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6章 入世修心

“刘主任,这个我懂,我先从实习医生做起吧。”林煜点点头道。

  “你理解就好,那好,我现在为你去办手续,以后你就先做个实习医生,过一段时间以后我想办法给你转正。”刘向明点点头道。

  “那就先谢谢刘主任了。”林煜笑道。

  “一家人,应该的,回头到我家去坐坐,我老父亲一直在念叨着你这个小师弟呢。”刘主任笑道。

  “我回头就去拜访他老人家。”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拿着一份资料走了过来说:“主任,这个需要你签字。”

  “好的,石医生,这是林煜,以后就挂到你名下实习吧。”刘向明一边签字一边说。

  “好的。”来者点点头。

  “小煜,石医生是我们科室最好的医生,人称石快手,临床经验非常丰富,以后你就跟着他实习。”刘向明签完了字说。

  “是你?”那个被称为石医生的微微的一愣。

  “石医生好,这么快又见面了。”林煜站了起来,原来这位石医生,正是在火车贵宾包房遇到的那位医生,他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这个世界还真小。

  “你们认识吗?”刘向明诧异的问。

  “认识,昨天在火车上见过一面。”石安宁嘴角微扬,露出一抹冷笑,这小子昨天坏了老子的事,现在落到我手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煜是第一天来到医院,一些繁琐的手续办了整整一天,等到安排好宿舍,已经是晚上了,简单的吃了点东西,然后提着一些礼物向刘向明家里走去。

  刘向明的父亲刘鸿远是位中医,他年轻的时候四处拜师,曾经在师父的门下学过一段时间医术,算是记名弟子。

  但是由于他姿质一般,学不了鬼谷医门医术精髓。所以师父没有正式将他纳为门下,不过刘鸿远一向尊敬师父,视他为恩师,所以这次来江南,师父便托他帮自己安排一下。

  刘向明夫妇都是医生,他妻子王惠兰在第三人民医院妇科任主治医生,一对儿女现在帝都读书。只是他们刘家世代传承的中医,到他们这一代却改成了西医,这不得不让人唏嘘。

  到了刘向明的家,林煜敲了敲门,片刻以后刘向明走了出来,看到林煜,他微微的一愣,随即笑道:“小煜,你来了,快请进来。”

  “刘主任,我今天是来看看师兄的,冒昧之处,还希望不要见怪。”林煜笑道。

  “哪里会呢,都自家人,我父亲正念叨着你呢,在家里就别叫主任了,叫明叔就行。”

  刘向明边说边引着林煜走到了客厅里,客厅里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煜,这老人,就是刘鸿远。

  “爸,这就是您经常念叨的小师弟。”刘向明笑道。

  “哦,你,你就是林煜。”刘鸿远吃了一惊,他连忙站起来,伸出双手道:“哈哈,小煜,我正念叨着你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我记在道观学习的时候,你才只有六岁,一眨眼,长成大小伙了。”

  “刘老,您的身体可好?”林煜迎上去,和刘鸿远双手握在了一起。

  刘鸿远虽然退休了,但是他却是江南市中医界颇有影响力的人物,林煜寻思着叫一声师兄,会显得自己有些托大了。

  “叫什么刘老,虽然师父没有正式纳我入门,但是我还是他的徒弟,我是你师兄,向明,叫师叔。”刘鸿远眼睛一瞪,有些不高兴的说。

  “爸……这个……”刘向明有些傻眼了,他年纪比林煜大,在医院又是他的领导,让他向林煜叫师叔,他有些叫不出口。

  “师兄,咱们各交各的,您是我师兄,但刘主任还是我主任,这不能乱来。”林煜连忙说。

  听林煜这样说,刘向明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怎么行?中医最注重的是传承,礼不能废。”刘鸿远说。

  “呵呵,师兄您就别较真了,我今天来给你带来一些道观里的补品,这是槐花峰胶、这是师父自制的玉琼饮。”林煜拿出了身后的背包,取出了几个瓶子,里面是一尘道人自制的补品。

  这些瓶子上面都封着红泥,而且坛子的颜呈黑褐色,看起来极其老土,但是刘鸿远却眼前一亮,露出一种狂热的神色。

  “这……这是师父亲自酿的玉琼饮?”

  “当然,如假包换。”林煜微微一笑。

  “哈哈,这可是好东西,我早就听说过师父的玉琼饮酒味道好,不上头,而且能治百病,代我谢谢师父。”

  “向明,去弄几个小菜,我今天要和师弟好好喝上几杯。”刘鸿远吩咐道。

  “好的,刚好惠兰也下班了,我去接她回来,爸,小煜,你们稍等一下。”刘向明点点头道。

  “明叔,不用那么麻烦的,我坐坐就走。”林煜连忙站起来推辞。

  “你就坐会儿吧,陪我家老爷子喝点,他经常一个人喝闷酒,早就闷坏了。”刘向明笑道,拿出汽车的钥匙下楼去了。

  “师弟,你不是卫校毕业以后一直随师父云游吗?怎么这一次想来江南发展了?”儿子走后,刘鸿远打开了话匣子。

  “因为我的身体,可能过不了那一关。”林煜叹道。

  “你是说六浮绝脉?师父不是帮你治好了吗?”刘鸿远吃了一惊,他打量着林煜,看他面色红润,不像是有病之人啊。

  “没治好,这种病有三关六劫,前面的因为师父传我道家养生功,所以都熬过来了,但是最后一个生死劫,就连师父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师父说世间万物,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他让我入世寻找那冥冥中的一线生机。”提到自己的身体,林煜脸色如常。

  “天妒英才啊,你的资质极好,当初一行人一起上山求医,师父一个人也没看中,倒是你,成为了他的关门弟子,不过你的这种病,师父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刘鸿远问道。

  “没有,师父他老人家又不是神仙。”林煜摇摇头道“除非我找到一位同样身具六浮绝脉的人,或者突破道门太玄心经第三重,否则的话,必死。”

  “道门太玄心经?啊,就是师父修练的那门养生功?”刘鸿远呼的站了起来。

  “是的,道门太玄心经共分五重,一重聚气、二重凝神、三重淬脉、四重化神境、第五重无上道境是传说中的境界,我现在勉强能算是凝神境界,想突破第三重,恐怕有些难,因为师父现在也不过是第四重化神境界。”林煜道。

  “听说鬼谷医门开宗者鬼谷闲人就是第五重无上道境,一身本事出神入化。”刘鸿云感叹道“可惜啊,我资质不行,不能练习这门养生功。这门神奇的功法,突破第三重很难吗?”

  “人各有命。”林煜笑了笑道:“第三重是一道分水龄,达到第三重,对医道感悟就会更上一层楼,这需要机缘,所以师父才让我入世寻找机缘,以及那冥冥中的一丝生机。”

  “可惜我资质有限,没法帮你看看身体。”刘鸿远微微一叹,其实他也知道,连身具鬼谷医术和道家奇术传承的一尘道人都没有办法,以他的资质,就更不用说了。

  “生死有命,其实如果不是师父,我连六岁都活不到,我活这么多年,已经是赚了。”林煜笑了笑,顿了一下又说:“师父说过,大道缺一,方是正途,我身具六浮绝脉但是上天给我一身学医的资质,这也算是公平的。”

  “是啊,这是公平的,不过师弟,你现在得到了师父多少真传了?”刘鸿远用询问的目光说。

  “应该有七成吧,师父他一身医术出神入化,本身又是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我资质有限,只能学这么多了。”林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