女人的曲线完美的呈现,而且也因此创造出一批专门收集内衣的心理扭曲变态者。

  林煜到现在还是纯情小处男,尽管平时是一幅淡淡然然的样子,但是骨子里的闷骚总会在夜深人净的时候暴露无异。

  他不自由主的伸出手,想去感受一下那几件内衣的丝滑。

  而就在他风伸出手的瞬间,浴室的门一开,只穿了一身浴袍的杨欣妍走了进来。

  一时间……四目相对,双方都目瞪口呆。

  虽然刚认识这女人不久,但林煜觉得她身上始终有种东西吸引着自己。

  尤其是现在,只穿了裕袍的她那幅玲珑透彻的身形几乎是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林煜的眼前。

  白晰的脖子下高耸入云的凶器,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腰以及修长纤细的双腿。在加上她这身丝质淡粉浴袍下若隐若现的肌肤,让隐藏在林煜内心中的兽性瞬间沸腾了。

  “啊……”

  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林煜,以及林煜刚刚伸向自己晾在浴室内衣服的手,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声从杨欣妍性感的小嘴里传了出来。

  “流氓……变态……暴露狂……人渣……”

  片刻以后,一连串的声音从杨欣妍的嘴里接连暴发了出来,暴怒的她甚至忘记了眼前的林煜是一丝不挂的。

  她本以为这混蛋是个见义勇为的四好青年,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么龌龊的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人家的浴室里,而且还要去摸人家的内衣……

  林煜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尴尬的事情,他想解释,却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解释才好,无奈之下只得顶着杨欣妍的怒骂,用自己的衣服把自己包起来。

  “我说这是个误会,你信吗?”林煜苦笑。

  他只是用对方的浴室冲下凉水澡罢了,至于他伸手去摸那几件内衣……咳,这纯属意外,谁让那几件内衣太娇小太有魅力了呢?

  好不容易,杨开济从下面上来了,这才算是暂时解了林煜的围。

  看着自己孙女一幅气乎乎的样子,杨开济不由得苦笑道:“妍妍,我不是说让你去取人参了吗?取到了没有?”

  “取来了,我回来看不到人,以为他已经走了。可没有想到这个人渣……”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的杨欣妍想到刚刚林煜一丝不挂的样子,脸庞忍不住微微一红,莫名其妙的发烫了起来。

  生平第一次见到男人的身体,而且因为常年修行的缘故,林煜的身体比一般的男人都要健壮的多,每一个线条都极符合黄金比例,每当想到他的身体,杨欣妍就忍不住面红耳赤。

  “这只是一个误会罢了,他的身体需要用冷水降温。”杨开济替林煜解释。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年轻人非常有好感,可能是因为中医的缘故吧。林煜刚才稍露一手,就让杨开济断定他是一位中医高手。

  在中医没落的现代,能有这么一身医术的年轻人一定是好人。

  “降温可以啊,但是他……”杨欣妍本想怒斥林煜把手伸向她的内衣,只是当着自己爷爷的面她却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得狠狠的瞪了装做无辜的林煜一眼,然后把头别到一边气乎乎的不说话。

  “好了好了,你不是说了吗?刚才林煜救了你,替你解了围,这件事情不能怪他,是我老糊涂了,忘记对你说他在浴室了。再说了,你们年轻人现在不是讲究开放嘛,看一下而已。”杨开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