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28章 六浮绝脉

“请你喝一杯吧,以表示我对你的感谢。”杨欣妍道。

  “不用了,刚才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林煜摇摇头,他说的是实情,之前在吧台坐着没少喝酒,他的酒量原本就不行,现在感觉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那……我送你回去。”杨欣妍向一边一辆红色的保时捷一指。

  “你开得起车,还来这里唱歌?”林煜颇感意外,他感觉就觉得这女孩气质不一样,绝对不是那种四处唱歌谋生的人。

  “只是个人爱好而已,我来这里唱歌也不是为了钱。”杨欣妍说。

  林煜点点头,他正要开始说话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感觉气海中一缕热流涌了出来,瞬间涌遍他的全身。

  六浮绝脉的副作用,竟然在这时候开始发作了。

  林煜暗暗叫苦……他刚才的酒貌似有些过量了,因为身体的缘故,所以他不能喝酒,平时只喝师父自酿的玉琼饮。喝其他的酒绝对不能超过二两。

  刚才他在吧台上,忘记这碴了,什么鸡尾酒红酒的喝的不少,这下悲剧了。

  六浮绝脉一旦发作,那是非常痛苦的……气海中一缕热流涌出之后,紧接着又有一丝寒气从丹田之中涌出。他现在身体上等于说有一阴一阳两种气息。

  半边身子烫的吓人,而他偏偏还感觉到很冷。

  “你怎么了?”看到林煜脸色苍白,脑门上的冷汗嗖嗖的向下淌,杨欣妍不由得吓了一跳。

  “帮我……找个安静的地方。”林煜脑门上冷汗淋淋,努力的挤出了这一句话。

  “喂,你家在哪里啊,你可不要吓我。”杨欣妍登时有些六神无主了。

  正在她要扶着林煜上车的时候,林煜突然眼前一黑,向着她的怀里扑倒了过来。要死不死的,一头扎入杨欣妍胸口丰满的地方。

  “啊……流氓。”杨欣妍尖叫,本能的要推开林煜,但看他痛苦的样子,感觉他又不像是故意的。

  “你……你撑着点啊,我去带你看医生,我爷爷是医生。”杨欣妍定了定神,她按下汽车的电子锁,然后以她娇小的身板连拉带拖着林煜把他拖到汽车上。

  等帮林煜扔到后车厢系上安全带以后,杨欣妍已经是累的香汗淋淋了,也顾不上休息,连忙跑到驾驶室,开动了汽车。

  江南最不缺的就是杏林高手。

  这里古代曾经出现过一些名医,所以尽管在中医没落的现代,在江南市的中医诊堂还是可以说是遍地都能见的。

  尤其是有一家八诊堂,名动江南,有鬼手之称的杨开济,也就是杨欣妍的爷爷,以一手高深莫测的医术让八诊堂稳拿江南各大诊堂第一的招牌。

  “爷爷,快救命啊……”杨欣妍停下了车,一边朝着古香古色的诊堂大叫,一边打开车门,把根本没有一丝知觉的林煜向外拖。

  “怎么回事?”八诊堂里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匆匆的走了出来,他正是鬼手杨开济,江南中医界的杏林高手。

  “不知道啊,本来好好的,说病就病了。”杨欣妍着急的说。

  林煜现在混身发烫,体温高的吓人,偏偏他又感觉自己是如坠冰窖一样。

  杨开济伸手搭在他的脉上,一搭之下不由得吃了一惊,林煜的脉象很怪异,连续快速的浮动六下,然后暂停一段时间,然后再次浮动。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杨开济按在林煜的胸口某处穴位上,让他的意识暂时清醒了过来。

  “冷……”林煜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

  “冷?你烧迷糊了吧,你身上明明烫的吓人。”杨欣妍有些无语的说。

  “六浮绝脉……”杨开济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刚才他搭在林煜脉博上的时候就感觉到这种脉象的异常,这让他想起一种传说中的绝脉。

  在加上林煜的症状是外热内寒,这就和六浮绝脉的症状完全吻合。

  “什么是六浮绝脉?”杨欣妍诧异的问。

  “跟你说了也不懂,扶他进去吧。”杨开济摇摇头,他和杨欣妍一起扶着林煜走了进去。

  把林煜放在诊室内的床上,杨开济取出银针,用酒精消毒。

  “妍妍,你去我的房间那里取一些人参来,要百年份的。”杨开济吩咐道。

  “好,我这就去。”杨欣妍点点头,转身匆匆的离开。

  杨开济有鬼手之称,他的针法在江南中医界算是一绝,事实上江南中医诊堂林立,其八大诊堂代表了江南全省大半个中医界,这八大诊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手绝活。

  杨开济消完毒之后,用银针给林煜针灸。他下手的速度不疾不慢,沉稳老成,他选中林煜几个关键的穴位,刺下银针之后,稍做点拔,片刻以后,林煜便缓缓的睁开双眼。

  “现在感觉怎么样?”杨开济问道。

  “感觉不好,冷……”林煜的精神虽然好了一点,但是身体的状况却没有改变多少。

  他看着自己胸口刺下的十几根银针,有些惊异的说:“鬼手命针?”

  “你懂中医?”杨开济脸色微微的一变。

  “是,我懂中医。”林煜点点头,他感觉到身上的寒意越来越浓,刚刚感觉好点的他又感觉到混身微微的发颤。

  “相传六浮绝脉的人活不过六岁,我看你的年纪,也有二十岁出头了吧,你是怎么做到的?”杨开济目瞪口呆的问道。

  “我师父是位中医高手,从小为我续命。所以我才活得下来,不然的话我早就过世了。”林煜笑了笑,他的脸色越发越显得苍白了。

  “竟然让身具六浮绝脉的人活到你这样的年纪,你师父一定是位奇人。我对于这种脉象没有太好的办法,你有自救的办法吗?”杨开济道。

  “有,这一次发作完全是我自己大意。”林煜取出几根金针,他那独特的鹤尾金针让杨开济心中一凛。

  这种鹤尾针铸就的极其精妙,能最大程度的发挥针法中的效果。做为一个针灸高手,对针具方面颇是喜欢,这鹤尾金针让杨开济一阵眼热。

  林煜认穴极准,即使是给自己针灸,他下针的速度也显得挥洒如意,一十六根鹤尾针片刻便刺在自己身上关键的穴位处,他吸气屏息,双手缓缓摆了一个道诀,双眼微微的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