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97章 误诊

第97章误诊

  “那好,谢谢医生了。”母女两人谢过林煜,然后就去抓药去了。

  这件事情本来是一件小事,林煜坐诊的时候每天的病人有大几百,他过后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但是下午的时候,一个身着白袍的年轻人气势汹汹的赶到八诊堂的门口,怒喝道:“谁是林煜,站出来。”

  这个年轻人身着白袍,显得极其精神,而他身后还有几名同样身着白袍的人,这些人身上的白袍上锈着“平济堂”几个字。

  “我就是林煜,你有事吗?”正在为病人看病的林煜眉头微微的一皱,他放下了手中的笔站了起来。

  “我是平济堂的顾远,今天是你对人说我爷爷误诊?”顾远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说你爷爷误诊?什么时候的事?”林煜有些疑惑的说。

  “你还装,有对母女今天跑到我们那里去理论,说她的病在我们那里花了很多钱都没治好,原因就是我爷爷误珍,她们要求退钱,而且她们亲口说是在你这里看的病。”顾远怒道。

  “想起来了,是有个血分症的女人来看病。”林煜点点头。

  “那就是了,那女人今天在我们那里大吵大闹,影响了我爷爷的声誉,我现在要你给我一个说法。”顾远喝道。

  “你想要什么说法?”林煜淡淡的说。

  “公开承认你抵毁我们平济堂,并向我爷爷下跪道歉,而且拜我为师,这件事情就此揭过。”顾远喝道。

  “凭什么?”林煜说。

  “就凭你诋毁我爷爷误诊。”顾远怒道。

  “我诋毁你爷爷了吗?他把病人的病治好了吗?”林煜冷笑了一声,真是有其爷必有其孙啊,顾正业这个人眼高于顶,连他的孙子的气焰也这么嚣张,他们顾家难道是认为他们的医术是天下无敌的吗?

  “中医见效慢,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没有长时间的中药治疗,怎么可能治得好?”顾远反驳道。

  “病人本来三天犯一次病,经你爷爷治疗之后每天都要犯一次,这跟治疗周期有关吗?误诊就是误诊,医生误诊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犯不着跑到我这里大嚷大叫,现在我在给病人看病,没事的话请出去。”林煜淡淡的说。

  “放屁,我爷爷是什么人物?他也会误诊?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的话,我让你们八诊堂开不下去。”顾远怒道。

  “因情绪引起的血分症他也能诊断成瘫症,这不是误诊是什么?如果今天我不为病人治疗,后果只会越来越严重。你爷爷也算是江南名医了,这种错误都会犯,更可悲的是还有一个自以为是的孙子来这里替他讨公道,可笑。”林煜冷笑道。

  “混蛋你哪来的,你凭什么嘲笑我们师父?”

  “就是,我们平济堂名动江南,是你们八诊堂能比的吗?”

  “下跪道歉,不然今天的事情不能算完。”顾远身后的几人也纷纷喝道。

  平济堂在江南广收学徒,这些人就是顾正业收的徒弟,今天那女人跑到平济堂吵闹,他们感觉到面子上挂不住,问清楚状况之后,就和顾远一起跑过来找林煜要说法来了。

  本来就看林煜不顺眼的李响看到这种情景,不由得冷笑,看到一群人围堵林煜,他就感觉暗爽。

  “是谁在这里吵吵闹闹?”杨开济的声音传了过来。

  “杨老。”顾远对着杨开济一拱手。

  杨开济在江南中医界的名声不可谓不响,与顾正业齐名,中医注重传统,所以尽管对林煜恨得牙痒痒的,但礼数却是不能废的。

  “原来是你,没事不在你们平济堂呆着,跑到我这里大吵大闹什么?”杨开济冷哼了一声道。

  “杨老,你这里的人诋毁我爷爷的声誉,我来这里是为我爷爷讨回公道的。”顾远喝道。

  “怎么诋毁你爷爷了?”杨开济道。

  “他说我爷爷误诊,导致那病人到我们平济堂吵闹,这就是诋毁我爷爷的声誉。”顾远恨恨的说。

  “那我问你,你爷爷给别人治病,治好了没有?”杨开济问。

  “这个……中医见效一向很慢。”

  “那就是没治好喽,患者不是傻子,你们平济堂收费奇高,已经违背了医者的本份,患者不是凯子,任你们宰的,哪里治病有效果他们心里清楚,既然你爷爷没有把病治好,病人在这里把病治好了,那你爷爷不是误诊是什么?”杨开济冷哼了一声道。

  “杨老这是要袒护自己的弟子了?”顾远的脸色很难看。

  “这不是袒护,我们用事实说话。你爷爷没把病人的病治好,病人跑到那里要说法也是人家的权利,你凭什么说这是诋毁?难道顾正业把哑巴治成了聋子,别人还要捧着你们的臭脚说他的医术高明不成?”杨开济毫不客气的说。

  “我不管,总之我要他给我一个说法,我爷爷的医术名动江南,什么时候是他一个刚出道的小子能比的?我现在要为我们平济堂讨回公道。”顾远道。

  “你想怎么讨回公道?”林煜淡淡的说。

  “我要跟你比医术,如果你输了,你就向我平济堂道歉,并承认八诊堂不如我们平济堂。”顾远眼珠一转道。

  江南有八大诊堂,这八大诊堂平日里竞争十分的激烈,虽然八诊堂不是规模最大的,但是杨开济却是这八大诊堂中医术最高的。

  顾远不认为自己的医术能和杨开济比,但是跟林煜比他却是信心十足。他从小跟随顾正业学医术,中医的基础相当的扎实,他不相信同等年龄的人,在中医方面会有比他还要出色的。

  如果在医术方面打败了林煜,让八诊堂服输道歉,自认医术不如平济堂,那就是等于说杨开济的医术不如自己的爷爷,那以后平济堂的风头就会稳压八诊堂一头。

  “我不跟你比。”林煜说着坐下继续为病人诊断开药方。

  “你怕了?”顾远冷笑道:“八诊堂请来的是什么人?连自己的医术都没有信心,还敢在这里坐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