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谷医仙

第92章 不弃本道

第92章不弃本道

  “好一句不失本心,不弃本道。”苏云突然觉得林煜并不是她想的那样,原本这家伙无证驾驶,而且涉嫌飙车,以她的性格,应该是想着法子把他送到监狱才对。

  可他这一番话,却让自己感触良多,苏云犹豫了一下道:“你的那张符呢,我打算试试。”

  “如果你带着这东西还做梦,你可以到八诊堂来砸我的招牌。”林煜微微一笑。

  回到八诊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六月的天已经比较长了,虽然时间不算早了,但是天色已经微微有些擦黑。

  杨欣妍在门口站着,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美女,在等我吗?”林煜笑嘻嘻的走上前道。

  杨欣妍一喜,抬头看到了林煜,但是随即她的脸沉了下来,面无表情的抛了一句:“谁等你,自恋狂。”

  “哎,我感觉我三天两头往警局跑,一次规格比一次高。有些人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不给我做证。”林煜无语的说。

  “活该,谁让你开车那么快。”杨欣妍想到今天下午狂飙的汽车,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是为人民服务,有吃的没,饿死我了。”林煜笑嘻嘻的说。

  “微波炉里热着呢,自己去吧。”杨欣妍的语气虽然还是有些不善,但是那幅浓浓的关切之意还是少不了的。

  林煜只感觉到心中一暖,在这里,他感觉到家的温暖,这让从小在四处漂泊的他有种归属感。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商务轿车停在了八诊堂的跟前,同时里面走出一个身材高桃的美女,美女笑吟吟的说:“小林医生,有空吗?清姐找你呢,你可要随叫随到哦。”

  这女孩却是夏清雪的那帮姐妹其中一人,凌叶。她的声音又粘又嗲,让任何正常的男人听了马上就不正常了。

  林煜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哆嗦,他苦笑道:“看来今天是吃不成饭了。”

  “吃什么饭?到江南会所去,我们姐妹们还不够你吃吗?”凌叶笑吟吟的抛了一个媚眼。

  林煜登时有些把持不住了,他正要离开的时候,杨欣妍冷冷的声音传了出去:“去鬼混吧,今天晚上别回来了。”

  “呃……”林煜傻眼了,他不知道杨欣妍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怨气。

  “哟,这位小妹妹吃醋了吧,小林医生,你可不厚道啊,背着我们清姐,你金屋藏娇?”凌叶吃惊的说。

  “小吗?我哪里小了,你说说我哪里小了。”杨欣妍登时感觉到脾气上来了,早把她江南大学第一女神的形象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眼前这个身材高桃的女人对林煜发嗲,她心里就不舒服。

  “不小,但跟我比貌似差了点,再去养几年吧,多吃木瓜,林煜,走了。”凌叶不怀好意的一笑,打开车门把林煜扯了进去,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上了汽车,启动车子呼啸而去。

  “你你……”杨欣妍几乎要抓狂了,但是眼前的女人已经带着林煜走了,她气冲冲的怒道:“混蛋林煜,王八蛋,有本事你就不要回来。”

  “姐姐,不带这么玩的,她今天晚上真的会让我睡大街的。”坐在车里的林煜哭笑不得。

  “少废话,清姐的床还不够你睡吗?”凌叶翻了叶皓轩一眼,然后踩下油门加速。

  江南会所办公室里,林煜见到了夏清雪,一如既往的干练,一既往的迷人。

  夏清雪拿着一张a4纸看着什么,见林煜进来。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妩媚的一笑,站起来迈着妖娆的步子向林煜走过来。

  “小家伙,这几天有没有想姐姐?”夏清雪的声音让林煜的骨头几乎都酥了。

  “想……啊,不想。”

