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17章 几针就好

“我开的方子,是要在他刚开始出现症状的时候就吃,晚了就没用了,你是不是给他吃了其他的药了?”林煜问。 ()

  “是……孩子病的时候我不在家,他爸带他去医院看了,医生说是感冒,开了些药,吃了不见效,我才用你的方子。”连雪萍说完又有些担忧的说“这样会不会有问题?”

  “有,问题不大,连姐,我之前就说过,孩子五气不畅,阴阳违和,这是体虚的症状,如果当时你让我针灸一下,孩子就不会受这么多的苦了。”林煜边说边取出了几根随身携带的金针。

  他是中医,这些东西一向都是随身携带的。

  “你是中医?”连雪萍的丈夫见林煜取出金针,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是的,我是中医。”林煜笑了笑。

  “萍萍……”言康平用询问的目光向连雪萍看去,他的意思是林煜可靠不。

  “林煜是我带良良回江南的时候在火车上遇到的,他一眼就看出了孩子的问题,只是……那时候我认为孩子身体没大问题,我信得过他。”连雪萍说。

  “小兄弟,那就拜托了。”言康平性子直爽,选择信任林煜。

  “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

  林煜微微一笑,他让两人把孩子抱到一边的椅子上放平,然后取出六根金针,依次在孩子身上刺下,他每一针刺下的动作,速度、以及深浅都各不相同,六根银针的针尾在孩子身上或颤或弹,或左右摆尾。

  五分钟以后,林煜取下针笑道:“好了,回去后按照我之前开的方子吃两次就没事了,现在应该退热了吧。”

  言康平在自己儿子额头上一摸,然后惊喜的说:“真的不热了,兄弟,真的神了。”

  “真的吗?太好了。”连雪萍一摸儿子的额头,果然儿子的额头已经转凉,不像之前那样烫手了,这些天儿子因为这个病没少看医生,结果却是越来越严重,没想到林煜一出手就治好了,这让夫妇两人对林煜十分感激。

  “谢谢了林煜,我是军区的,如果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来找我。”言康平在林煜肩膀上一拍道。

  “谢谢了,回去后多喝水,不要吃生冷东西就行了,我还忙,两位再见了。”林煜拿起手中的检查结果道。

  “那好,刚好我们也还有事,回头我来找你,请你喝酒。”言康平笑道。

  林煜和两人客套了几句,然后就拿着东西向贵宾病房跑去了。

  只是他没有料到刚刚从一边经过的石安宁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冷笑一声,向副院长办公里走去。

  vip高级病房803室现在的气氛相当的紧张,第一人民医院有资格排得上号的专家都在这里守着,原因无他,因为今天这里来了一个身份非凡的病人,这病人是老红军了,不仅如此,他的儿子还是江南市的市委书记。

  要死不死的是,老人家的病相当的棘手。

  老人家住院已经有三天了,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胃有些不舒服,接诊的专家谨慎的建议他住院多休息几天,但是这三天来,老人家的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向。

  原本刚开始胃不舒服还能吃些东西,住院当天就只能吃得下一些流质食物,到第三天,连水都喝不进去了。

  这可把医院的院长急坏了,他召集了医院最著名的专家汇聚一堂,诊断来诊断去,老人家就只有一点消化不良,其他的身体状况非常健康,但老人就是确确实实的吃不下东西。

  无奈之下,人民医院的主事院长只得跑到江南市疗养院,把那里的专家给请了过来,虽然这么一来人民医院的医生会感觉到脸上无光,但事态严重,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如果真的连市委书记老爹的一个消化不良都治不好,那他这个院长真的当到头了。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专家现在是主事人,他是江南疗养院的一把手顾正业,有号称江南第一手之称,他早年就享受国务院津贴,放到古代,是正儿八经的太医院御医。

  “典型的肝气犯胃症状,用柴胡疏肝散、四逆散一类的药,几剂就好了。”顾正业为床上的病人把了把脉,紧锁的眉头这才舒展开了。

  “顾老……已经试过了,不管用,连老的病,看起来就是消化不良,我们先用的中成药,不管用换了西药,消化酶类、抑酸类以及二甲硅油都用过了。”一名中医小声说道。

  “不管用?还有这种事情?检查胃镜了没有?”顾正业微微感觉有些诧异,脉象显示的清清楚楚的,这不算大毛病,怎么就不管用了?

  “这个……考虑到连老年纪大了,胃镜会有所不适,所以就没有检查胃镜,但是根本x片光检查以及胃酸化验,连老的胃部是没有问题的。”另外一名西医主治说。

  “凡事没有绝对,那就在做个胃镜吧,病因一定就在胃部,进行筛查一下,保证会有所收获。”顾正业说。

  “顾老,我父亲今年快八十了,胃镜又比较痛苦,能不能换其他的方法试试?”说话的人是江南市的一把手连为民,年近五十的他久居上位,话语间都透着一丝不怒自威的感觉。

  也难怪在场的医生都是兢兢业业的,给连老治病就是拿自己的前途在赌,治好了,你飞黄腾达,治不好,就算是连书记不说话,院长也会把你往死里掐的。

  况且连老是什么人物?也容得你治不好?所以这些医生们压力山大。

  “连书记,连老的病就在胃部,如果不排查一番谁也说不清楚因为什么,人老了,身体器管都在退化,据我的经验,他就是胃部导致的病因,所以做个胃镜,绝对能查出来问题。”顾正业中肯的说。

  他的话无人反驳,因为他是江南市疗养院的一把手,本身又在医学界是一位名人,早年还为首长看过病,他的话在这里就是权威。

  连为民有些犹豫,因为父亲的病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胃镜过程又痛苦,他怕父亲受不了。

  正在犹豫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那倒未必,连老的病是属于消化不良,但是看他的面色就能得知,这是属于寒热互结、气不升降型的消化不良,病因不在胃部,做胃镜只会让连老增加痛苦罢了。”

  本来有些嘈乱的病房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都吃惊的看着说话的方向,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胸口挂着

  实习牌子的实习医生站在门口叙述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