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99章 医者仁心

第99章医者仁心

  “赶紧拿药方走人,你的口臭实在是太严重的,走走,别在这里污染空气。”另外一名弟子夸张的捂着鼻子说。

  “你们……你们还算是医生吗?”女生感觉到很委屈,她这病得了有半个月了,牙龈出血都不算是什么,但是这口臭却是个大问题。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口臭最近非常浓烈,平时上课的时候她都不敢说话,因为一说话周边的人肯定捂鼻子皱眉头。

  这对一个女生来说,是非常痛苦的,哪个女孩也不愿意自己说话的时候让身边的人嫌。

  现在倒好,看个病还被医生嫌,这让她非常的委屈。

  “你别把他们当医生,把他们当流氓就好了。”林煜从八诊堂里走了出来。

  “混小子,你说什么?”

  “这小子终于敢出来了,我还以为他要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呢。”

  “师兄,用我们平济堂的医术把他干趴下,让他敢胡说八道。”

  林煜一出场,顾远身后的人纷纷聒噪了起来。

  “姓林的,你终于敢出来和我堂堂正正的比试了吗?”顾远精神一振,林煜总算是出来了,他已经做好了打脸的准备了。

  “首先,我出来不是跟你比试的,而是我下班了。另外你们平济堂的医术我算见识到了,顾正业误诊看来不是意外,而是家传的。”林煜摇摇头道。

  “你说什么?”顾远大怒,他对自己家传的医术向来自负,可林煜说他们家传的最大绝技是误诊,这让他如何不怒。

  “之前顾正业把情绪引起的血分症诊断为瘫症,而你把这姑娘的胃热症诊断为牙周炎,你还敢说这不是误诊?”林煜冷笑道。

  “她的牙龈出血时间不算短了,而且我看过她的舌苔,苔重而厚,这不是牙周炎是什么?胃热症?可笑。”顾远冷笑道。

  “你判断病的标准是什么?”林煜反问。

  “当然是哪里病了就看哪里。”顾远道。

  “头疼医头,脚痛医脚,这是西医的做法。你是中医,顾正业教你医术的时候,难道没有告诉你要悬脉望诊吗?中医讲究的是阴阳循环,你只看出了这姑娘的牙有毛病,但你忽略了她的口臭问题。”林煜说。

  “医生,我的口臭到底是什么原因啊?你能帮帮我吗?”这女孩眼圈一红,有些委屈的说。

  “小事一桩。”林煜笑道:“你的牙刚开始的时候是不是早晨起来出血,然后变为刷牙出血?”

  “是的,是这样。”女孩想了想便点点头。

  “是不是大便干燥,而且喜欢冷饮?”林煜在问。

  “对,是这样的。”女孩再点点头。

  “你这属于胃热,邪气郁结于胃久居不散,治疗的话宜清热泻火为主,我给你开一付清胃散,一天见效。”林煜笑道“至于你的口臭,这完全不算问题针灸一次性见效。”

  “真的吗?那快帮我针灸吧。”女孩连忙站了起来。

  林煜取出鹤尾金针,在女孩的数处穴位上刺下,他下针或刺或挑,片刻以后便即起针。

  “取下口罩吧,看看你嘴里还有没有气味?”林煜说。

  女孩半信半疑的取下了口罩,她呼出一口气,只感觉到口气清新,嘴里的异味已经不见了,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清甜味道。

  “真的没有了,我的口臭真的好了。”女孩惊喜的说。

  “看这姑娘的病果然好了”

  “是啊,刚才戴着口罩还有味道,现在取了口罩就完全好了。”

  “这平济堂的名声很大嘛,看起来也不算靠谱。”

  “这人还是顾正业的孙子呢,学艺不精就出来,这不是祸害人吗?”

  “顾正业的水平也一般,我之前在那里看病,半个月不见好转,而且还搭进去近万块,药贵的要死。”

  群众的眼光都是雪亮的,医术高低一眼就分辨了出来,刚才排在顾远诊桌前稀稀落落的队伍一哄而散,这家伙谱摆的不小嘛,可医术一般,谁敢让他看病。

  “这个药,回去早晚各煎一次,保管你的牙不会再出血了。”林煜写好了药方道。

  “谢谢你了医生,你真是个好人。”女孩欣喜的接过了药方,斜了顾远一眼道:“平济堂,好大的排场啊,本姑娘以后就认准八诊堂了,另外,你多回去学几年医术在说吧。”

  “你……”顾远满脸通红,但也无可奈何,他这一局输的相当的彻底。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林煜淡淡的说。

  “姓林的,你说什么?”顾远站起来喝道。

  “自己学艺不精,还在这里丢人现眼,怎么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林煜冷笑道:“顾正业教徒弟是有些问题啊,医术没教好就算了,医德也没教好。”

  “混小子,你说谁没有医德?”顾远身后的几个人大怒。

  “你们知道什么叫一个合格的医生吗?”林煜突然抬高了声音。

  “一个合格的医生,他不仅要有高超的医术,还要有一颗能够包容患者的心。一个合格的医生,是不会嫌弃患者的病的,这女孩不过是一个口臭,你们就是这幅样子,如果说你们的病人,是一个满身长疮的乞丐呢?”

  “医德,代表人品,人品代表医品,从你们刚才的态度来看,我就可以断言,顾正业的人品不外如是。”

  “我们是中医,真正的中医,不是得用自己的名声敛财,而是用自己的医术为这个社会发挥一些热量。你们平济堂,一味寻常的药就是其他药店的几倍,我想问问顾正业,这样的钱,拿着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所以,你们不要说跟我比医术,因为你们不配,你们不配为中医,甚至不配称为医生,我耻于与你们为伍,现在请拿上你们的东西,滚。”林煜向外一指。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滚,你不过是一个野路子来的家伙而已。”顾远沉着脸道。

  “因为这里是八诊堂,因为你是晚辈。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摆下擂台挑战八诊堂?你的医术很高?你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