  “到底是想还是不想嘛?你把人家弄得牵肠挂肚的,现在突然又说不想了,真叫人失望啊。”夏清雪伤心的说。

  “清姐……咱们能正常点吗?”林煜哭丧着脸说。

  “咯咯,逗逗你嘛,脸都红了,一看就知道是个处男,不经逗。”夏清雪大笑,她拉着林煜向外走。

  “去哪里?”林煜问。

  “吃饭啊,你飙了大半天的车,又被一个美女警花审了半天,结果连饭都没有混嘴里,难道不饿吗?”夏清雪白了林煜一眼。

  “我确实饿了。”林煜点头。

  片刻以后,夏清雪带着林煜来到了江南会所的餐厅里,江南会所走的是高档路线,这里餐厅装饰的十分豪华,分中餐和西餐两个区域。

  “吃什么?”夏清雪问。

  “随便。”林煜答道,他对吃的没有讲究,只要能吃饱就行了。

  “我们这里可没随便让你吃,咯咯。”夏清雪带着林煜来到了西餐厅的区域,但这里的菜单全是外,林煜看不懂,所以她就为林煜做主,点了几样。

  酷炫的刀法把牛排切成大小均匀的块,然后林煜毫不例外的向夏清雪要了一双筷子,然后在待应生惊悚的目光中看着他拿起筷子吃的津津有味的。

  “早知道,我该带你去吃中餐。”夏清雪也被雷的不轻,她一边摇头一边拿起刀叉吃起西餐来。

  “天生穷人命,过不习惯你们上流社会圈子里的生活,我还是觉得中餐好吃,筷子好用。”林煜一边说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为什么觉得中餐好吃?”夏清雪笑吟吟的问道。

  “因为中餐可以吃饱,你点的这些……试问是让我塞牙缝的吗?”林煜说。

  “咯咯……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有趣的人。”夏清雪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她突然觉得林煜很逗。

  看着笑的花枝招展的夏清雪,餐厅里的人都纷纷的侧目,他们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让这位大名鼎鼎的黑寡妇笑成这样。

  “我有些奇怪,为什么你对我的事情那么了如指掌”林煜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因为我这里,有一大女人。”夏清雪认真的说。

  “我还是不懂。”林煜苦笑。

  “其实会所这种地方,消息是最灵通的,因为来这里消费的都是大人物,虽然我这里的姐妹们只陪酒,不陪睡,但有些时候还是能从那些大人物们嘴里套出些话来。”

  夏清雪对林煜做出一个迷人的笑意道:“姐姐我呢,非常关注你,所以你进了局子,我马上就知道了。而且如果你自己搞不定,说不定姐姐我就亲自去捞你了。”

  “原来是这样。”林煜点点头,夏清雪这里真的是不走寻常路啊。

  像其他的一些会所,大部分都是些藏污纳垢的地方。而夏清雪这里则不一样,她只想为天下一些命苦的女人提供一个能够养家而不用爬别人床的地方。

  江南会所之所以能成为江南地界第一会所,这跟她的能力还有她的善良是分不开的。员工感激你,所以才会更努力的为你工作。

  “清姐,新来的按摩姑娘季莹说要预支下个月的工资,她有急用。”夏清雪的秘书李走上来说。

  “哪个季莹?就是那个父亲病重那个?”夏清雪问。

  “对,就是她。”李点点头道。

  “支给她。”夏清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道。

  “可是清姐,她刚来,还没有通过我们的审核期。”李犹豫的说。

  “不用审核了,那姑娘我见过,我信得过她。”夏清雪说。

  “好的清姐,我这就去。”李点点头转身离开。

  “你就不怕她拿了钱后就跑路?”林煜诧异的问。

  “也就几千块钱而已,跑就跑了。其实像这种地方,只有两种女人愿意来工作,一种是冲着这里的环境,用自己的身体换份高薪的,也有的是走投无路,想来这个地方快点赚钱的。”

  “而我这里的女人,都是后者,所以我宁愿相信那女孩确实是困难。我们这里的按摩技师,只卖艺,而且我这里不允许有特殊服务,一经查出,马上开除。”夏清雪说。

  “你是想为天下可怜的女人,提供一个能养家,受庇护的地方?”林煜明白了夏清雪的意思。

  “对,因为我无助过,但是我运气好,但不是每个人的运气都有我那么好。”夏清雪叹道:“所以我才会创办了江南会所,帮助一些可怜的女人。”

  “清姐,你是个好人。”林煜诚恳的说。

  “咯咯,可千万别把我当好人,圈子里的阔太太们,可把我说成了一个专勾男人的狐狸精喽。”夏清雪突然笑道。

  “那是她们嫉妒你。”林煜一本正经的说“我要找老婆,肯定要找清姐这样善良的人。”

  “你小子,不老实哦。”夏清雪的脸微微的一红。

  “嘿嘿,我说真的。”林煜笑了笑,继续吃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莲莲匆匆忙忙的走过来说:“清姐,不好了,有条狗发疯了,愣说要我们陪酒的服务员搞特殊服务,还动手动脚的。”

  “他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吗?”夏清雪的俏脸一沉。

  “外地来的,不懂我们这里的规矩,还扬言今天不让他满意,明天他就让我们这里倒闭,看样子,有点来头。”莲莲说。