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22章 愤怒

他吓了一大跳,拼命的想林煜跟连为民到底是什么关系。做为官场的人,他清楚只要上边的人直接称呼你的职务,带上一个副字,那就代表他对你十分的不满意了。

  “非法行医?要不是林煜,我父亲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起不来呢。李副院长,难道一张资格证,真的很重要吗?”连雪萍不冷不热的说。

  李副院长彻底的懵了,他依稀还记得林煜被带走的时候说过市委书记的父亲还在医院等着自己治疗呢,当时他只当林煜在吹牛皮,可一眨眼,连为民真的找上门来了。

  他意识到自己这一次闯祸了,他不自由主的看了一边的石安宁一眼,恨不得把石安宁抽死,心想这孙子是故意害自己吧。他不是说林煜只是一个没有什么后台的实习医生吗?

  石安宁早就吓傻在当场了,他结结巴巴的说:“我今天在走廊里看到他给一个小孩子治病,他现在没有治病的资格是真的。”

  “那是我儿子,我儿子病了好久了,林煜几针就把他治好了,你的意思是林煜治好我儿子,反倒有错了。”言康平怒道。

  石安宁眼前一黑,他没有想到今天闯出这等祸来,他本想着借机把林煜赶出医院。可没想到林煜接触的都是大人物。

  “林煜在哪所派出所?如果他今天有什么意外导致无法给我父亲治病,你们两个自己辞职吧。”连为民严肃的说。

  “在……在河西派出所。”李副院长只感觉双腿发软。连为民是江南一把手,主管医疗,这句话一出口,他马上感觉到自己的前途一阵灰暗。

  连为民马上拔通了自己秘书的电话,让他赶紧赶到河西派出所,从那里把一个叫林煜的带回到中心医院来,连为民还强调要毫发无伤的带回来。

  “李副院长,你的担子太重了,你这十几年为医院尽心尽力,明天开始休息下吧。”给秘书交待完了事情之后,连为民丢下了一句话,头了不回的转身离开。

  李副院长双腿一软,瘫坐在了椅子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清楚担子太重了是什么,这就意味着他要减担子了,官场的人,最怕的就是这句话。因为一旦减担子了,那就代表你要去坐冷板凳了。

  杨文心中大喜,林煜真是一个福星啊,不动声色的就让自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在欣喜的同时,他更加坚定了要和林煜搞好关系的信念。

  林煜随着这两人到了警察局,在这附近有一家派出所,两名警察带着他来到派出所把他往审讯室里面一关,然后就重重的甩上了门,打算先把他晾在这里一会儿在说。

  林煜冷笑一声,这种手法只是对付普通人的手法,这些警察确定对他有用?磨性子是吧?道家太玄心经讲究的是一个清净无为,他倒要看看,这些警察能不能真的熬得过他。

  林煜双眼缓缓的闭上,往椅子上一靠冥想去了,过不多久,竟然响起了微微的鼾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煜被人拍醒。

  他睁开眼睛一看,却见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警察,一个小警察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边喝道:“醒醒,这里不是你睡觉的地方。”

  林煜伸了个懒腰,然后坐直身子道:“你们把我抓来想了解什么就说吧。”

  “哟,看你的样了是有恃无恐啊,你知道你犯了什么事吧。”一个警察冷笑一声,林煜的表现像一个老油子,他们反正是受人教唆来整人的,干脆把笔录这些过场也省了。

  “是李副院长交待你们做事的吧?”林煜淡淡的问。

  “少废话,我没时间跟你耗,把该招的都招了,免得自己受苦。”一名警察喝道。

  “现在是两点三十分,半个小时之后我需要给连书记的父亲治疗。我劝你们一句,送我回去吧,不然事情闹大了大家都不好收场。”林煜说。

  “哈哈,直到现在了,你小子还嘴硬?连书记的父亲是什么人物,也用得着你去治疗?你真的把自己当神医了吗。”两名警察哈哈大笑。

  林煜懒得多跟这些人废话,反正三点自己不出现,连老会派人找自己的,他要看看这两个小警察能笑到什么时候。

  “我劝你老实点吧,把这个签了就算完事了,该交罚款交罚款,该认错的认错。”一名警察推出一张写好的笔录。

  林煜低头看了几眼,只见笔录上是个人自述也就是以他自己的语气叙述自己非法行医,然后收受多少多少红包怎么怎么的,另外后面还列举了一堆并不存在的罪状。

  这张纸上的字他要真是签了,恐怕中蹲个三五年的大牢都是有可能的。林煜心中暗怒,李副院长和石安宁真狠那,一出手就是死手,一点后路也不给自己留。

  这让他感觉到有些悲哀,他貌似和李副院长以及石安宁没多大仇吧,他们一出手就这么狠,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说好的和谐社会呢?

  “好嘛,业务挺熟悉的,连笔录都不用做了,省时省力,警察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贴心了?”林煜扫了寥寥数眼,便不在看下去了,他抬头冷笑道。

  “小子,我查过你的底细,有句话说的好,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东西签了,你进去几天,然后找人捞出来,你还能重新开始。”一名警察道。

  “那我要是不签呢?你们是不是打算用强的?”林煜反问道。

  “用强?不不,我们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怎么可能会用强?我们会慢慢的和你磨,你今天不签的话还有明天,明天不签的话还有后天,总之我们有的是时间。”一名警察说。

  “你们只有权扣留我二十四小时,如果拿不出证据来,你们还是把我放了比较好。”林煜淡淡的说。

  “是吗?不妨给你直说吧,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如果你真的不配合,那我们只有用点手段了。”一名警察拿起一根警棍说。

  “你动用私刑?”林煜冷笑一声。

  “我是动用私刑,你能拿我怎么样?”那警察冷笑一声,拎起警棍就要向林煜砸去。

  林煜全神戒备着,就在那名警察动手的同时,他右手微微一挣,双手在那一瞬间变得柔弱无骨,手铐从他手中滑落。

  那名警察只觉得手中一松,手里的警棍莫名其妙的到了林煜的手里。

  “你,你想干什么?”两人吓了一跳,他们怎么也没有弄明白这警棍怎么会落到林煜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